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4章 番外我会永远陪着她
    卓萱觉得乔一鸣疯了,她不敢拿程琳的孩子当赌注,赌乔一鸣会怜惜程琳的孩子。

    “你要见程琳可以,明天上午十点到白头山。”卓萱说完挂断了电话。

    乔一鸣还想问什么,听到孩子的哭声,就没有再拨过去。

    “他怎么了?为什么哭了?你们怎么照顾的?”乔一鸣不分青红皂白就响佣人发飙。

    “少爷,小少爷可能饿了,我这就抱去喂奶。”保姆抱着孩子就去婴儿房。

    乔一鸣觉得孩子的哭声就像是程琳的倾诉一样,一刀一刀割着她的心。

    “我自己来,一群废物。”乔一鸣一边骂着一边自己接着孩子去沏奶粉。

    孩子在床上哇哇的大哭着,乔一鸣手忙脚乱的打开奶粉罐子,却不知道要放多少,终于看到说明,盛了三勺,直接接开水冲奶粉,奶瓶子烫的自己都不敢拿,又怎么能直接喂给孩子吃。

    乔一鸣懊恼,原来自己连照顾一个孩子都不会。如果程琳还在,一定会把孩子照顾的很好的。

    “刘妈,你来冲奶粉。”乔一鸣又喊保姆帮忙。

    “少爷,小孩子是很难养的,事事都要小心,这种事情以后我来就可以了。”刘妈说道。

    刘妈是乔母派来的,乔母听说程琳去世留下一个孩子,非要自己来照顾,可是她的身体每况愈下,心有余而力不足,就指派了刘妈过来。

    刘妈照顾小孩子有经验,乔奕森和乔一鸣两兄弟都是她带大的。

    孩子喝到温度适宜香喷喷的奶水,终于不哭了。自己还时不时伸手抚摸一下奶瓶,两条小腿跟泥鳅似的踢来踢去。

    “小少爷真可怜,一出生就没有了母亲。”刘妈一边喂孩子喝奶一边带着哭腔说道。

    乔一鸣叹了一口气,每次一看到孩子,他都会更加自责,这个孩子无时无刻提醒着他对不起程琳。

    “对了少爷,老爷打电话来,说给孩子起了几个名字,让你挑一下。”刘妈又说道。

    “是该起个名字了。”乔一鸣的情绪平复了一些,沉思一会儿说道:“就叫乔斯澄。”

    刘妈一愣,虽然不知道具体是哪两个字,但是这个名字蕴含了对程琳的思念。

    “澄澄,你有名字了,以后你就叫澄澄了。”刘妈逗着孩子说。

    乔一鸣一夜都没有睡着,他的脑海中始终浮现出程琳的脸庞。他不自觉地往旁边摸了摸,好像是程琳还睡在他身边一样,可是旁边空空的。

    孩子哭了,他起身去看,看到刘妈在给孩子换尿不湿。他又回去,还没有睡着,听到孩子又哭了,他起身去看,看到刘妈在喂孩子喝奶。

    他从来不知道一个小孩子晚上这么多事情,他在想是不是孩子没有母亲就没有安全感,所以晚上睡不安稳。

    而他也一样,没有程琳的晚上,他再也睡不安稳。

    几乎一晚上没睡觉,乔一鸣早早地就起床,先去看澄澄,然后潦草地处理了公司的事情,就往白头山赶。

    他穿过树林到了白头山最高处,就看到卓萱手里抱着什么站在那里。走近一看,才知道那是骨灰盒。

    “你……你把程琳……”乔一鸣还没有说完就被卓萱打断了。

    “对,我已经把程琳火化了,你再也见不到她了。”卓萱说着,好像是对乔一鸣的惩罚一样。

    然后把程琳的骨灰盒打开,抓起一把骨灰,就洒向了山谷。骨灰随风飘散,瞬间化为乌有。

    “你干什么?”乔一鸣上前想要制止,却听卓萱说道:“我要把程琳的骨灰撒在白头山,她一辈子都在追求爱情,可是一辈子都没有得到。让她永远睡在白头山,希望她在那边找到一个爱她的男人,圆了她白头偕老的愿望。”

    这座山原本不叫白头山,相传从前有一对而恩爱的恋人,冲破世俗的礼教在一起,隐居在这里,一直白头偕老,过着神仙眷侣般的生活。

    他们死后,这座山被人命名为白头山。

    “你把程琳的骨灰给我,我会永远陪着她。”乔一鸣伸手说道。

    “呵,永远陪着?程琳在你身边三年,她是怎么无微不至照顾你的,你是怎么对她的?现在她死了,你还说什么陪伴?”卓萱怨恨地说道。

    “我错了,我知道我错了,我想弥补程琳,求你把她给我。”乔一鸣眼睛里已经含满了泪水。

    他不相信程琳就那么死了,他回来后只见到了孩子没有看到程琳的尸体,所以他还抱着一丝希望,程琳还活着。

    但是此时看到卓萱对自己的怨恨,还有程琳的骨灰盒,他的心跟着空了。

    “弥补?人死了怎么弥补?我不会把程琳给你的,相信程琳即使活着,也不想跟你在一起了。一个女人能被你伤害几次?”卓萱说着将程琳的骨灰直接倒洒在山谷。

    乔一鸣快速奔向悬崖边,看着骨灰飘飘洒洒,可是自己却抓不到一粒,他的心都痛的无法呼吸了。

    “即使程琳还活着,她也会像现在这样子一样离开你。因为你已经不配得到她。”卓萱恨恨地说。

    如果不是害怕程琳的孩子失去父亲,她真的会把乔一鸣从这里推下去,让他以命抵命。

    “让你死了太便宜你了,我要让你活着忏悔、悔恨,一辈子记住对程琳的愧疚。程琳的孩子是你的,你要是想让程琳魂魄不安,你就虐待他,弄死他好了。”卓萱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乔一鸣跪在悬崖边,对着下面喊道:“程琳,你回来,你回来……”

    一个从来不流眼泪的男人,对着空旷的山谷泪流满面,可是只听得到自己的回声。

    “我以为你会一直都在我的身边,我以为我们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慢慢消磨,可是你为什么走了,为什么?”乔一鸣喊得嘶声裂肺。

    “程琳,如果你能回来,我会千倍万倍对你好,再也不会看别的女人一眼。你是我最爱的女人,你才是我最爱的女人,没有你我该怎么办?”

    乔一鸣对着山谷向程琳表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