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3章 番外她是我乔一鸣的女人
    程琳对切尔西是充满感激的,看不惯乔一鸣对切尔西这个态度。

    “切尔西是我的未婚夫,你什么都不是,我不允许你这么对切尔西说话。”程琳斥责乔一鸣说。

    “你是我孩子的妈妈,是我乔一鸣的女人!”乔一鸣非要把程琳的所有权给争取过来不行。

    “切尔西是郑雨涵的未婚夫,而程琳已经被你杀死了。”程琳强调说。

    乔一鸣一个人说不过他们两个,但是也绝对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离开。

    “你跟我回去,今天你哪里都不许去。”乔一鸣说着上前拉着程琳就要走。

    程琳无法挣脱,而乔一鸣看程琳铁了心要跟切尔西走,一时间也忘记了怜香惜玉,对程琳难免粗暴了一些。

    切尔西是时候表现男友力的时候,本来外国人就体格庞大,跟乔一鸣站在一起一点儿也不示弱,他上前捏住乔一鸣拉程琳那只手的手腕。

    乔一鸣一看切尔西是练过的,在切尔西的帮助下,程琳轻而易举摆脱了乔一鸣。

    “你个王八蛋,拐走我的女人!”乔一鸣一气之下与切尔西大打出手。

    两个男人差不多的体格,而乔一鸣更加精瘦一些,厮打在一起。

    只见乔一鸣一拳打在切尔西的胸口,切尔西后退几步站稳,然后上来一拳打在乔一鸣的脸上,顿时乔一鸣的脸就肿了起来。

    程琳在一旁看的着急,劝也劝不住。

    “你们都住手,不要再打了,别打了。”程琳在一旁拉着,劝说,很快就被两个男人甩到一边。

    他们两个害怕伤害到程琳,故意月打离程琳越远。

    看到两个男人脸上很快就挂了彩,程琳真是又急又气。

    “你们再不住手,我就走了,我真的走了。”程琳在一旁威胁,可是两个大男人不为所动,只要程琳不受到伤害,他们两个打得正酣,是停不下来的。

    看到切尔西一拳打在乔一鸣嘴上,乔一鸣的嘴角瞬间鲜花直流,程琳心疼了一下。看到乔一鸣一拳打在切尔西的脖颈处,切尔西好久没有把脖子正位,程琳的心揪了一下。

    这两个男人都是深爱自己的,她不愿意任何一个人受伤。

    “你们再打下去,会打死的。”程琳说着不顾一切地冲向两个人中间。

    只见说时迟那时快,两个男人拳头相向,眼看着就要一起打在程琳的身上,可是在最后一秒钟收住了,吓了他们一身冷汗。

    “你不要命了?”两个男人异口同声说。

    “你们才是不要命了,如果你们其中的一个打死了另外一个,那我也不活了。”程琳吼道。

    “你们是不是傻?这么大人了还打架?”程琳教育他们说。

    “你们要打只管打好了,我走了,眼不见为净,打死了我也不会为你们收尸,更不会流一滴眼泪。”程琳说着真的走了,这下两个男人开始慌了,在后面追,一边追还一边拌嘴。

    “都怪你,看你把她给气的。”乔一鸣责怪切尔西道。

    “这怎么能怪我?分明是你要跟我打架的。”切尔西回道。

    程琳突然止步,转过身看着他们两个,他们两个人立马跟犯错的小孩子一样齐刷刷笔挺地站着。

    “你们回去打,再去打一次。”程琳指着两个人说道。

    “琳,别生气了,对不起,我刚才不应该这么冲动,跟这么幼稚的人打架。”切尔西诚恳地道歉说。

    “你生气打我好了,不要不开心。你活着,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加开心的了。”乔一鸣也说道。

    “你们两个,爱干嘛干嘛去,不要跟着我。”程琳说完还是自顾自地往前走。

    “你要去哪里,我送你去。”两个人异口同声问道。

    “是我先说的,她由我送。”乔一鸣争道。

    “她是我的未婚妻,她去哪里当然是我去送。”切尔西也丝毫不甘示弱。

    “我说过了,她是我的女人,我孩子的妈妈,她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你一边去。”乔一鸣推了切尔西一把。

    “我看你刚才还没有被打过瘾。”切尔西说着撸起袖子。

    “谁怕谁?谁输输赢还不一定呢。”乔一鸣也准备起打架的样子。

    “好了,你们打吧,都离我远远的。”程琳转身就走,真的不管他们了。

    他们两个看架势是真的,赶紧个子回头开自己的车去追,可是等到他们的车开过来,程琳已经招呼了一辆出租车,坐上扬长而去。

    他们两个跟着出租车到了程琳的公寓,任凭怎么拍门都不开。

    “我要休息了,你们都回去吧。”程琳坚持不开门。

    两个大男人在门外面面相觑,苦于进不去。

    “都怪你,要不是你在这里,程琳能不开门?”切尔西埋怨乔一鸣说。

    “你怎么知道是因为我,说不定是因为你呢?”乔一鸣反问。

    “不信你先离开,程琳绝对会开门。”切尔西说道。

    “你咋不离开呢?”乔一鸣不服气。

    一个堂堂医学界的泰斗级人物,一个乔氏呼风唤雨的总裁,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像小孩子一样斗嘴。

    恋爱中的男人也是傻子,再次印证了这句话。

    等到后半夜,还不见程琳开门,两个大男人悻悻而归。

    程琳知道这将是一个难眠的夜晚,但是熬夜容易让人变老,她可不愿意为了门外那两个幼稚的家伙变老变丑,于是吃了点助安眠的药物安心睡下。

    第二天打开手机,有几百个未接电话,都是切尔西和乔一鸣打开的,她庆幸自己昨晚关机,否则非闹腾一晚上。

    程琳趴猫眼看了一眼,门外没人,才松了一口气。一上午还算安静,中午时候,有人敲门,从可视屏里看了一眼是切尔西,才开了门。

    “一定还没有吃饭吧,我给你带了你最喜欢吃的澳洲牛排。”切尔西把食物放到桌子上说。

    “谢谢,你最懂我。”程琳也毫不客气地吃起来,真的饿了。

    吃饱喝足,也不见切尔西说一句话。

    刚才他进门时,程琳已经看到切尔西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

    “过来,我给你上药吧。”程琳本来不想管他的,但是看在牛排的份上,说着去拿医药箱。

    “我就知道你还是心疼我的。”切尔西情不自禁地握住了程琳的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