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3章 番外聪明如乔斯澄
    这个女人就是郑菲林,她被乔一鸣送进了监狱,可是也没有构成什么大罪,所以在里面呆了一个月就出来了。

    她气不过,她只是想跟乔斯澄套近乎而已,没想到乔一鸣那么对她,不分青红皂白就把她送进了局子。

    她出来,去找了包、养她的那个金主儿,可是没想到早已经有另外一个女人住进了那幢别墅里,她的东西已经被当做垃圾全部扔掉了。

    她抱着金主儿的大腿苦苦哀求,希望给她一个容身之地,她不在乎跟别的女人一起伺候他。

    可是金主儿对她的身体已经感到厌倦了,根本就不想在看到他,毫不犹豫地让保镖把她扔到了大街上。

    郑菲林无处可去,于是到酒吧里面找饭票。跟一个陌生男人进行了不可描述的交易之后,那个男人很满意地给了她一沓钞票,然后她拿着这些钱租了这间小屋。

    由于很长时间没有工作了,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能干些什么养活自己。直到有一天,她在酒吧里面看到乔一鸣跟朋友喝酒,听乔一鸣说他要去拉维斯找一个对他很重要的人。

    郑菲林对乔一鸣还是不死心,想趁着他不在家的这段时间,打进乔家,而乔斯澄就是她最好的入口。

    在乔家别墅外蹲点儿几天后,终于看到乔一鸣拉着皮箱离开了。于是郑菲林更加勤快地在别墅外面守着,只要乔斯澄一出来她就会把他弄到自己的手里。

    可是一连好多天,这个小家伙的活动范围都是在院子里,出门也有司机和保姆一起,她根本无从下手。

    不过功夫不负有心人,当她要放弃的时候,终于有一天,她找到了机会。

    看到乔斯澄一个人跑到草丛里,而那半人高的草丛就是最好的隐蔽点,摄像盲点,郑菲林毫不犹豫地用早就沾了迷、药的手帕捂住了乔斯澄的口鼻,顺利地把他带了出来。

    “那就是说,我们真的见过,说不定还认识呢。你为什么要蒙着我的眼睛,我看不到你啊。”乔斯澄又说。

    “我只是想跟你玩,只要你听话,我就把你放开。”郑菲林说道。

    “好呀好呀,我听话。”乔斯澄爽快答应,心里却在想,让我看到你的真面目,看看到底是谁绑架了小爷。

    郑菲林把他眼睛上的布拿开,手脚也松开。

    “是你?”乔斯澄看到郑菲林很惊讶地说。

    “你还记得我,那太好了,早知道我就不用这么请你来了。”郑菲林看乔斯澄对她不排斥,装作没事似的说道。

    “当然记得,你去过我家,还上过我爸爸的床,被我爸爸赶了出来,你走了之后,我爸爸说房间里的床单被单都脏了,全部扔掉。”乔斯澄很诚实地说道。

    不知道他是无心还是有意,听到他的话,郑菲林整张脸都黑了。

    “你记错了吧?”郑菲林想要否认。

    “哦,你在学校门口给我买过好吃的,我记得。”乔斯澄赶紧说了另外一件事。

    可是听到这个,郑菲林觉得心里也不是味儿,就是因为她主动去学校接近这个小鬼头,却被乔一鸣给送进了监狱。

    “好了好了,你记得我就好了。我对你不错吧?”郑菲林问道。

    郑菲林试图用哄一个小孩子的招数对付乔斯澄,可是他忽略了一点儿,那就是乔斯澄虽然小,但是不蠢。

    乔斯澄点了点头,回答道:“还好。”

    “那我们可不可以做朋友?”郑菲林又问道。

    “当然可以,不过你要把我放了。”乔斯澄开始讲条件。

    “放了?可以呀,本来我也没有想对你怎么样,只要我们成了好朋友,你可以随时来我这里玩。”郑菲林自作多情地说道。

    “你这里?”乔斯澄打量了一下周围,然后摇头说:“你这里没有什么好玩的。”

    “那我去你家玩也可以,你邀请我。”郑菲林又说。

    “我害怕我爸爸把我们整个家扔掉。”乔斯澄摇摇头说道。

    “什么意思?”

    郑菲林一脸迷茫地问道。

    “因为上次你去过之后,我爸爸就把卧室里的东西扔掉了呀。”乔斯澄一脸无害地回答。

    郑菲林额头黑线已经很明显了,乔斯澄赶紧又说:“不过我们可以偷偷地,不让爸爸知道。”

    “真聪明!”郑菲林弹了一下乔斯澄的脑门夸赞道。

    乔斯澄故作疼痛,嫌弃地摸了摸自己的脑门。

    ,对了,你爸爸去拉维斯干什么?找什么人?

    郑菲林又问道。她心里疑惑,究竟是什么人,对乔一鸣这么重要,让他舍得把乔斯澄一个人丢在家里。

    “你怎么知道?”乔斯澄问道。

    这个女人对爸爸的行踪了解地这么清楚,难道有千里眼顺风耳,还是家里有卧底?

    额,他一定是神话剧还有名探侦可看多了。

    “你爸爸告诉我的,以前我们之间有一些小误会,现在都解开了,所以我们无话不谈。”郑菲林骗小孩以,还真以为小孩子都好骗呢。

    乔斯澄又看了一眼这间发霉的屋子,他爸爸怎么会有这样的朋友,骗谁呢?

    “哦,我爸爸原来跟你也是好朋友呀。”乔斯澄抱着自己的双臂,说着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郑菲林赶紧岔开话题,问道:“哎,你是不是特别想念你妈妈?特别希望有一个妈妈?”

    说到这个话题,乔斯澄伤感起来,也不知道爸爸找到妈妈没有。

    “是呀,不过我的天使妈妈一直都很我们在一起。”乔斯澄说着,在心里祈求,如果妈妈真的是天使,那她一定会来救自己的。

    郑菲林忍不住笑了,说道:“傻孩子,什么天使妈妈,那是你爸爸骗你的,你妈妈早就死了。”

    “你胡说,我妈妈才没有死。你再诅咒我妈妈,我就不理你了。”乔斯澄生气了,威胁郑菲林道。

    “哎,你这个小家伙,脾气还真大,都是给你惯的了。”郑菲林看乔斯澄真的不说话了,没法继续交流了,赶紧松了口气。

    “好了,别生气,你想想,为什么你从小都没有见过你妈妈?为什么别人的妈妈都可以跟自己生活在一起,唯独你妈妈是天使?那是你爸爸不想让你伤心,编出来的。”

    乔斯澄听她说着说着,就忍不住哭了。

    其实他也怀疑过,只是爸爸一直坚持,他只好相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