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2章 番外她不想跟你有任何关系
    但是那个时候程琳的父母都是拒绝领养孩子,所以就暂时过继在了卓萱的家中。

    卓萱和程琳是朋友,但是也还是有一个亲人的头衔的。

    乔一鸣说:“那她的骨灰呢?”

    那医生看着乔一鸣现在脸上的表情,忽然的有些不忍心,但还是把自己想要说的话说了出来:“当时那位女士直接把程琳小姐的骨灰带走了,他说程琳这辈子都一定不想和她所谓的丈夫有任何的关系了。”

    “她要带着程琳走,离开什么恶魔之类的……”

    医生的话,还是有所斟酌的,乔一鸣的眼睛里有湿润涌出来,他知道卓萱口中的恶魔,其实就是他乔一鸣。

    “不过这位先生,人死不能复生,请节哀顺变吧,更何况您的夫人还给您留下了一个孩子,这个孩子您可以好好的照顾,也算是对夫人的一种负责了吧。”

    乔一鸣这个时候已经完全没有办法想到孩子的事情。他的心里完全都是那么一个程琳。

    有的人就是这样,他在你身边的时候,你总是忽略她,甚是觉得她可有可无,无关紧要,但是等到她真的离开了你的世界,完全的烟消云散,你才知道,这人就是你的生命和空气。

    你竟然完全不能适应这样的生活,甚至无法呼吸。

    那医生看到乔一鸣的脸色,忽然有些担心,问了句:“这位先生,你现在还好么?我看您的脸色十分的不好啊。”

    乔一鸣头晕目眩,他稳了稳步子,扶住了墙壁。他就这样低着头嗲了一会,很久孩子后,才抬着头问了一句:“那孩子呢?”

    那医生没想到已经过了这么久,乔一鸣才想起来孩子的事情,低头回了一句:“孩子现在应该已经在你的家里了。”

    乔一鸣问:“那个女人带走程琳的骨灰的时候,没有说把孩子也带走么?”

    那医生支支吾吾,说不个清楚。

    乔一鸣冷眼看着那个人,说道:“你不用太担心,有什么就说什么,这都是我的报应。”

    医生抬头看了眼乔一鸣的脸色,这才说:“那女士说了,她只会带走和程琳有关的东西,和你有关系的一切,她都觉得恶心。”

    乔一鸣苦笑出声,她不知道原来卓萱竟然会这样恨他。

    乔一鸣是被司机送回家的,他一进门就看到了自己的儿子趴在地上,正笑的开怀。

    佣人们正拿着小小的玩具逗弄他。

    乔一鸣看着那个孩子,只觉得这孩子嘴里的笑声格外的刺耳。

    你这不知道,你自己的母亲已经因为你而死,你怎么还能够笑的出声来?

    就在这个时候,乔一鸣忽然扪心自问,这个孩子是不是在某些无情无义的地方是遗传了自己?

    程琳死了,为了给他生下孩子而死,以从以前到现在,程琳从来都是事无巨细的照顾他,他有什么时候珍惜过么?

    好像从来都没有。

    乔一鸣心如刀绞。

    忽然觉得自己和这个不懂事的孩子似乎也没什么区别,晨微真的已经事无巨细,可自己呢?

    程琳那个时候分明已经说了,她可能就要生产了,是自己没有相信。

    有些事原本就不能多想,乔一鸣眼睛发热。

    乔一鸣没觉得自己是有多爱程琳,你看现在,他也就只是感觉到心痛,不是么?

    好像也就仅此而已。

    以前的时候,他总觉得自己离开了程琳就没办法生活,可是明明已经过了一周,他这一周都没有见过这个女人,可是自己不还是好好的活在这里么?

    那孩子没心没肺的被人喂养,看着乔一鸣的时候,嘿嘿直笑,好像是想让乔一鸣抱抱他。

    乔一鸣赫然知道为什么当时程琳没有把这个孩子带走,是因为这孩子从某些地方而言,实在是和他太为相像了。

    也太过于没心没肺。

    但是这孩子毕竟还小,还没有承受过母爱,但他已经是成年人,或许自己做的还不如他。

    乔一鸣不能想到程琳这两个字,只要一想到这个人的名字,就会痛的指尖都在发抖。

    他还记得医生和他说过的话:“您的夫人开始的时候虽然不肯用力,似乎他自己都不想让自己活下来,但是最后她还是为了这个孩子拼尽了全力。”

    “只不过最后的时候,她因为身体的原因,大出血之后,是没有办法进行自我止血,他的血小板数量似乎是已经少的近乎快要病化的程度。”

    乔一鸣听的发愣,他以前从来都不曾知道程琳竟然还有这种缺陷。

    医生又说:“所以说这种情况是我们始料未及的。所以也就没有能够采取更为及时的方法救治。”

    “……”

    好像之后医生还说了什么,但那时乔一鸣已经完全听不下去了。

    乔一鸣在客厅之中站了一会,他看着地上那个乱爬的孩子,拿出手机给卓萱打电话,可是无论打几个那边的人都没有接通,最后直接把他的号码拉黑了。

    乔一鸣知道在卓萱的心里,自己大概就属于一个无情无义,卑鄙无耻的形象。

    但似乎自己做出来的事情也确实就是这样。

    当时乔一鸣心心念念的,就想去就救小溪,他真的从未想到自己的发妻,会不会在这段时间生产么?

    乔一鸣其实是有想到的,但是他当时想的是阮小溪那边性命攸关,而程琳只是生个孩子而已,阮小溪都已经是生了三个,都没见到他有什么意外发生。

    当时的乔一鸣以为自己已经分清楚了轻重缓急,所以才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其实当时他也还是慌乱的,不然的话,他怎么可能会在那个时候,面对程琳的时候,表现出了那样的不耐烦。

    他觉得自己应该是更喜欢阮小溪的,乔一鸣一直都这样认为,他总是说着要让自己对程琳好一点,其实他更多的心里暗示还是要对阮小溪好一些。

    阮小溪是他喜欢了这么多年的人,要是就这么放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