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1章 番外没有你人生毫无意义
    痛定思痛,乔一鸣决定放弃网上这些歪点子,靠自己的聪明智慧走正常路子。

    晚上程琳挂了切尔西的电话,就接到了乔一鸣的。

    她没有告诉切尔西乔一鸣对她的骚扰,害怕影响切尔西的学术交流活动。可是乔一鸣阴魂不散,躲又躲不开。好在乔一鸣迟早要离开拉维斯的。

    电话接通,乔一鸣先是一顿道歉。

    “郑医生,我知道我今天的行为让你不开心了,但是为了表达我的歉意,我决定明天晚上你下班后,请你吃饭。”乔一鸣很严肃地说。

    “首先,你今天的行为确实对我造成了很坏的影响,其次,我不会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不开心,最后,我明天很忙要加班,没空跟你一起吃饭。”程琳条理清晰地拒绝了乔一鸣。

    乔一鸣清楚,以前的程琳不会用这么生硬的语气这么冷漠的态度对他,不过即使如此,乔一鸣仍然认定这个女人就是程琳。

    “如果你忙的话,我可以等你,总要吃饭的,多晚都可以。”乔一鸣平和地说,不管程琳怎么对他,他都欣然接受。

    “乔先生,你还不明白嘛,我不想跟你一起吃饭!”程琳对乔一鸣的装傻充愣也是够了,直接说出来。

    不过显然乔一鸣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他仍然不急不气地说道:“郑医生,如果你不答应我,明天可能就不只是气球了。”

    乔一鸣略带威胁意味,气的程琳说不出话来,不过他赶紧解释说:“我只是想跟你一起吃一顿饭而已,绝对不会做任何过分的事情。再说我们已经是朋友了,吃一顿饭没什么吧?还是你心里在害怕什么?”

    “好,明天晚上六点。”程琳说完挂断了电话,真的是拿乔一鸣没有一点儿办法,只希望他能够早点儿离开拉维斯,让她的生活回归正常。

    乔一鸣很是开心,他早就有了主意,只要她明天能够赴约,一试便知。

    “这边的事情比预期的要顺利,明天你就可以回去了,让澄澄一个人在家也不放心。”乔奕森对乔一鸣说道。

    乔奕森知道乔一鸣最近干的事情,只是希望他早点儿回去,不要再固执。那个女人不可能是程琳,他也去查过。

    “大哥,我在这边还有点儿事情,该走的时候我自然会离开。”乔一鸣回答道。

    “程琳已经死了,死人不能复活,你要往前看,如果有不错的女孩儿,我跟你大嫂会给你留意的。”乔奕森开导说。

    可是乔一鸣冷笑一声回道:“大哥,如果是大嫂,有一丝希望,你会放弃吗。”

    这句话让乔奕森哑口无言,是呀,如果是阮小溪,哪怕一点点希望,他都不会放过。没有阮小溪,人生毫无意义。

    看到大哥沉思起来,乔一鸣拍拍他的肩膀,说道:“我以为你懂我。”

    乔奕森不再说什么,他确实懂,只是没想到乔一鸣对程琳的感情已经这么深了。

    乔一鸣为了得到程琳的好感,如果不是因为她的抗拒,其实一点儿都不想给她带来困扰。

    他是那种暖男,对一个人好的时候,可以默默守护不计较付出,当初对阮小溪就是这样子。只是现在,他觉得只有程琳配得上他不顾一切的付出。

    乔一鸣早早的就等在了医院附近,程琳一出来,他马上迎了上去,亲自为她打开车门,等她坐进去,又关上车门。

    乔一鸣上车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帮程琳系安全带。

    当他一靠近自己,程琳的心跳不自觉加快,血流加速,周身的温度都上升了好几度。

    “我自己来。”程琳赶紧自己抢过安全带。

    乔一鸣看她紧张的样子,有点好笑。他忽然想起来,自己以前从来没有帮程琳开过车门,系过安全带。

    看来他这个丈夫做的够失职的,不过从今往后不会了。

    “对不起。”乔一鸣情不自禁地道歉说。

    “什么?”程琳刚开始没有反应过来。

    “没什么,以后我会对你好的,我会把过去的都弥补回来。”乔一鸣像是在叮嘱自己,又像是在承诺什么。

    程琳听后没有说话,她觉得现在的乔一鸣跟以前不一样了,不知道哪一个才是真的他。

    点菜的时候,乔一鸣问程琳喜欢吃什么,有什么忌口的,程琳犹豫了一下说都可以,没有忌口的。

    乔一鸣看着菜谱,点了半天,当菜上桌的时候,程琳愣了。

    桌子上的菜,一半都有芹菜,一半是海鲜。什么凉拌芹菜,芹菜炒肉,连汤里面都放了芹菜,另一半就是海带丝,海带片,带鱼,花甲,每一个菜里都有海带。

    “怎么了?你不喜欢?”乔一鸣问道。

    “没有,很喜欢。”程琳勉强回答。

    刚才点菜的时候,她以为乔一鸣是出于礼貌,问她有没有忌口的,可是现在看来,那根本就是试探。

    因为熟悉程琳的人都知道,她吃芹菜过敏,而喜欢吃海产品,尤其是海带。

    现在满桌子的菜,如果她不动带走芹菜的,只吃另一半,就会被识破身份。

    “怎么不吃呀?”这时候乔一鸣又催她动筷子。

    程琳微微一笑,拿起筷子,夹了凉拌芹菜。她明显看到乔一鸣的眉头皱了起来,故作不知道问:“怎么了?”

    “没什么,喜欢吃芹菜就多吃一些。”乔一鸣回答。

    “谈不上喜欢,营养均衡最重要。”程琳回答。

    乔一鸣接着说:“你们当医生的,总是这么讲究。我的太太也是做医药方面的,以前总是讲究饮食合理搭配。他总是把我要吃的准备的很周全,有她在,我真的一点儿不用操心。”

    “哦,人总是在失去后才知道珍惜,可是已经晚了。”程琳略带遗憾地说。

    “可是我总觉得她没有死,她迟早会回到我的身边来。”乔一鸣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很笃定,而且一动不动地看着程琳,像是想从她的脸上捕捉到一丝蛛丝马迹。

    “人有时候太自信了不好,话说的太满,最后事不从人愿,岂不是很失望?”程琳故作没事人似的评论他说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