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3章 番外她这辈子都是我的女人
    乔一鸣的眼眶湿润,其实他当时是有犹豫的,他也怕自己会因为程琳的一句话留下来。

    如果他当时留下来的话……程琳会不会也不那样绝望,会不会也还能坚持一下活下来。

    有那么一瞬间,乔一鸣忽然觉得自己的周身全部都被冰冷包围,将他紧紧包裹,让人无法呼吸。

    程琳。

    这个名字带上了尖刺,只要一想起来,就会痛的无法呼吸。

    几个佣人这时候也看到乔一鸣,每个人的脸上都有些战战兢兢,有人抱了趴在地上的小少爷,送到乔一鸣的面前,说道:“少爷,您看小少爷生的多么健康……”

    乔一鸣看了孩子一眼,又看了眼屋子里的众人。

    以前的时候,家里大大小小都是程琳一手照料,这些佣人是因为程琳怀孕,他找来代替程琳,也是照顾程琳的人。

    当程琳真的有一天不在了,乔一鸣才知道原来这样大的一个家里,竟然是需要这么多的人打理的。

    以前的时候,程琳都是怎么有时间去做这些事情的?

    乔一鸣想不明白。

    这些佣人都是她刚刚找来的,所以出了事也只会找他一个。那些公司里的人,虽然说是他的左膀右臂,但是对于程琳都是有几分看不起的。

    一个只会倒贴且没有什么姿色的女人而已。

    所以程琳的尸体才会在停尸房放了几天的么?

    乔一鸣明明已经控制着不想再去想程琳的事情,可是他又完全没办法完全控制自己。他的眼睛里全都是沉痛。

    程琳会害怕么?

    在乔一鸣的印象中,程琳还像是从来都没有怕过什么,就算是看起来恐怖电影,也能面不改色的淡淡说上一句:“都是假的。”

    但是很久之前,两个人在外面遇上危险,程琳为自己挡下那一刀子的时候,她却是真的吓得脸色惨白。

    是因为自己怕死么?

    好像只是因为她怕自己受伤。

    乔一鸣的心脏如同被一只手紧紧的攥住,他的眼眶通红,他终于喘出了一口气,却发现自己的眼角有泪水一点点的坠落,溅成一片。

    “啊啊……”

    乔一鸣忽然之间蹲下了身子,一手捂住心脏,只要想起程琳的脸,就痛的无法呼吸。

    明明是世界上最爱自己的一个人,可是他都做了些什么啊。

    乔一鸣一直都自认为自己还能算得上是宽和,但是在今天,在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好像是对所有人都能够做的尊重和煦,却完全没有对程琳做到。

    本来抱着孩子蹭过来的下人吓了一跳,连忙问了一句:“少爷,您没事吧。”

    乔一鸣耳边一阵轰鸣,看了一眼男人手上的孩子,指尖轻轻颤抖,他抓起手机给卓萱的号码上发送了一条短信。

    “我要见程琳,否则这孩子就扔在医院之里,自生自灭。”

    乔一鸣把这条信息发出去后,忽然有些解脱。这是他能够最快找到卓萱的方法。

    这个孩子虽然身上流着自己的血液,但是同时也是程琳的骨肉。

    卓萱绝对不可能会置之不理。绝对不可能。

    这一个星期之内,好像是发生了太多事情。在他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

    卓萱什么时候醒的?

    这时候,乔一鸣的手机忽然亮了,他低头看了一眼,是卓萱打来的。

    接通电话之后,乔一鸣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先听到那边卓萱歇斯底里的声音:“乔一鸣,你还有没有一点的人性?”

    人性么?

    乔一鸣脸上有了一点看不出意味的悲切来:“我要见程琳。”

    卓萱简直是要被乔一鸣的恬不知耻惊呆了,她极度怨恨的开口:“乔一鸣,我告诉你,程琳已经死了,你是不知道么?”

    卓萱的语气像是生怕乔一鸣不觉得痛一样,刀子一样一刀刀的挖着乔一鸣的心。

    “程琳为了给你生孩子,难产死了,她的尸体在太平间放了三天……”说着说着,卓萱终于忍不住了,她的声音里带了哭腔:“你呢?你作为她的丈夫你去什么地方了?”

    乔一鸣说不出话来。

    卓萱说:“就算你不说,我也知道你去了哪,不就是国内出了事情,你去帮你的心上人了么?”

    “但是乔一鸣你要记得,就算我们家程琳是一根漂泊无依的草,既然你看不上,你就好好的放开你的手,你抓着她却又不珍惜她,其实程琳是被你害死的,你知道么?”

    乔一鸣这个时候忽然已经能够找回自己的声音,他说:“我知道。”

    乔一鸣开口,语气中全都是沉痛:“我都知道的。这一切都怪我……我没有好好的对她。”

    “但是,我是程琳的男人,是她的丈夫,她是我的妻子,我有必要把她带回来。”

    卓萱只觉得可笑:“我问你一句。乔一鸣,这么久了,程琳一直都在你的身边,她活着的时候,你有没有一天真正的把自己当成她的丈夫?现在她人都已经为你而死,你真的就不能放开手,给彼此一个解脱么?”

    乔一鸣说:“不行。”

    程琳这一辈子都是他乔一鸣的女人,也会是他乔一鸣唯一的妻子。

    卓萱被乔一鸣的话激怒,她冷声道:“那我也告诉你,乔一鸣,没有可能的,我绝对不会让程琳死了以后都还不得安宁,你这一辈子都别想见到她。”

    乔一鸣看了眼管家手上的孩子,一把把孩子扯了过来,他的动作粗暴,年幼的孩子完全承受不住这样的震荡,“哇”的一声哭出声音来。

    卓萱乍然之间听到孩子的哭声,心中抽痛,虽然说她不大喜欢这孩子,但毕竟他也是程琳拼了命,才生下来的骨肉。

    “乔一鸣,你做什么?那可是你的孩子。”

    乔一鸣说道:“他是谁一点也不重要,我只要程琳。”

    直到现在,乔一鸣才发现程琳原来不只是他的空气,也是他的心脏。

    一个没有了心的人会怎么样?

    大概就是现在的模样吧,全身上下都是空空荡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