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6章 番外你让人看着心疼
    郑菲林心有不甘,正好看到了乔一鸣酒驾出事的消息,就想在乔一鸣伤心地时候趁虚而入。榜上乔一鸣总比那些个糟老头子好多了。

    “我知道你伤心,可是人死不能复生,你要想开一些,我也是担心你,所以才来看你的。你看你现在憔悴的样子,让人看了就心疼。”

    郑菲林说着就要往乔一鸣身上贴。

    乔一鸣厌恶地甩开她,双眉紧蹙,怒目圆瞪,下一秒就可能把这个女人给扔出去。

    郑菲林看自己没戏,生气地一跺脚转身离开。

    乔一鸣跟出去,站在楼梯口对家里的佣人们吩咐道:“以后不要让这个女人踏进大门一步!”

    郑菲林恨的牙痒痒的,凭什么她程琳就可以成为在这里的女主人,而她就不可以?

    她哪一点儿比不上程琳,身材还是脸蛋儿?

    家里的佣人们看到乔一鸣把卧室里面的东西全部扔出来,然后换一套全新的进去,这才知道放郑菲林进来犯了大忌了。

    “程琳,你死的好,死的真是太好了,我得不到乔一鸣,你也得不到。还有你那刚出生的孩子,从小没娘疼,没娘爱,活该!”

    郑菲林一边走一边骂,结果一不小心就崴了脚。

    她坐在路边在揉脚的时候,看到包、养她的那个金主儿的车一瞬闪过,然后停在不远处的一个林子里面。

    郑菲林跛着脚跟了过去,慢慢得接近车子。由于车窗有膜,他看不到里面的人,可是里面隐隐约约传出来沙沙的声音。

    “你可真嫩。”是那个金主儿的声音。

    “那你说是我好还是你那个郑菲林好?”女人问道。

    “当然是你好了,那个臭娘们儿,我早就玩腻她了。”金主说道。

    “那你还不把她赶走,让我住进去?”女人娇嗔地说。

    “你放心,明天我就让你搬进去。”金主儿说道。

    然后车里面就传出来不可描述的声音,气的郑菲林胸脯一起一伏的。

    她看了一下地上,拿起地上的一块儿大石头就超车窗砸去。可是也只是在车窗上划了一道,然后应声落地。

    “他妈的,谁呀?”金主儿被打扰了,降下车窗问道。

    “他妈的是我!”郑菲林瞪着金主儿回道。

    “你不想活了,敢砸老子的车,敢坏老子的好事!”

    金主儿就像是在骂一个陌生人一样,丝毫不留情面。

    “我好得跟了你三个月,你说不要我就不要我了,还跟这个臭女人在这里车震。”郑菲林愤愤地说。

    “你以为你是谁呀?你就是我花钱买来的一只宠物,现在老子玩腻了,哪里远滚哪里去。”金主儿摆摆手。

    车里的女人穿好衣服探出头来,得意地看着郑菲林,像是示威一样。

    郑菲林瞪大了眼睛,是她。

    “沈如月,是你这个臭女表子,我扒光你!”郑菲林说着就要打开车门去拉沈如月,可是车门是从里面锁上的。

    “你不也是女表子?还在这里装什么清纯?”沈如月嘴角一挑反问。

    郑菲林气的说不出话来,沈如月是她在做之前那种职业的时候认识的。

    当初她被乔一鸣所救,沈如月求她带她一起走,郑菲林答应她会回来接她,可是后来自己被乔一鸣送出了国,也就忘记了这回事了。

    没想到在这里碰到的,很明显沈如月早就知道她跟这个金主儿在一起,故意来拆他的台。

    “你给我下来,你给我出来。”郑菲林扒着车门。

    “臭娘们,滚远点儿。”金主儿一巴掌把郑菲林打倒在地。

    郑菲林捂着脸看着他们,男人都是这么薄情寡义的,她一定会报复他们的。

    “对了,你不是被乔氏的乔一鸣救了吗?怎么他也玩腻你了?还是你妄想当乔家的少奶奶,被人赶了出来?”沈如月幸灾乐祸地说,好像她都知道一样。

    “敢背叛我,臭女表子,要不是看在乔一鸣份儿上,不想把事情闹大,我早就收拾你了。”金主儿指着郑菲林说道。

    郑菲林无言以对,站起来自己灰溜溜地逃走了。

    乔一鸣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从绉绉的皮肤变得光滑嫩白,跟牛奶一般顺滑。她的眼睛和鼻子长得越来越像程琳,纯净澄澈。

    乔一鸣的感情慢慢得有了寄托,照顾澄澄成为他最开心的事情。从最开始的笨手笨脚,到后来他可以一个人照顾孩子的吃喝拉撒。

    澄澄会说话的时候,第一个喊得就是爸爸,乔一鸣激动地眼泪都出来了。他亲自给儿子做早教,牵着孩子的小手练习走路,直到澄澄会跑了,虽然一摇一晃的,但是看起来特别可爱。

    “爸爸,爸爸……”在白头山上,澄澄喊着乔一鸣。

    乔一鸣一声声地应着,仿佛孩子的声音是世上最动听的音符。

    “琳琳,你听到了吗?咱们的儿子会喊爸爸了,我让她喊你一声妈妈,好吗?”乔一鸣对着山谷说道。

    然后回头对澄澄说:“快,喊妈妈。”

    “妈妈在哪里?”小小的澄澄左看右看也没有看到人,问道。

    “妈妈在天上看着你呢,你喊她,她一定听得见。”乔一鸣回答道。

    “妈妈,妈妈,妈妈。”澄澄仰起头对着天空喊道。

    乔一鸣莫名的又湿了眼眶,说道:“你听到了吗?澄澄喊你妈妈,他喊你妈妈。我知道你一定听得到,谢谢你,生下了我们的儿子。”

    乔斯澄到了上幼儿园的年纪,乔一鸣比孩子还要紧张。因为这是第一天让孩子离开自己视线这么久。

    这些年来,乔一鸣在家办公的时间比在公司多,因为可以时刻见到儿子。他还减少出去应酬的次数,不想一身酒气回来熏到孩子。

    “澄澄,今天你要上学了,爸爸不在的时候,你一定要勇敢,一定要坚强哦。”乔一鸣叮嘱儿子说。

    “知道了知道了,我都三岁了,是大人了。”澄澄都对这个婆婆妈妈的爸爸不耐烦了,这句话今天都说了五遍了。

    看到澄澄蹦蹦跳跳去上学,乔一鸣觉得时间过得真快,而程琳离开他也有三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