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2章 番外不许叫
    “刘妈,我们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你先别难过,最重要的是把澄澄找回来。”程琳虽然很着急,但是她还是安慰刘妈说。

    “是,你说的对,只要找回小少爷,哪怕让我去死,我都愿意。”刘妈决绝地说。

    “刘妈,别说傻话,还要让你帮我们回忆一下,最近家里或者附近有什么异常,看看澄澄可能是被什么人带走的。”乔一鸣也说道。

    刘妈点点头,仔细地回忆了最近发生的事情,可是真的没有什么特别的。

    “少爷你走的时候交代我,不要让小少爷出去单独出去玩,也尽量让他少出门。我都是按照你说的做的,除了偶尔出门买菜的时候,我带着他,也都是司机老马开车送我们去的,其余时间我们根本都没有出过这个家门。”刘妈说道。

    “那出去买菜的时候,有没有遇到过什么人,或者跟什么人说过话?”乔奕森也问道。

    “没有,哦,除了卖菜的商贩,没有跟别的人说过话。”刘妈摇头。

    这样看来,乔斯澄的失踪,毫无征兆,让人无从下手。

    正当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乔父乔母打来电话,着急地询问乔斯澄的去向。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也不说一声?澄澄失踪了,我的乖孙子呦。”乔母说着不停地咳嗽起来。

    最近乔母的身体一直不好,所以乔奕森和乔一鸣才特地向他们隐瞒了这件事情。没想到当地警察局长,为了讨好乔家,特地打电话过去慰问他们二老。

    “妈,您当心身体,不要着急,澄澄可能贪玩在外面迷了路,现在不知道躲在哪里呢,我们会尽快找到他的。”

    乔奕森跟母亲保证说。

    “你还说呢?你去拉维斯找一鸣和程琳,找到他们没有?”乔母又问道。

    “找到了找到了,他们现在就在身边,让他们跟您说话。”乔奕森跟他们两个递了一个眼色,把电话递给了乔一鸣。

    没想到乔母一听到乔一鸣的声音,就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顿。

    “你是怎么照顾澄澄的?他还那么小,你就把他一个人放在家里。我看你最不中用了,先是没有照顾好程琳,现在又照顾不好澄澄。等到澄澄找回来,我要亲自养在身边。”

    乔母气呼呼地说道。

    “妈,您消消气,我知道错了。现在程琳找回来了,澄澄一定也可以找回来的。到时候我带着他们回去看您。”乔一鸣顺着母亲的心思回答道。

    “我要跟程琳说话,你一边去。”乔母呵斥儿子道。

    乔一鸣把电话给了程琳,当程琳喊出那一声“妈”,乔母瞬间泪如雨下,程琳也一样如同隔世,感动落泪。

    “妈,对不起,让您担心了。”程琳哭着说。

    “好孩子,你还活着就好活着就好。你活着,一鸣才有家,澄澄才有妈妈。”乔母发自肺腑的说。

    乔母跟这两个儿媳妇的感情就跟母女一样,程琳平安,就是全家最大的福气。

    程琳安抚住了乔母,又跟乔一鸣兄弟两个商量寻找乔斯澄的办法。

    天色渐渐黑下来,可是还没有一点儿消息。警察局那边没有,乔奕森派出去的人那里也没有回音。

    唯一的线索就是,调出了别墅附近的监控录像,看到乔斯澄在门口玩琉璃球,然后琉璃球滚到了附近茂密的草丛里,结果他就再也没有出来。

    可是草丛后面还是草丛,什么也没有。

    从警察现场提取的证据来看,草丛有人踩过的痕迹。而且草丛有明显破坏的痕迹,这绝对不是乔斯澄一个小孩子能够做到的。

    初步猜测,有人躲在草丛后面抓走了捡琉璃球的乔斯澄。

    在草丛里面找到了乔斯澄玩的琉璃球,很明显,他是被人强迫带走的,否则不会丢下自己喜欢的琉璃球。

    另一边出租屋里,乔斯澄醒来的时候,他的的眼睛已经被蒙上,手脚都被捆住,嘴巴堵上,他害怕地挣扎抽泣。

    他记得自己去捡琉璃球,然后看到眼前有一个人过来,还没有看清楚,那个人就快速地用一块儿手帕蒙住了他的眼睛和鼻子,然后他什么都不知道了。

    他不知道这是哪里,但是闻到屋子里有股酸臭的方便面的味道,他知道这里肯定不是自己的家,而且在家里也没有人会这样对他。

    “小朋友,我们玩一个游戏好不好?”有个女人问道。

    乔斯澄害怕地摇摇头,嘴里呜呜丫丫、的想要说话,但是说不出来。

    “别害怕嘛,我们玩的游戏就是,我把你的嘴巴放开,但是你不许大声叫,知道吗?”女人又说道。

    乔斯澄还是摇头,他根本不想玩什么游戏,只想回家,找爸爸。

    “你不玩,那我就对你不客气了,你就在这里哭吧,哭死你。”女人恶狠狠地说道。

    乔斯澄害怕极了,又赶紧点了点头答应。

    “好,我们说好了,你不许大声叫。”女人说着上前把他嘴上的布拿开。

    “不许叫,叫的话我就把你的舌头割掉。”最后一秒,女人还吓唬他说。

    乔斯澄一想,说不定她真的会割掉自己的舌头,于是真的就不敢出声了。

    “这才乖。”女人说着在乔斯澄的脸上狠狠地捏了一把。

    “哎呀,疼。”乔斯澄瞬间感觉到脸蛋火辣辣的,忍不住喊了一声。

    “知道疼你就听话,否则让你更疼。”女人说道。

    乔斯澄慢慢得安静下来,心里也平静了一些。他觉得这个女人的声音有些熟悉,但是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

    乔家的男人,基因里就带着优秀的特质。像乔奕森和乔一鸣两兄弟,从小就表现出超越同龄人的果敢和冷静。

    即使乔斯澄才三岁,他也懂得遇事沉着冷静。

    “阿姨,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为什么我觉得你的声音很熟悉呢?”乔斯澄止住哭泣,准备打感情牌。

    “你这个小鬼,竟然还记得我。也还不错,如果你跟我好好配合的话,我保准不伤害你。”女人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