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2章 番外我跟未婚夫一起住
    “我知道,我以前做了很多伤害她的事情,现在我都明白了,我爱的人是她,没有别人。即使她不原谅我,也会看在孩子的份上,回到我身边来的。”乔一鸣故意提到了孩子。

    程琳放下了筷子,本来就心不在焉。

    “吃呀。”乔一鸣说着给程琳夹了很多芹菜。

    程琳看着面前的一盘芹菜,如果她不动一下的话,肯定要被乔一鸣看穿,只好硬着头皮慢慢地咀嚼起来,真的是味同嚼蜡。

    只听乔一鸣又说道:“我有一个儿子,已经三岁了,非常可爱。他叫乔斯澄,一出生就没有妈妈。”

    程琳的心如同被人抓到了一般,不能正常呼吸,可是表面上还是不动声色,静静地听着乔一鸣将下去。

    “从小我就告诉他,他妈妈是天使,天使住在天上,所以不跟我们住在一起,但是天使可以随时看到他。直到他第一天去上幼儿园,他告诉老师和同学们,他妈妈是天使,所有的人都笑话他没有妈妈,他才感觉到自己跟别人不一样。他哭的很伤心,但是除了继续骗他,我不知道该怎样让他无忧无虑地生活……”

    听到这里,程琳手上的筷子突然掉在了地上,还噌脏了自己的衣服。

    不等乔一鸣发文,程琳赶紧站起来离开了餐桌。

    “对不起,我去处理一下。”她的头埋的很低很低,生怕被乔一鸣看到她眼中一直强忍着的雾水。

    听到孩子,听到关于乔斯澄的事情,她的心再一次被一片一片割痛。

    那个自己生下来,却没有来得及看一眼的孩子。她以为她不会挂念孩子,就像恨乔一鸣希望,憎恨他的孩子。

    可是在无数个午夜梦回的时候,他总是梦到一个婴儿在哭泣,像是在埋怨他一样。看到别人家的孩子,他就会想起她的孩子。

    甚至她渴望看一眼他,抱一下他,听到他叫自己一声妈妈。

    原来他叫乔斯澄,澄澄,很好听的名字,当然,她也知道这个名字的寓意。

    到了洗手间,她趴在池子旁扣着自己的嗓子,想吧刚才吃下去的都吐出来,可是无济于事,撸起袖子一看,密密麻麻的红疹子。

    如果不及时处理,严重会有休克中毒的反应。

    程琳从后门溜走,她不想回去听到乔一鸣讲乔斯澄是怎么受别人欺负的,那样她会受不了了的,也不想让乔一鸣看到自己的过敏反应。

    等上了车,她才给乔一鸣发了一条信息,说自己有急事先回去了。

    乔一鸣追了出去,早已找不到程琳的影子。

    第二天乔一鸣去医院,听说郑雨涵没有来上班,可是她的电话一直打不通,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医院里更没有人知道她住在哪里。

    这时候澄澄来了视频电话。

    “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我想你。”澄澄奶声奶气地说。

    “乖,你在家好好的,爸爸办完事情就回去了。”乔一鸣安慰儿子说。

    &

    nbsp; “如果你不能回来,可是我可以过去陪你呀。”澄澄古灵精怪,想出这么个好主意。

    乔一鸣脑子一动,这真的是一个好主意,于是就安排保姆和保镖护送乔斯澄到拉维斯来。

    同时,乔一鸣的人也查到了程琳的住处,是一套比较普通的公寓。

    乔一鸣按响了门铃,打开门的正是程琳。

    “你回来了?”程琳还没看到人就问道,当看到是乔一鸣的时候,顿时愣住了。

    “怎么?你在等人吗?”

    乔一鸣问道。

    “怎么是你?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程琳有些生气,这个男人还真的是阴魂不散。

    而且她担心一会儿切尔西回来,会撞见。如果被乔一鸣看到切尔西,那么她的真实身份再也保密不了了。

    “你昨晚不辞而别,我担心你,所以来看看你,医院找不到你,电话也关机,只好到家里来了。”乔一鸣解释说。

    “我今天在家里休息,不接待客人。”程琳说着关门。

    “我不用你招待,我可以当作自己家,自给自足。”乔一鸣说着就从门缝挤了进来。

    程琳挡不住,只好放他进来,但是提醒他说:“你看到我没事,最好早点离开,别影响我休息。”

    乔一鸣感觉她话里好像着急让他走的意思,低头就看到门口有一双男士家居拖鞋,他的脸瞬间难看极了。

    “这里不只你一个人住?”乔一鸣问着还左顾右盼的,想从别的地方找出一些蛛丝马迹来。

    程琳也意识到了门口切尔西的拖鞋,干脆让他死心。

    “对,我跟未婚夫一起住。”程琳回答道。

    乔一鸣皱眉,问道:“怎么没有听你说过你有未婚夫?”

    “我跟你很熟吗?有必要要把自己的所有家底都向你交代一遍吗?”程琳态度很不友好地反问。

    “可是也没有见你戴过订婚戒指?”乔一鸣还是有些不相信,他不相信深爱着他的程琳,会很,别人订婚。

    “我不戴,并不代表我没有,只是不习惯戴而已。”程琳说着还回房间把切尔西送给她的求婚戒指拿出来,向乔一鸣证明。

    不止有男士拖鞋,在程琳回房间找戒指的时候,乔一鸣还特地去洗手间看了一下,连毛巾,牙膏牙刷都是双份的,这里确实住着两个人。

    乔一鸣的心里很受伤,脑子有一刹那的空白。

    看到程琳穿着睡衣,乔一鸣突然冲动地上前抓住她要去脱她的衣服。

    “你干嘛?混蛋!流氓!这里是我家,我要告你强、奸!”程琳挣扎,死死的抓着自己的衣服不放手。

    “你是不是程琳,我一看便知。”乔一鸣疯狂地撕扯程琳的衣服,他要检查她的身体,看她后背右侧肩胛骨处是不是有一颗痣。

    程琳当然知道他的目的,所以绝对不会让他看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