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7章 番外你紧张的是另一个女人
    日子倒是过得不紧不慢,只是说卓萱一直都没有能够醒过来,韩启非一直都陪在卓萱的身边,从未说过一次放弃。

    只是在他知道程琳和乔一鸣之间的关系之后,他的态度明显的冷漠了很多。程琳没有办法怪罪的。

    韩启非为了她放弃了自己辛辛苦苦一手打拼下来的事业,只是想帮助她逃离乔一鸣,可是自己竟然自甘堕落,又重新回到了那个魔窟。

    程琳自己都为自己感觉了不齿。但是她还是依旧担心卓萱的身体情况,哪怕是知道自己只不过是倒贴人家的冷脸,她还是会每天都打一个电话过去。

    日子就这样来到了程琳预产期的前一个星期。

    这几天乔一鸣真的十分的注意,就连上个厕所都会陪在程琳的身边。

    程琳笑了笑,什么也没有说。都已经是老夫老妻,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地方?

    程琳的脚上浮肿,乔一鸣很多地方都是会抱着她出去的。

    程琳经常调笑道:“我问你,你要是把我摔下去怎么办?”

    乔一鸣摸了摸程琳消瘦的锁骨,说道:“不会的,你看看你究竟是消瘦到了个什么地步。你要是胖上二十斤才算是正常体重。”

    话是这样说,但是程琳能够感觉到乔一鸣报的越来越费力,但是这个男人还是每天都在坚持。

    这个孩子真的是长得大了。

    程琳有的时候看着自己的小腹都会惊叹,女人真是一种神奇的生物,自己的小腹真的能够被撑得这样的大小。

    在这之前,程琳是从来都没有想象到过的。

    这天程琳正在和乔一鸣一起吃饭,今天这个日子十分发闷,程琳解开了自己胸前的两个扣子,但还是觉得有些喘不上起来。

    是不是快要生产了?

    程琳想了想,又低头看了眼自己的小腹。今天这个孩子实在是非常的安静了,和前几日的闹腾完全不同。

    应该也不是要生产了。

    就在这个时候,乔一鸣的手机响了。程琳一口口的往自己的嘴里送饭,一边看着乔一鸣的反应。乔一鸣低头看了眼手机,脸上的表情立马就严肃起来。

    程琳不再看他了,她知道这个电话一定是阮小溪打过来的。

    出了阮小溪,没有人能这样牵动她的信了。

    程琳忽然觉得有些无趣,但是又说不出来是哪里无趣。她的肚子有些不大舒服,程琳吃饭的动作慢了一些。

    乔一鸣的声音温柔,就像是这几天的时候面对自己的时候一模一样。

    “怎么了?”

    那边的人好像是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乔一鸣的脸色顺便变得惨白,他说了一句:“好的,我马上过去。”

    程琳听到了他这句话,在旁边问了一句:“怎么了?是发生什么了么?”

    她已经把话说出了口,但是却发现乔一鸣的心思完全都没有在自己的身上,她一动不动的听着电话里的声音,像是外面发生的一切都不在乎,也不会听得到什么。

    程琳嗤笑一声,她没有继续问了。

    他知道就算是现在她和乔一鸣说些什么,这个男人也不会在乎。毕竟他喜欢的人是阮小溪,虽然乔一鸣这段时间对自己还算得上是好,但是替身终究就是替身,平日还能够好好的对待,但是要是原主发生了点什么,她的心思就完全没有在自己的心上了。

    程琳的眼睛里有些微弱的光,等到乔一鸣把电话挂断之后,她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怎么了?”

    乔一鸣说:“小溪被人绑架了,我必须赶快去救她。”

    程琳只是深深的看着乔一鸣:“乔一鸣在她的身边不够么?要是你去了的话,能有什么更好的解决办法么?”

    乔一鸣一时间有些词穷,是的,她就算是过去了,其实也没有什么意义,乔弈森能够做的远远比他要多。

    更何况,那是他大哥的女人。

    但是乔一鸣就是想去,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竟然会这样固执,她就是认为阮小溪只要是遇上了危险,自己就应该出现在身边。

    程琳又问了一句:“这个电话是谁打给你的?”

    乔一鸣愣了愣:“是大哥。”

    程琳不由得冷笑了:“你大哥为什么会用阮小溪的手机打给你?他自己没有电话号码么?”

    乔一鸣被这样一问才忽然发觉了这一点,他愣的说了一句:“那是因为,我大哥他习惯了吧,就算是小溪被绑架了,他也习惯的用小溪的手机和我联系。”

    程琳捂住了自己的肚子,她好像今天是吃坏了些什么东西,明明还没有到预产期,肚子竟然有些隐隐作痛。

    “你啊难道还不明白么?乔一鸣?”程琳说:“你大哥在这种危急关头,用阮小溪的电话打给你,是怕自己的电话,你不会接通,但是阮小溪的话就完全没有了顾虑。”

    程琳忽然笑的十分苦涩:“在今天之前,我还能骗自己,说你喜欢的人是我,但是我现在真的做不到了。”

    乔一鸣的脸色有些难看,他看着程琳,眉头皱起:“程琳,你在说什么,你知道么?”

    程琳笑了笑:“我当然知道。”

    乔一鸣看了一眼程琳,声音又恢复了以前的冷漠:“我从来未想到你是一个这样的女人,在这种时候,小溪危在旦夕,你都能争风吃醋。”

    程琳反被乔一鸣倒打一耙,她肚子里阵阵坠痛袭来,她说:“乔一鸣,那如果我告诉你,我现在可能就要生产了,还有可能会死,你还是会回国去么?”

    程琳说出来这话的时候,乔一鸣正在和他留在美国的私人飞机联系,听到程琳的话,乔一鸣现实愣了愣,但是之后,还是把自己应该交代的一切都交代的清清楚楚。

    程琳听着乔一鸣挂断电话,忽然之间觉得自己好像什么都不用问了,乔一鸣已经回答了她的问题。

    就算是她程琳今天死在这里,他也不在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