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8章 番外是你吗程琳
    “你是爸爸的心肝宝贝,你受一点儿委屈,爸爸比你难受一千倍一万倍。儿子,记住了,你是爸爸的儿子,爸爸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乔一鸣摸着儿子的头郑重地承若。

    他已经让陈琳受了那么多委屈,绝对不会让他们的儿子再受到一丁点伤害。

    小家伙吧唧在乔一鸣的脸上亲了一口,这么亲昵的举动,还是很少的。

    乔一鸣接到大哥的电话,拉维斯有事情需要他赶过去助力一下。

    要是以往乔一鸣绝对毫不犹豫地答应,可是现在有了乔斯澄,他是哪里都不想去,只想陪着儿子。

    “一鸣,一鸣……”乔奕森在电话里面喊了几声,以为乔一鸣怎么了。

    “大哥,我在,我会按时过去的。”乔一鸣回答。

    “你有什困难吗?”乔奕森问道。

    “没有,就这样,我先去陪澄澄了。”

    乔一鸣说完挂掉了电话。

    虽然宠爱乔斯澄,但是绝对不溺爱。乔一鸣培养儿子的独立能力,所以让他单独睡一个房间,偶尔会睡在一起。

    “澄澄,走,到爸爸的房间去睡。”乔一鸣抱起儿子去自己的卧室。

    乔斯澄睡的迷迷糊糊的,趴在爸爸的肩膀上,还打着小呼呼。

    “小可爱。”乔一鸣看着儿子软软的脸庞,忍不住笑了。

    “妈妈,妈妈。”乔斯澄在梦里不断喊着妈妈,让乔一鸣的眼泪夺眶而出,滴在孩子的脸上。

    乔斯澄醒了,看到爸爸在哭。

    “爸爸,你怎么了?是不是澄澄不乖,惹你生气了?”乔斯澄问道,还帮爸爸擦眼泪。

    “不,澄澄很乖,爸爸的眼睛进了沙子,爸爸没有哭,男子汉流血不流泪。”乔一鸣握住儿子的手说道。

    “爸爸,你躺下,我哄你睡觉。”澄澄说道。

    乔一鸣不知道他要干什么,还是按照他说的做了。

    他一躺下,乔斯澄也躺在他的身边,一只手轻轻地拍着他的肚子。

    “爸爸乖,爸爸睡觉,澄澄在,爸爸不怕。”乔斯澄奶声奶气地说道。

    乔一鸣一下子破涕为笑,儿子就是他的开心果。

    不管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只要澄澄在,她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第二天天没亮,乔一鸣就悄悄地起床离开了。他害怕澄澄醒来,他会更加舍不得离开。

    这一次去,事情比较棘手,最快也要半个月,慢的话一个月也有可能。

    离开家的那一刻,他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上一次离家,是程琳产前,这一晃三年过去了。

    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乔一鸣总觉得会发生什么事情。最后一刻,他甚至想告诉大哥自己不去了,害怕自己这一走,回来会发生上一次的不幸。

    但是答应大哥的事情,不能反悔。乔一鸣又返回去,跟家里的佣人们交代了一遍,注意乔斯澄的安全,这才稍稍的放了心。

    在到达拉维斯的那一刹,乔一鸣觉得心头一痛,没来由地。

    他紧张地赶紧给家里打了电话,确定澄澄没事,才赶往乔奕森那里。

    到拉维斯的时间越久,他的心疼的越厉害。

    “明天你去跟墨黑碰个面,处理一下这个问题。”乔奕森说道。

    “好的。啊……”乔一鸣说着肚子突然一阵绞痛。

    “怎么了?”乔奕森担心地问道。

    乔一鸣摇摇头,可是没一会儿就往厕所跑,拉肚子厉害。

    “这里最近到了讨人厌的梅雨季节,害虫比较多,可能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拉肚子了。去医院看一下吧。”乔奕森说道。

    乔一鸣本来坚持,可是实在是控制不住拉肚子,只好乖乖地去了医院。

    “郑医生,这个病患拉肚子比较严重,看样子是外地人,最近这样的情况很多。”一鸣中国护士对一名中国医生说道。

    “我看看。”郑医生带着听诊器走进来。

    当她看到男人的脸时,不由得一愣,然后继续按照日常检查。

    当她的手按在乔一鸣的肚子上时,乔一鸣突然睁开了眼睛。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拉肚子拉到抽搐,他觉得这名医生的手在颤抖。当看到医生的脸时,乔一鸣觉得时间和空间全部静止了。

    “程琳,程琳,琳琳,琳琳。”乔一鸣抓着医生的手激动地说。

    “你放开,我看你不止是吃坏了肚子,还吃坏了脑袋。”郑医生挣脱,骂他道。

    “琳琳,是你吗?是你吗?”乔一鸣一遍一遍问道。

    “这位先生,这是郑医生,是我们医院的消化科大夫,您一定是认错人了。”旁边的护士解释说。

    乔一鸣压根不听别人的解释,还是硬拉着人家的手,更是激动地一把抱住人家的腰说道:“琳琳,我终于找到你了,你终于又回到我的身边了,我真的好想你,好想你。”

    “放开我,再不放开我,就叫人了。”郑医生警告道,显然警告无效,郑医生对护士说道:“叫保安过来,把这个病人转移到神经科,我看他的脑子有问题。”

    “是。”护士果真去叫保安了。

    保安进来把乔一鸣从郑医生身上拉开,然后拖着去神经科。正好乔奕森赶来解了围,安抚了乔一鸣。

    “别胡闹了,这里是外国人的医院。”乔奕森提醒他说。

    “我看到程琳了,我真的看到程琳了。”乔一鸣激动地说。

    “你亲手看到程琳的骨灰洒落在白头山,她已经死了,你看到的或许只是长得像程琳的人而已。”乔奕森劝说道。

    “可是……”乔一鸣还想说什么,刚才那个护士来送药打断了他:“先生,看你长得这么帅,可是脑子却不太好。你的药。”

    小护士说着把药扔给了乔一鸣。

    “护士小姐,请问一下刚才程琳,不是,那个医生,郑医生,她叫什么名字?”乔一鸣有抓住小护士问道。

    “你还在这发疯,懒得理你。”护士甩开她离开了。

    乔一鸣想追,却被乔奕森拦住拉走了。

    吃了医院开的药,乔一鸣的拉肚子止住了,但是他的心却病了,时时刻刻想着那个郑医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