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9章 番外请叫我郑雨涵
    要不是乔奕森交给他的任务很紧急,他根本等不到第二天。第二天一忙完,他就亲自去查那个郑医生的背景。

    可是得到的结果却不是他想要的,那个郑医生,全名郑雨涵,拉维斯医药大学毕业,毕业后一直在这家外国医院上班,现在已经坐到了主任医师的位置,也属于消化科内科的权威了。

    郑雨涵从昨天开始,就请假回去休息,一直没有上班。尽管慕名请她看病的患者一个电话一个电话打来,可是她都推掉了。

    “怎么了?不舒服吗?两天没有上班了。”切尔西问道。

    “切尔西,我以为我已经忘掉了,忘掉了过去,忘掉了他,可是当他再一次出现在我的面前,我的心还是痛了,而且很痛很痛。”郑雨涵捂着心口说道。

    切尔西一愣,然后明白了她的意思,三年过去了,该来的还是来了,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

    “那你想要做郑雨涵,还是程琳?”切尔西问道。

    “程琳已经死了,程琳是悲剧的,我是郑雨涵,郑雨涵为自己而活。”程琳决绝地说。

    “那么就跟过去做一个真正的告别吧,用郑雨涵开始一个新的生活吧。”切尔西说完暂时离开。

    程琳不知道他要干什么,突然房间的灯全部暗了,而切尔西却推着一个九层蛋糕缓缓走向她。

    “生日快乐,亲爱的。”切尔西深情地看着她说道。

    程琳都忘记了今天是自己的生日,没想到切尔西还记得,而且切尔西正在出差,今天特地赶回来,就是为她过生日的。

    “谢谢。”程琳上前一步抱住切尔西的脖子,由衷地说了一声谢谢。

    感谢他三年前救了自己,当她自己都要放弃自己的时候,感谢他这些年一直默默地陪伴在她的身边,像朋友像亲人,从来不逼迫自己接受他的感情。

    她还记得三年前生产之时,她明明暗示过郑菲林,让她买通医生,让自己死在产房里面。她本来想带着腹中的孩子一起离开,但是在生命即将结束的时候,她突然觉得自己可以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但是无权扼杀一条鲜活的小生活。

    所以拼劲全力生下了孩子,当听到孩子的啼哭声,她也笑着闭上了眼睛。

    等她挣开眼睛的时候,已经到了拉维斯,看到了切尔西、原来切尔西是那家医院的院长,早就洞察到了那个被郑菲林买通的医生。

    切尔西及时制止了那个没有医德的医生,救了她一命。

    当她知道自己还活着的时候,听到切尔西问道:“死亡都不害怕,还害怕活着吗?”

    她顿时泪流满面,感到活着是一件幸运的事情。切尔西给了她新的身份,让她在拉维斯无忧无虑地生活。

    “亲爱的,只要你是快乐的,我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切尔西含情脉脉地说着。

    程琳看着切尔西再次流泪,他每次都会让自己泪流满面,不是伤心,而是感动,感动到不知道说什么好。

    突然切尔西单膝跪地,从口袋里面掏出一个戒指盒,打开,直直地看着程琳问道:“你是郑雨涵,你愿意与切尔西在一起,成为他的妻子,共度一生吗?”

    程琳有片刻的犹豫,但是她知道,她让切尔西等了太久,付出了太多,辜负了切尔西太久。

    只有跟切尔西在一起,她才会成为真正的郑雨涵,开始新的人生。

    “我愿意。”程琳郑重地说出这三个字,伸出自己的手。

    切尔西感到十分意外,虽然抱着真诚的心,但是她不确定程琳会答应他,即使她拒绝自己,他也会继续等待。

    “谢谢你,接受我的爱。”切尔西说着把戒指戴在了程琳的手上,然后他们紧紧地抱在一起。

    乔一鸣跑了好几趟医院,都没有见到程琳。于是他假装病人,希望与程琳再次偶遇,结果却被看穿他的医生赶了出去。

    正在他沮丧地要离开的时候,看到那个熟悉的背影正走向后面的研究室。

    以前的程琳是长发披肩,不施粉黛,而现在这个郑雨涵,短发干练利索,画着精致的妆容,一副经营的模样。

    虽然二者有很大的差别,但是乔一鸣的感觉无比强烈,他认定这个女人就是程琳。

    以前他也认错过人,程琳属于大众长相,所以遇到跟她长得相似的人也不少,但是每一次他都很失望,那些女人身上没有程琳的味道。

    这个女人,给他的感觉无比熟悉,是那种闭着眼睛都能闻得出来的味道。

    这一次乔一鸣没有打草惊蛇,而是悄悄地尾随程琳到了研究室。程琳打开门转身要关门,突然就看到乔一鸣站在门外深情地看着她,吓了一跳。

    “怎么又是你?真的想让我把你松进精神病院?”程琳暴脾气地吼道。

    以前的程琳对他说话都是温柔细致的,这个是用吼的,但是乔一鸣一点儿都不介意,只要程琳还活着,她想打自己骂自己,都随他的便。

    “我想跟你聊一聊。”乔一鸣说道。

    “有病,我没有什么可跟你说的。”程琳不耐烦地回道。

    “除非你承认你是程琳,否则你为什么总是躲着我?”乔一鸣激将法问道。

    程琳觉得乔一鸣变得,变得胡搅蛮缠了,以前的他看到自己都不带正眼的,现在竟然玩跟踪,玩死皮赖脸这种招数。

    “我没有躲你,我不认识你,为什么跟你聊?我很忙,没空。”程琳说着要关门,却被乔一鸣给挡住了,趁机进入研究室,把两个人锁在里面。

    在这样封闭的空间里面,程琳觉得面对乔一鸣的时候,自己的心跳一直在加快,而乔一鸣反而很平静地看着程琳。

    “程琳,是你吗?”乔一鸣问道。

    “请叫我郑雨涵。”程琳回答道。

    “好,郑医生,我向你介绍一下我自己。”乔一鸣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程琳打断了:“不必,我不想了解你,请你马上离开。”

    程琳甚至不敢多看乔一鸣一眼,害怕多看一眼,就会露出破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