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8章 番外你喝多了让开
    乔斯澄这才平静下来,跟着他们一起去吃晚饭。

    饭吃到一半,乔一鸣打来电话,说要接乔斯澄回家。

    程琳告诉他,他们已经在吃晚饭了,等吃晚饭,会把他送回家。

    乔一鸣又问,他们在哪里吃饭,正好他自己也没有吃饭,过来一起吃。

    程琳当然不会让他过来,看到切尔西。

    “爸爸。”这时候正吃饭的乔斯澄喊了一句,拿过了程琳的手机。

    “乖,你们在哪里吃饭,我去接你。”乔一鸣打算曲径救国,从儿子这里打探消息,否则这个小侦探不是白来了。

    乔斯澄在电话里支支吾吾,看了一眼切尔西,又看看程琳。

    程琳示意他不要说他们的地址,其实是因为程琳太紧张了,害怕乔一鸣找过来。乔斯澄那么小,又是第一次来拉维斯,怎么会知道这是哪里。

    “爸爸,你现在过来不方便,我们三个已经吃的差不多了。”乔斯澄回答道。

    “三个?谁跟你们在一起?”乔一鸣立马警惕了起来。

    可是乔斯澄压根想不起来切尔西的名字,于是回道:“一个管天使叫亲爱的的叔叔。”

    程琳简直要喷饭,这孩子太实诚了吧,切尔西却朝他竖起了大拇指。

    乔一鸣简直窝火,敢情他们在约会呢。塞给程琳一个孩子,都不能阻止他们约会。

    越想越生气,乔一鸣不能忍。“乔斯澄,你,立马回来!”电话里乔一鸣命令道。

    一听爸爸喊了自己的全名,乔斯澄知道爸爸生气了,因为只有生气的才会叫自己的全名。

    “爸爸,那也得把饭吃完,吃不好的话,我会长不高的。”乔斯澄撇着小嘴巴嘟囔道,他压根不知道乔一鸣生气的点儿在哪里。

    但是有一点儿,他最清楚,那就是乔一鸣生气的时候,绝对不能来硬的。

    “回来吃,爸爸还养的起你!”乔一鸣大声说道。

    本来手机就开着外音,程琳和切尔西听的清清楚楚的。听着乔一鸣这么无理取闹,程琳生气他对着孩子发脾气。

    拿过电话对乔一鸣说道:“孩子是你放在我这里的,你想放在这就放在这,你想带回去就带回去?现在他在我这里,什么时候回去,我说了算!”

    程琳说完挂断了电话,气的乔一鸣在那头儿直摔手机。

    乔斯澄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敢这么顶撞爸爸,默默地超程琳竖起了大拇指。

    “乖,继续吃饭。”程琳说道。

    乔斯澄快去吃完了饭,擦擦嘴吧,说道:“我吃完了,可以回家了。”

    “今天不回家,去我那里跟我住。”程琳说道。

    她还跟乔一鸣扛上了,一来是为了自己刚才说那话,二来也是借此威胁一下乔一鸣。

    她如果真的不让乔斯澄回家,恐怕乔一鸣会急死吧。让他企图用孩子靠近他,这就是对他的惩罚。

    “这样不好吧,爸爸会担心我的。”乔斯澄懂事地说。

    “那你不害怕你回去他揍你?”程琳问道。

    “不会的,爸爸表面严厉,才不舍得揍我呢。”乔斯澄很自信地说。

    程琳想想也是,乔一鸣对她有亏欠,会把所有的歉疚都化作对孩子的疼爱,哪里舍得打骂乔斯澄。

    切尔西开车送他们到别墅附近,程琳让切尔西停车,自己抱着乔斯澄过去,以免乔一鸣撞见。

    “我自己可以走。”乔斯澄说道。

    “没事,天黑路滑,我抱着你更安全。”程琳觉得能如此抱着乔斯澄简直是一种恩赐,哪里会觉得累呢。

    “妈妈。”乔斯澄突然喊了一声,然后小脑袋伏在程琳的颈窝里。

    “嗯。”程琳应了一声,眼泪流不自觉地流了下来。

    她做梦都想听到孩子叫他一声妈妈,现在终于叫了。她又把乔斯澄往上抱了抱,生怕他掉下来一样。

    她多想时刻跟孩子在一起,听他可以肆意叫自己妈妈。可是她却要忍着,不能告诉孩子,自己就是他的亲生妈妈。

    别墅里漏出微弱的光,看来乔一鸣在家。

    程琳本想打电话让乔一鸣出来接孩子进去,可是电话打不通,只好自己送乔斯澄进去。

    别墅是两层的小楼,乔斯澄按了自己的指纹,打开了门。里面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灯光很暗,有点吓人。

    “有人吗?有人吗?”程琳喊了两声,可是没有人应。

    “爸爸可能在二楼。”乔斯澄说道。

    程琳陪乔斯澄上楼,楼上安静地不像是有人的样子,而且卧室也不见乔一鸣的人影。

    因为乔斯澄没有午睡,又刚吃了饭,所以睡意上来,直打哈欠。

    “要不你先睡觉,等一会儿你爸爸可能就回来了。”程琳说道。

    “你能帮我洗澡吗?”乔斯澄问道。

    程琳愉快答应,所有能为孩子做的事情,她都想做一遍。

    乔斯澄坐在浴缸里面玩水,程琳一遍给他洗澡,一边哼着歌,仿佛这是世界上最享受的事情。

    把裹着浴巾的乔斯澄抱到床上,才看到切尔西发来的信息,问什么情况,怎么这么久?

    程琳回了一条,说乔一鸣不在家,她要在这里陪乔斯澄一会儿,让切尔西先回去,自己一会儿打车回去。

    切尔西没有再回,程琳便以为他回去了。

    “乖,睡吧,闭上眼睛。”程琳哄着他说道。

    “妈妈,你能还给我唱歌吗?”乔斯澄问道。

    “当然可以,想听什么?”程琳一只手撑在他面前问道。

    “只要是你唱的,我都爱听。”乔斯澄回答。

    程琳真不知道这孩子嘴甜,随了谁,乔一鸣了从来不说这些肉麻的话。

    “妈妈,你不要走,好吗?”乔斯澄又说。

    “不走,你安心地睡吧。”程琳说道。

    乔斯澄的小手一直抓着程琳的衣服,生怕她离开一样。

    看着乔斯澄熟睡的小脸,程琳忍不住亲上他的额头。心中有无数个对不起和爱你,但是无法说出口。

    突然传来一股浓浓的酒味,程琳迷迷糊糊中被酒味抢的不行,睁开眼睛,却看到乔一鸣放大的俊脸,吓得大叫一声,害怕吵醒乔斯澄,赶紧用手堵上了嘴吧。

    乔一鸣一点点逼近,让程琳无处可逃。

    “你喝多了,让开。”程琳压抑着声音说。

    “不让。”乔一鸣霸气回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