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9章 番外你别走
    眼看着乔一鸣压过来,程琳却不敢有太大的动作,生怕把乔斯澄吵醒了,让孩子看到影响不好。

    程琳仰躺着,乔一鸣就在她上面,她伸手顶住乔一鸣的肩膀,让他与自己保持安全距离。

    “你混蛋!孩子还在这里呢!”程琳看了一眼熟睡的乔斯澄压低声音提醒道。

    乔一鸣也看了一眼乔斯澄,然后勾唇问道:“你意思是换一个地方?”

    程琳懊恼,瞪着他,心里鄙视他一万次。

    床很软,随着乔一鸣的重量也压上来,瞬间凹陷下去,小小的乔斯澄在睡梦中掉进一个坑里,他不适地翻了一个身。

    程琳屏住呼吸,看着他侧卧朝着自己,一睁开眼就可以看到发生什么,生怕他醒过来。

    此时乔一鸣真想把这个小家伙丢出去,在这里碍事。

    “妈妈。”突然乔斯澄喊了一声。

    程琳和乔一鸣吓得都不敢动了,不过再一看,原来是在梦语呢,这才出了一口气。

    “你走开,别这样对我!”程琳低声骂道。

    “你铁石心肠,为什么不认我们?”乔一鸣反问。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程琳只好装傻。

    乔一鸣不跟她废话,说话解决不了问题,就用行动。刚俯身要去吻程琳,突然旁边一直胖乎乎的小脚伸过来,踢在他的脸上。

    乔一鸣生气地看向一边,却看到乔斯澄还在呼呼大睡。这孩子睡相一向不好,可是关键时候不能坑爹呀。

    程琳忍不住又气又好笑,真是好儿子。

    乔一鸣也觉得在这里不方便行事,于是抱起程琳就往外走。

    程琳挣扎一路可是无果,转眼就到了书房。

    “可能你更喜欢这里。”乔一鸣说着就把程琳放在了偌大的书桌上,顿时桌子上的资料书籍散落一地。

    “你流氓,无赖,神经病!”程琳骂着随手拿起可以拿的东西朝乔一鸣砸去。

    乔一鸣躲也不躲,任由书本、钢笔、书立等落在自己身上,直到程琳手边没有东西可拿了。

    “折腾完了?该由我折腾了。”乔一鸣说着急求撕扯程琳的衣服。

    程琳不管不顾地反抗,打翻了房间里面的很多东西,动静不小。

    两个人坚持不下,突然门口传来一个眯瞪的声音:“爸爸,妈妈,你们在干什么?”

    乔一鸣和程琳瞬间僵化,不知道小家伙怎么跑来了。

    “爸爸和妈妈在玩游戏。”转身的乔一鸣已经换了一种慈父的表情,对乔斯澄说道。

    程琳借着乔一鸣的遮挡,赶紧穿好衣服,从桌子上跳下来。

    “什么游戏?”乔斯澄好奇的问道。

    “等你长大了就明白了。”乔一鸣敷衍说。

    程琳又羞又恼,绕过乔一鸣和乔斯澄跑了出去。

    “你别走。”乔

    一鸣想要追出去,可是又担心乔斯澄一个人,所以没有去追。

    一边哄乔斯澄睡觉,乔一鸣一边给程琳打电话,可是他却听到程琳的手机在自己卧室里面响,原来是包包落下了。

    程琳跑出去,一直跑一直跑,突然撞上一个高大的男人,抬头一看是切尔西,很是惊讶。

    “你怎么了?我叫了你好久,你都没有听见。”切尔西问道。

    “你怎么在这里?”程琳问出后才恍然大悟,原来切尔西一直在这里等她,从来没有离开。

    看到程琳一直环抱着自己,切尔西以为她冷,于是就脱下外套披在她的身上。而程琳因为切尔西的关怀更加愧疚,快速离开,切尔西开车追了上去。

    切尔西没有再问程琳怎么了,或者说他们只是心照不宣而已。然而程琳自己终于忍不住了,说道:“切尔西,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能不管那个孩子,他是我怀胎十月生下的。”

    “琳,你不用说对不起,我懂你。我只是心疼你,自从他出现后,你的生活就被打乱了,你又开始烦躁不安。”切尔西回答道。

    “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切尔西,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程琳烦躁的晃着脑袋问道。

    “琳,冷静冷静。”切尔西停下车,紧紧地抱着他。

    程琳觉得,在切尔西的怀里很安全,就像是兄长一般亲密可以很安心,而每次跟乔一鸣独处,就让人局促不安,不知所措。

    每一次切尔西都这样默默地守护在自己的身边,给与自己温暖和安慰,而乔一鸣每一次都可以肆无忌惮地伤害自己,不尊重自己。

    程琳觉得再这样下去,太对不起切尔西了。

    第二天,乔斯澄吵着闹着要去找程琳,乔一鸣只好把他带到医院里。可是却没见到程琳,从同事那里得知,她办了停职手续。

    乔一鸣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没有人知道她为什么突然办了停职,她甚至都没有自己来办理这些手续,打电话关机,找到住处按了很久门铃,都没有人来开门。

    从这天以后,程琳就像是消失了一般。但是乔一鸣越发肯定,她就是程琳,而她消失就是为了躲自己。

    难道她真的这么讨厌自己?难道她真的对自己没有一点儿感情了?不,以前程琳不是这样子的,程琳会以自己为中心,所有的事情都会考虑自己的感受。

    乔一鸣不得不承认,程琳确实变了,但是不管她变成什么样子,都无法超越失而复得的喜悦。甚至乔一鸣更加迷恋现在的程琳,活的更加像她自己。

    “爸爸,妈妈是不是不要我了?”乔斯澄伤心地问道,小脸蛋拧巴地都快成小老头儿了。

    乔一鸣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难道他要欺骗孩子的整个童年,等到孩子长大埋怨他嘛。

    可是他又不忍心告诉孩子大人们之间的恩恩怨怨,他应该有一个无忧无虑地童年。

    “谁说妈妈不要我们了?你忘记了,妈妈是天使。天使当然要在人间住一段时间,去天上住一段的。要不然天使的法力就会在人间耗完,再也回不到天上去了。”乔一鸣强装欢笑又编了一个故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