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5章 番外我的妻子只有一个
    一直都是程琳在向他表达情意,他从来不曾对她有过爱人之间的表白,他觉得自己欠她的实在是太多了。

    有太多的话还没有对她说,她就走了。

    “你放心我会照顾好我们的孩子,我给他取名乔斯澄,我会一辈子想念你,记住你。每年的今日,我都会带她来看你,你一定记得回来跟我们团聚。”

    乔一鸣开始相信鬼神之说,他开始相信七夕之日牛郎和织女都能有一年一次的会面,那么程琳如果对他用情至深,对孩子思念不已,一定会听到他的召唤,一定会回来见他们的。

    即使是一年一次!

    手机在口袋里面响了很久,乔一鸣都没要接。再响起的时候,乔一鸣逃出来直接扔了下去,此时他不想任何人任何事情打扰他陪伴程琳。

    他担心程琳一个人会孤单寂寞,突然站起来开车出去买了很多酒,然后又回来,坐在悬崖边一个人一边喝酒一边流泪。

    酒喝完了,他的心还是痛到不能自已。都说究竟可以暂时麻痹自己,他以为还不够多,于是开车出去再买酒。

    结果在路上被交警查到了酒驾,而且是严重酒驾,直接被扣留了人和车。

    到了拘留所,他醉的不省人事,在里面睡了一天一夜,直到第二天有人保释。

    助手从来没有见过乔一鸣这么狼狈地样子,衣衫不整,满身酒气,胡子拉碴,整个人朦朦胧胧的。

    “乔总,您这一天一夜可把我急死了,很多事情等着你处理呢。”助手战战兢兢地说。

    他也不想这时候找没趣,但是有些事情真的需要乔一鸣的亲笔签字才能办理。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乔一鸣酒驾被拘留,而且在拘留所睡了一天一夜的消息不胫而走,刚出了拘留所,就迎面来了一群记者。

    面对记者的咄咄逼人,乔一鸣直接爆了粗口,甚至还砸了其中一台摄像机。这样的乔一鸣,让助手目瞪口呆,善后的事情,有他好受的了。

    乔一鸣一心想回去看望澄澄,当然对这些记者不客气了。一看到儿子,就抱着不放手,而他满身的酒气熏得孩子大哭起来。

    “少爷,你先去洗洗,小少爷先交给我。”刘妈劝说着接过孩子。

    这一周,乔一鸣都没出门,即使外面关于他的负面报道铺天盖地,即使公司等着他处理的文件堆得跟小山似的,他置若罔闻。

    从来不下厨的他,会尝试着做程琳以前做过的菜,结果味道千差万别,可是他也会含泪吃完。他会自己动手洗衣服,想着程琳曾经说过的洗衣服注意事项。

    他会自己收拾房间,按照程琳以前的布置。

    他会把衣服叠了一遍又一遍,想叠成程琳叠的那样子,可是觉得这是一件好难得事情。

    原来生活中的琐碎这么多,做起来都不容易,第一次他觉得程琳照顾他是一件多么辛苦的事情,可是她从来没有说过累。

    阮小溪打来电话,本来是要安慰乔一鸣的。可是乔一鸣害怕程琳会误会,第一次拒接了阮小溪的电话。

    “少爷,你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即使你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夫人想想,为孩子想想。夫人身体本来就不好,要是知道你这样子作践自己,该多么着急。小少爷还那么小,他已经没有母亲了,难道你想让他长大看到一个这样的父亲?”刘妈劝说道。

    整个家里,也只有刘妈敢这样子跟乔一鸣交心说话了,其他人都是临时找来的。

    “刘妈。”乔一鸣抱着刘妈竟然痛哭起来。

    他需要发泄,可是却没有地方。他的心就像是压着一块大石头,不通风不透气。

    刘妈抚摸着他的头,就像是自己的孩子一样,跟着他湿了眼眶。

    “少爷,为了小少爷,你也要振作起来。小少爷需要妈妈,如果有合适的,你可以给他找一个妈妈,让他有一个完整的家庭。”刘妈说道。

    “不,刘妈,我要一个人把他带大,我的妻子只有一个,就是程琳。”乔一鸣坚定地说。

    刘妈不再说什么,这时候提确实不合适,只是他看到乔一鸣和孩子都这么可怜,也是在不忍心。

    乔一鸣一连好几天晚上都没有睡觉了,白天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睡梦中感觉身旁好像是有人,好闻的香水味,软软的身体。

    乔一鸣翻身抱住女人,这种感觉好真实。

    他不想睁开眼睛,他害怕睁开眼睛,这会是一场梦。

    “琳琳,是你吗?”乔一鸣问道。

    “是我,想我吗?”女人温柔地问道。

    “想你,我想你,我要你。”乔一鸣说着翻身将女人压在身下。

    女人的呼吸开始急促,甚至带着娇喘,疯狂地回应着乔一鸣。乔一鸣情不自禁地睁开眼睛,看到身下的女人,惊恐地睁大了眼睛。

    “怎么是你?”乔一鸣迅速离开女人的身体,开始穿自己的衣服。

    “一鸣,是我,你不是想我吗?要我吗?我就在你的身边。”郑菲林下床抱着乔一鸣说道。

    “不,不是你,不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怎么会在我和程琳的床上?你不该在这里,你弄脏了我们的床。”乔一鸣说着把郑菲林推倒,开始将床上的东西全部扔到地上去。

    “你怎么了?一鸣。”郑菲林装作不知道问道。

    “你走,你给我离开。程琳不喜欢别的女人进我们的卧室,她会生气的,你走!”乔一鸣赶她。

    郑菲林还是不死心地往上贴,说道:“她已经死了,她没有福气陪伴你,以后就让我陪你,好不好?”

    “我再说最后一遍,你给我滚,立马消失在我的面前!你不配提程琳,更没法跟她比!”

    乔一鸣瞪大眼睛,面色阴沉,很吓人。

    郑菲林以前只知道乔一鸣是一个温和的男人,从来没见他这样子过,着实吓了一跳。不过这是她最后的机会了,她不想放弃。

    她之前榜上了一个富商,最近那个富商玩腻了她,开始找别的女人,还在谋划着将她送给一个更老更丑的富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