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5章 番外他是一辈子的思念和牵挂
    “什么?”切尔西还是云里雾里的,不知道程琳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程琳在这边继续表演说:“晚上记得准时回来呦,人家准备好一切等你。”

    尤其最后这一句话,眼睛里秋波暗送,语气里挑逗十足,整个人都性感的不行。

    乔一鸣终于忍不住了,抢过陈琳手中的手机,狠狠地摔在地上,吓了程琳一跳。

    “你有病呀?干嘛摔我手机?不允许跟自己未婚夫打电话呀?”程琳怒气冲冲插着腰质问道。

    乔一鸣霸气回应两个字:“不行。”

    “管你什么事?管天管地,管人家两口子亲热?”程琳觉得乔一鸣真的太无理取闹,上一次在她家对她来强的事情,她还记着呢。

    “你想亲热,你喜欢亲热?我满足你!”乔一鸣说着,一把把程琳推到身后的书上按着,低头吻住她的唇。

    程琳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他撬开了贝齿。越想越来气,干脆上下牙齿使劲儿一合,狠狠地咬住他不安分的舌头。

    乔一鸣吃痛地闷哼一声,抽出自己的舌头,愤怒的看着程琳。

    程琳觉得不解气,右腿一抬,使劲公里乔一鸣的下体。然后乔一鸣连瞪她的力气都没有了,痛的直不起身体来。

    “下次再冒犯我,就咬掉你的舌头,让你这一辈子都不能行人事。”程琳放下狠话扬长而去。

    走到路上,还能感觉到嘴里一股子血腥味,赶紧买了瓶矿泉水漱漱口。

    乔斯澄看到爸爸弯腰回来,跑上去问道:“爸爸,你不是帮我去追天使了?”

    “天使有翅膀,飞的快,追不上。”乔一鸣回答道。

    “那你这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乔斯澄又问道。

    “天使要飞的时候,就会长出尖尖的嘴巴,我被她咬了一口。”乔一鸣解释道。

    “咬在哪里了?”乔斯澄好奇心严重,刨根究底问道。

    乔一鸣不知道怎么回答,犹豫了一下回答道:“这里,嘴巴。”

    乔斯澄还是不放过,继续问:“咬嘴吧,为什么不能好好走路?”

    乔一鸣的脸瞬间就黑了,训斥道:,你小子,今天乱跑,我还没有收拾你呢!

    “我去墙根反省!只是爸爸,天使是怎么咬嘴吧的?”乔斯澄一遍往墙根跑,一遍还不忘记刨根问底。

    乔一鸣摇摇头,这孩子让人哭笑不得。

    程琳回到家里,切尔西已经在家里等她了。

    “你没事吧?”切尔西问道,刚才电话里她的反应太不正常了。

    “当然没事。”程琳故意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可是她红红的眼睛,分明说她哭过。

    切尔西不多问,只是给她倒了一杯水,面对切尔西关怀的眼神,程琳有些难为情,想起刚才自己电话里面说的话。

    “切尔西,其实我刚才说的……”程琳还没有说完,就被切尔西打断了:“我知道,刚才乔一鸣在你身边。”

    “你都知道?”程琳惊讶不已。

    “嗯,除了他,

    没有别人让你如此慌乱,如此不像你自己。”切尔西肯定地说。

    程琳不想让切尔西误会,于是解释道:“是因为孩子,孩子来了。”

    “什么孩子?”切尔西皱眉问道。

    “我的孩子,三年前我生的那个孩子。他叫乔斯澄,今天在商场我遇到他了,他迷路了,我把他送回家,我才知道他就是我的孩子。”

    程琳解释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又特别想哭。

    切尔西为她递上纸巾,静静地听她倾诉。

    “他那么可爱,那么天真,他那么想念我,他竟然一眼就认出我来了,就因为看过我的照片,就可以从商场里那么多人中,认出我来你说是不是母子连心?这是天意!”

    程琳的脑海中还一直浮现出乔斯澄的小模样,让人忍不住想去疼爱。

    “琳,如果你想跟那个孩子生活在一起,我可以理解你。”切尔西看到程琳这个样子,虽然很不舍得,但是仍然大度地说。

    “不不不,切尔西,我没有要离开你的意思,你别误会。我是很想念孩子,可是我不会回到乔一鸣身边的。我是你的未婚妻,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程琳赶紧解释。

    “可是我不忍心看到你这么难过,我不想让你为难。或者我可以帮你争取孩子的抚养权,让他跟我们生活在一起。”切尔西又说道。

    虽然程琳不是没有这个想法,但是她不能这么自私。

    且不说乔一鸣一定不会放弃孩子的抚养权,乔斯澄从小在乔一鸣身边长大,他自己都不一定愿意离开自己的亲身父亲,跟一个从来没有抚养过他的母亲生活在一起,还有一个继父。

    对切尔西来说,这也是不公平的,让他对一个跟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视如己出,太难了。

    “不,切尔西,现在的状态就很好。孩子是乔家的,他生活在乔一鸣身边更好,而我们也会有自己的孩子,那时候我的心里可能会好受些。”程琳安慰自己说。

    其实她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己,乔斯澄是她拼尽全力生下的孩子,那是一辈子的思念和牵挂。

    “琳,看到你难过,我的心更痛。”切尔西不知道说什么,把程琳紧紧地抱在怀里,他有一种不安的感觉,好像自己要失去程琳了。

    虽然程琳说的这么笃定,要跟自己在一起,可是从乔一鸣出现的那一刻开始,他就感觉这样的生活要被打破了。

    第二天,程琳在坐班,门外来了一个小小病患。

    “澄澄,怎么是你?”

    程琳看到乔斯澄,原本不安的心稍微轻松了一些。

    “天使,我来找你是咨询病情的。,”乔斯澄回答道。

    程琳听他这么说很紧张,赶紧摸他额头给他量体温。

    “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程琳问道。

    乔斯澄自己爬到椅子上坐下,垂着两条腿一晃一晃地说道:“不是我,我很好,病的是我爸爸。”

    程琳这才舒了一口子坐下,说道:“你爸爸生病了,就让他自己来看医生,让你一个小孩子出来帮他咨询病情,太不像话了。”

    乔斯澄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表示赞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