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0章 番外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
    “诸位,对不起,请大家去偏厅随便用点儿糕点和酒水,我们稍事休息一小时,婚礼随后进行。”切尔西说道。

    在场的宾客也真的是头一次见识这样的婚礼,有些还打算留下来看热闹,不舍得离开呢。

    切尔西回道房间里,就看到程琳的掉眼泪。

    程琳看到他进来,赶紧擦干眼泪。

    “对不起,切尔西,是我让你放了他,没想到还是让他来破坏我们的婚礼了。”程琳再一次跟切尔西道歉。

    有时候切尔西的忍耐让程琳很惊讶,程琳都怀疑,切尔西是真的这么好脾气,还是在它面前故意这么做的。

    不过今天的事情,确实是她利用了切尔西对自己的感情,让切尔西早点儿放了乔一鸣,以免乔奕森乔家受到牵连。

    “我说过,我们之间不必说谢谢,也不用说对不起,因为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切尔西还是这么柔情脉脉地说。

    “来,让我为你上药。”程琳说着拉着切尔西坐下。

    切尔西也乖乖地让她上药,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切尔西又让婚纱店送来了新的婚纱和礼服,等他和程琳都换上,才让司仪招呼客人们,仪式重新开始。

    司仪也是挺新鲜的,头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婚礼仪式停了在开始。

    程琳下定了决心,今天就嫁给切尔西,用自己的后半辈子偿还自己欠切尔西的。

    场地已经被收拾干净了,一点儿都看不出来刚才打斗的痕迹,只是新娘手腕上的伤,还有新郎脸上的淤青,在提醒着大家。

    仪式进行地很顺利,到了交换戒指的环节。

    “等等,程琳,我有事情对你说。”

    乔一鸣大气不接下气地闯进来,大声喊道。

    他又出现了!大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连切尔西也不敢相信,自己亲自让人送乔一鸣离开,他竟然又回来了。

    在乔一鸣的身后,出现了一群人,程琳看清楚,是乔奕森带着人过来了。

    一定是乔奕森遇到了被送走的乔一鸣,这才打退了那几个壮汉,救了乔一鸣。

    “你竟然还赶回来?这一次我不会放过你了。”切尔西说着又要打电话。

    可是乔一鸣压根就不理会切尔西干什么,只是上前几步,对程琳说道:“澄澄不见了。”

    “澄澄不见了,”这句话冲击了程琳的大脑,她手中原本要给切尔西戴上的戒指滑落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切尔西听到声响转头,就看到程琳飞快地跑向乔一鸣,瞬间就紧张了。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程琳说着满身是伤痕的乔一鸣问道。

    “澄澄不见了,大哥刚刚带来的消息。”乔一鸣虚弱又担心地说道。

    程琳松开乔一鸣,赶紧又去问乔奕森。

    “他说的是不是真的?澄澄不见了?昨天晚上还好好的,我还跟他通了一个多小时的电话,他睡得很好。”

    “澄澄今天早上不见的

    ,我也是听佣人们说的,我已经派人出去找了,暂时还没有消息,所以我过来先把一鸣带回去。不管澄澄发生了什么,他肯定希望自己的亲爹亲妈在身边。”

    乔奕森回答道。

    “怎么会不见的?他不是在家吗?家里那么多佣人,怎么连一个孩子都看不好?”程琳觉得自己要发疯了,一想到孩子不见了,还有电视上那些关于人贩子的新闻,她就受不了了。

    “根据我调查,应该是有人故意带走了澄澄,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人,出于什么目的。”乔奕森解释道。

    “我要去找澄澄,我要把他找回来。”程琳说着就冲出了出去,紧接着乔奕森和乔一鸣也离开了。

    切尔西一个人站在婚礼的舞台上,目不转睛地看着程琳离开的方向,双眼空洞,她还是离开自己了,连一声招呼都没打。

    突然切尔西眼前一黑,就倒了下去。

    在场的亲朋好友再一次哗然,新娘跟着前夫跑了,切尔西院长受到严重心理伤害晕倒了。

    程琳连婚纱都没有脱掉,就跟着乔一鸣上了乔奕森的私人飞机。

    飞机起飞的那一刻,突然重心上升,让她恍然惊醒。她要离开拉维斯,重新回到美国去了。

    那个曾经她一心想要离开的地方,只是那里现在有他最重要的人。

    “你们两个先换一下衣服,一个穿着婚纱,一个浑身脏兮兮的。”乔奕森说着递给她们两套飞机上的备用衣服。

    飞机上有更衣室,他们轮流进去换了衣服。

    “大哥,你再详细跟我说一下澄澄失踪的情况。”程琳还是不放心地问。

    “具体情况我也是听佣人们说的,毕竟现在家里面只有佣人照顾他,是这样子的……”乔奕森又说了一遍。

    “会不会是绑架勒索?”程琳问道。

    因为乔家有钱有势,所以有人绑架了乔斯澄,敲诈乔家。

    “可能性不大,因为那里的孩子不止澄澄一个,碰巧是澄澄的,概率太小了。”乔奕森否认了这个想法。

    “你是不是在生意上的罪过什么人?所以有人趁你不在家,就绑架了澄澄?”程琳又问乔一鸣道。

    乔一鸣苦想了很久,还是摇了摇头。生意归生意,而且他做的都是正经生意,没有惹上什么三教九流的人。

    “那怎么回事呢?是谁?还有事?”程琳急的坐立不安。

    “先不要担心,我派出去的人一旦有消息,会立马通知我的。”乔奕森安慰他们说。

    “都是我不好,我没有照顾好澄澄。”乔一鸣很懊恼地自责说。

    “现在不是自责的时候,关键是我们回去齐心协力找到澄澄,让你们一家三口团聚。澄澄如果看到程琳回来了,一定会很开心的。”乔奕森劝说道。

    这一次如果能够把乔斯澄平安地救出来,也算是因祸得福,毕竟把程琳带回来不容易,也只有乔斯澄能够打动程琳的心了。

    程琳听到乔奕森的话,还是心跳加快了一些。她太担心澄澄了,所以才会不顾一切。突然想起来还有切尔西,她自责不已,怎么就那样丢下切尔西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