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8章 番外你好好的等我回来
    乔一鸣把手机放回自己的口袋里,他看了一眼时间,这才松了一口气,他走到程琳的面前,脸上带了一点的哄骗:“程琳,我这次是一定要去的,你就不要闹脾气了,我这段耗时间对你还不够好么?”

    程琳呼吸都要停了,她肚子里的坠痛一点点的加深,她面无表情的听着乔一鸣说话,听着这个男人是怎么一句句,把那些可笑的理由摆在自己的面前。

    乔一鸣说:“程琳,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你就不要赌气了,你等我解决完了那边的那些事情,我就回来,到时候我会一直都陪着你的。”

    “还有小溪不是你的姐妹么?她遇上了这样的事情,你怎么能够这样的冷漠?”

    程琳听着乔一鸣的话,她觉得可笑。她自己都已经不想活了,他还会在乎那些曾经伤害过她,或者说间接的导致了她的不幸的那些人了么?

    但是程琳没有说什么,她忍住身下一阵的疼痛,反而是回头安慰乔一鸣:“你说的对,那你快些去吧,早点回来。”

    程琳的话说的一点也不诚恳,但是乔一鸣竟然真的相信了,他的眼睛里好像是些庆幸,他在程琳的额上落下了一个吻:“还,那你好好的等我回来。”

    程琳笑了笑,似乎是有些残忍:“好的,我等你回来。”

    乔一鸣走了,在离开门之前都没有回头看上那么一眼,有没有看看自己的妻子的脸色究竟是怎么样的惨白一片。

    程琳等到乔家别墅的门闭合紧紧地闭合之后,才终于呻、吟出声,太痛了,实在是太痛了。

    几乎痛到没有办法呼吸,更没有力气叫出别人的名字。

    她肚子里的东西好像是要把自己的五脏六腑都拉扯而出,她跌倒在地上,看到自己的身下竟然已经有了血迹。

    程琳这个时候竟然都不会觉得惊慌,反而是有种尘埃落定的感觉。

    他真的想看一看,乔一鸣在回来的时候,看到自己的尸体的时候,会有什么样的感觉。

    程琳喘着粗气,她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一种愤恨。

    她不是圣母,不可能对于乔一鸣虚伪的欺骗无动于衷。人心都是肉长得,她程琳也是会因为这些事情感觉到无法呼吸,感觉到完全没有办法承受。

    自己预料到的情况,在确认之后,她还是会觉得痛苦。

    乔一鸣的行为让程琳真的认识到,自己在乔一鸣的眼睛里就是这样的一个无关紧要的存在。

    程琳知道,就算是刚刚自己紧紧的拉住他的手,让他不要离开,有人会害我,乔一鸣也不会相信。

    因为他已经据地自己是在嫉妒阮小溪,在争风吃醋。

    他给了乔一鸣一点的面子,也给了自己一点面子。

    也不知道究竟是过了多久,程琳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了时间的概念,因为现在开始的每一秒都让她感觉到度日如年,无法忍受。

    终于还是有佣人从厨房出来,看到倒在血泊里面的程琳,不由得惊叫一声:“夫人!您这是怎么了!”

    程琳已经没有力气说话,肚子里的小东西就像是他的父亲一样完全都不体贴。她感觉自己真的就快要被他生生的撕裂了。

    她这样一叫,已经有旁人围了过来,有人七嘴八舌的说着:“夫人现在的状态十分不好,快些叫救护车啊……”

    “还有,快些打电话通知少爷一声。”

    程琳隐约听到有人打电话给乔一鸣,通话挂起了很久很久,久到程琳觉得这个电话都要挂断的时候,乔一鸣才接起来。

    其实乔一鸣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自己有个习惯,他因为在商场呆的时间久了,遇上的每一个电话,都会先略微思考,想一下这个人究竟应该怎么应付,有没有必要联系,才会接通。

    但是,唯一一个例外就是阮小溪。

    只要是阮小溪的电话,乔一鸣看到了就会马上接通,并且要是因为一些事情耽误了,没有看到,在看到的第一时间就都会马上打过去。

    程琳的手机声音有些大,她听到里面乔一鸣有些不耐烦地声音:“怎么了?不是说会在家里好好的等我么?”

    佣人没有想到自己一向脾气这么好的少爷竟然会莫名其妙的发火,一时间声音也吓得有些发抖。

    “少爷,夫人要生产了,但是现在看起来好像很不好的情况,您这是去哪了?”

    乔一鸣那边顿了顿,很久他才压低了声音说:“这是夫人让你们这样骗我回去的,是么?”

    “陈医生对于孕妇非常了解,他说了是哪一天一般都不会差超过三天的时间,夫人既然是顺产,没有理由会在这个时候生产的。”

    程琳听了这话,只觉得心里一片冰凉。乔一鸣总是能够在她认为已经是极限的情况下,让她知道还有很不堪入目的现实在她的身后等待。

    程琳忽然之间说不出话来,旁边的佣人们也都用一种同情的眼神看着她。

    那佣人还是想解释一些什么:“少爷,我说得都是真的……”

    乔一鸣的语气明显的暴躁:“行,就算你说的是真的,那就快些把她送因医院,你和我打电话又有什么用?”

    那佣人没想到一向对自己的夫人这样上心的乔一鸣竟然能够在这种危急关头说的这样难听,每个人都愣住了,只有程琳还是带着淡淡的笑,轻声说了句:“行吧,把手机给我。”

    程琳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力气,他觉得自己必定要和乔一鸣说些什么,一定要亲口告诉他。

    不然的话,她不会甘心,就算是死了她也不会甘心。

    手机到了程琳的手边,程琳勉强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一鸣,竟然被你猜对了,刚刚那些话是我让下人们这样说的。”

    乔一鸣在那边语气冰冷:“程琳,我已经和你说的清楚,我会回来陪你,只是现在我需要过去一下,你有什么好闹得?”

    “你以前不是这种小肚鸡肠又善于妒忌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