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0章 番外近百个未接电话
    有个小护士跑到外面去找人签字,可是到了外面之后,却发现没有一个女子的亲人在。

    程琳的情况十分危险,医生也感觉到程琳的血流量不太正常,这个时候是没有人会贸然手术的。

    程琳气若游丝,她有些期盼的看着医生,说:“这场手术,我自己给自己签名。”

    “可是……”

    以前医院里还真的比较少有孕妇自己给自己签字的情况,而且眼前的这个亚洲女人,看起来实在是太过于虚弱了,好像一个不留神,这个人就会离开这个世界一样。

    哪里有人敢这样的随意手术的?

    “可是你现在的身体,能够用笔吗?”

    程琳笑了笑。她的手上,满满的都是鲜血,分明已经没有一点的力气了,但竟然奇迹一般的在手术书上签了字。

    程琳看着自己的肚子,他虽然是真的已经不想要活着,但是,这个孩子是无辜的。

    她就算是想死,也不能带着自己的孩子一起死。

    程琳不认为自己对于这个孩子有多么深刻的感情,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这样的自私。这个孩子应该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也应该去好好的看看外面的人,有自己的人生。

    虽然程琳是孩子的母亲,但是那不说明自己就有权利决定孩子的生死。

    医生都被程琳的坚韧打动,尤其是一个母亲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你的时候,他的手指都在颤抖。

    程琳知道这个医生应该就是郑菲林买通的医生,所以在一开始接生的时候就不太尽心。

    但是程琳一开始想的只是自己不想活下去,完全没有自己的孩子的事情。

    这医生大可以在自己生下孩子之后在动手的。

    程琳看着那医生,忽然之间伸手握住了男人的手:“救救我的孩子。”

    说完这一句话,程琳忽然就没有了力气,直接陷入了黑暗之中。

    程琳从来没有一刻有这种解脱的感觉,结束了,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手术室门口的等孤零零的亮着,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注意,知道它熄灭,也没有人注意。

    一天之后,乔一鸣又接到了美国的电话,他看着那个号码就眉头紧皱,直接按了挂断电话。

    营救阮小溪的计划正进行在最近要的时候,程琳就算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也等到他回去之后再说。

    乔一鸣是知道程琳的,这个人的心一向都软的特别惊人,他就算在生气,只要闻言软玉的红上两句,就不会太过于怪罪了。

    乔一鸣一直都把程琳吃的死死的,这也是她有恃无恐的原因。程琳这个人就是这样,同样的套路里你一遍遍的套她,她都还是会上钩的。

    程琳对自己真的爱的惨了,也是爱的太深透了。所以程琳一次次的逃离,其实最后还是回到了自己的身边,不是吗?

    随意乔一鸣并没有太过在意,直接把自己的手机放回了口袋,按下了关机。

    他想:只要两天。两天之后,他就会回去,回到自己的妻子的身边,然后这辈子他还是想和程琳一起生活下去的。

    但是程琳最好也不要总是会和阮小溪过不去。

    乔一鸣想好了,自己这次回去,一定要和程琳说个明白。

    可是乔一鸣没有想到,这次的营救计划,并没有想象中的成功,竟然一拖就是五天。

    好在最后阮小溪还是活了下来,乔一鸣看到阮小溪在乔弈森怀抱里的时候,这才松了一口气,她这个时候才想起来程琳的事,忙的问了一句:“今天是几号?”

    乔弈森打开手机看了一眼:“还差一天就是程琳的预产期了。”

    阮小溪这个时候才惊魂未定的看着眼前的乔一鸣,说了一句:“狮子啊是非常抱歉了,连累你了。”

    乔一鸣看着阮小溪的脸,笑了笑,说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就算是我不在她的身边,她也还是能够平平安安的把自己的孩子生下来的,毕竟那个可是程琳。”

    说着,乔一鸣就打开了自己的手机,一打开就发现自己的手机上竟然有近百个电话未接通。

    乔一鸣不由得觉得有几分那奇怪,在乔一鸣的心里,程琳的性格温婉贤淑,就算是他打电话过来,也只是一个而已,是绝对不可能几乎要打爆他的手机。

    而且上面的电话号码,看起来并不够是程琳的电话号码。

    除非是真的出了什么大事,乔一鸣回拨了回去,心中隐约有了些不大好的预感。

    可是电话打过去没有任何人接通,乔一鸣心慌意乱,一个个的回拨回去,却完全没有任何的回应,乔一鸣的眼神沉闷,胸口也像是哑了什么巨石。

    她放弃了拨打这个陌生号码,翻过去给程琳拨通电话,以前的时候,只要是她的电话,程琳都是第一个接起来的,但是这次,乔一鸣打过去,是关机。

    乔一鸣皱眉,程琳是个做事拘谨的人份,她的手机往往都是近乎百分之五十的电量,就会充电,怎么会到了现在是这么个情况?

    乔一鸣又拨回了家中的电话,这次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

    乔一鸣皱着眉问:“怎么回事,夫人呢?”

    那边接通电话的人,声音战战兢兢,很久才说了一句:“夫人,难产……”

    乔一鸣的心脏狂跳:“难产?怎么回事?不是们明天才会是预产期么?”

    那边的佣人吱吱呜呜的开口:“少爷,其实您走的那天,夫人就已经临产了,比预产期早了一个星期。”

    乔一鸣的头轰的一声发炸,他呆呆地握着手机,不知道应该如何言语,这时候,他听到那边的人说了一句:“夫人难产……去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