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1章 番外夫人难产而死
    去世了这三个字刚刚落进乔一鸣的耳朵里的时候,他只觉得荒诞不堪,怎么可能,程琳怎么可能会就这么死了呢?

    这个不可能,绝对的不可能。

    她一个星期以前还会用一双黑漆漆的眼睛看着自己,她会一遍遍的叫着自己的名字,还会说话挑衅,但他的眼睛里始终都还是宽容包容的。

    乔一鸣深吸了一口气,他想笑一笑,却怎么也咧不开嘴角,他对电话那边的人,开口:“是谁让你怎么说的,是夫人么?是不是夫人让你们和我开玩笑呢?”

    电话那边的人的声音都在颤抖了,他小心翼翼的开口:“少爷,我说的都是真的,一周前夫人就已经死了。”

    “我们是您刚刚找到家里来的,家里除了我们也没有其他佣人,我们就只有您的电话,夫人刚刚出事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和您打过电话了,是您不相信的……”

    那人急忙的撇清关系:“后来您又自己关了机,我们就算是想联系您也联系不到,夫人的尸体在停尸房带了三天,后来到了最后期限,医生建议火化,我们也和您联系过,但是您都不接电话,后来来了一位女士,她在夫人的尸体面前哭的撕心裂肺,在火化书上欠了自己的名字,现在夫人已经被火化了。”

    乔一鸣简直不知道电话那边的人在说什么,火化?死亡?这怎么可能?

    乔一鸣脸色惨白,似乎全身的力气都被人抽走了:“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如果这是夫人的玩笑,你们一定要告诉她……”

    乔一鸣有些不上气来,他闭上眼睛轻微的喘息了一会儿,眼眶通红,对电话那边的人开口:“这个一点都不好笑。”

    电话那边的佣人沉默了一会,才继续说道:“少爷,您要是不相信的话,我就把小少爷抱过来,让您听一听他的声音。”

    当乔一鸣听到孩子的哭啼声的时候,他的眼睛里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光彩,他颤抖着指尖,眼泪瞬间就掉了下来。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为什么会流泪。

    他明明是不相信电话那头的人和他说出来的话,他分明是半点也不相信的,但是为什么只是听到这些谎话,就会心痛的无法直起身子?

    乔一鸣头脑全是空白,他甚至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美国的,她从私人飞机上下来的时候,腿脚还是有些虚浮。

    他直接去了程琳接产的医院,他到了医院的时候,匆忙找到自己安排的帮程琳接生的医生。

    乔一鸣一把抓住医生问道:“怎么样?程琳呢?”

    那医生忽然被人抓住,一时间有些愣神,但还是温和有力的问道:“请您先平静一下,请问您有什么事情?”

    乔一鸣已经完全没有办法保持自己的平静,他急切道:“程琳,我的太太,乔家不是安排了您这段时间为一位女士接生?”

    那医生看了眼眼前一脸急切的乔一鸣,眼神暗了些,说道:“哦,您说的是前段时间难产死掉的那位女士吧。”

    乔一鸣耳边剧烈轰鸣,看着眼前的医生的模样都有些影影绰绰:“你说什么?”

    乔一鸣不敢相信的抓住男人的衣领,整个人都是歇斯底里的模样:“你在说什么?程琳怎么可能会死?她明明……”

    乔一鸣的脑海中忽然之间浮现出程琳那个时候叫他不要走的模样。

    女人当时的脸色是什么样子的呢?

    好像是一片死寂的灰败,程琳那个时候没有告诉他,她现在可能就要生产了么?

    她说了,眼神中带着期盼和恳请,甚至在哀求他留下来。

    但是自己呢?他那个时候说了什么?

    他只觉得程琳是在闹脾气,他只觉得程琳在因为阮小溪的原因在吃醋。是他把自己看的太重要了,原来程琳早期就已经在不知不觉之中,没有把他当成这辈子最重要的人。

    乔一鸣眼睛通红,他忽然之间一把抓住了医生的手臂:“那他的尸体呢?既然你说她死了,她的尸体在哪里?”

    乔一鸣说这话的时候,几乎是嘶吼出来的。不,他不相信,没有看到程琳的尸体之前,他什么都不会相信。

    这个女人说过自己要陪着他一辈子的,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离开他呢?

    这个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程琳……他怎么舍得扔下自己一个人呢?

    乔一鸣的眼角通红,像是一只被逼到绝路的困兽。他的眼睛里都是绝望但又自欺欺人的光。

    医生看着眼前的男人,其实很想问一句,既然你这样在乎,为什么但是她在生产的时候没有出现在这个女人的身边呢?

    你知不知道生孩子是一个女人在生死边缘走一遭的一个经过?是要有多么狠心绝情的丈夫,才能够对自己的妻子置之不理?

    现在又何苦做出这种惺惺作态的样子来呢?

    那人看了一眼乔一鸣,最后说道:“你可能不太了解,您太太的尸体在我们的停尸间待了很久,我们很多次和您联系但是都没有打通您的电话。”

    “后来我们看到这位女士的手机上还有另外一个号码,我们打了过去,之后是一个精神状态十分不好的女人,来到停尸间的。”

    “在那位女士的同意之下,我们给程琳女士进行了火化。”

    乔一鸣的眼神阴狠:“她的同意下?我想问你,她算是个什么东西?凭什么能够决定程琳的尸体?我才是她的丈夫,才是有权力做下这种事情的人。”

    那医生看着眼前歇斯底里的男人,忽然觉得他其是有几分的可怜:“那位女士说来也是奇怪,她和这位程琳小姐好像不是同一个姓氏,但是她却是和程琳小姐有着养姐妹的关系,你作为程琳小姐的丈夫,难道不知道这件事情么?”

    乔一鸣心脏忽然停了看,他从来都不知道,原来程琳的父母曾经是有收养过程琳的。

    因为但是程琳家里的状况,她是被一个人扔在家中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