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4章 番外他是我想要的
    虽然不是在外貌上的相似,但是这是程琳第一次看到郑菲林之后的想法,她的眼睛好像也是有光,他的生活也好像是风风火火,这个女孩子和阮小溪不一样的地方是,她身上有种娇惯任性。

    阮小溪是完全没有任何的心机的开朗大方,而这个女孩子就有些不一样,她的开朗是娇气的发嗲。

    只是也还是十分可爱就是了。

    乔一鸣一直都喜欢可爱的女孩子,所以郑菲林其实在某种程度而言,确实是乔一鸣喜欢的类型。

    程琳也不是没有因为郑菲林而有过感情上的危机,但是最终也都一次次的妥协了。

    说到底,情感上的危机,要是想解决,也是需要乔一鸣对她有什么情感,但是,程琳完全在乔一鸣的身上感觉不到。

    乔一鸣每次都说郑菲林就像是他的妹妹一样,到那时真的会有妹妹一直在学校里宣称自己是被乔一鸣包、养的,其实自己的这个哥哥一直都不喜欢自己的嫂子,只是不好意思踹掉她而已。

    毕竟这个女人已经不再年轻了,还曾经为乔一鸣当过刀子,受过伤。

    就算是出于情分,他哥也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的,

    程琳不是没有听到过这些闲言碎语,可也完全没有放在心上,毕竟她不能够堵住悠悠众口。

    而且,郑菲林说的好像也没什么错,乔一鸣也的确是因为自己之前的情分,才会留在自己的身边。

    一开始的时候,程琳只是想要待在乔一鸣的身边,现在也就真的只有这么一个卑微的请求了。

    程琳回想起自己和乔一鸣的五年,两年的注视暗恋,三年的陪伴,现在好像真的得到了这个男人的关心。

    也不算是亏。

    下午的时候,有人来了家中,给家中的地板上铺上了一层防滑的毛毯,就算是赤着脚踩上去,也不会觉得冷。

    晚上,乔一鸣回来,还没有等程琳说话,就直接一手抱住了怀中的女人,问道:“怎么样?这毛毯你喜欢么?”

    程琳没有说话。

    “我看你脚都浮肿了,就派人送来了。你要是觉得不舒服,我们就继续扯下去就好。”

    程琳摇头,轻声说:“没有,真的很好,我很喜欢。”

    乔一鸣这才松了一口气,他自己解开自己的衣裳,说:“这段时间你的身子不大方便,就不用你来照顾我了,换成我来照顾你。”

    程琳眼睛看着眼前的男人,几乎要溺死在男人深情的眼之中。

    但是程琳还是敏感的感觉到有些地方好像不对。

    因为乔一鸣的变化实在是太过于突然了,突然到了她没有时间想明白乔一鸣为什么会忽然想通。

    只是温柔的陷阱谁都会沦陷,就算是程琳也不例外。

    第二天一早,程琳睁开眼睛的时候,乔一鸣已经不在床上了,她好像也没有什么很大的感觉,她眼睛在房间里扫了一圈。

    终究……还是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

    她光着脚下床,刚刚从浴室里洗漱出来,抬起头却乍然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是乔一鸣。

    程琳一时间有些吃惊,她问道:“你怎么在这里?你没有去上公司么?”

    乔一鸣说:“我刚刚去楼下给你准备了早餐。”

    程琳愣了,她看着眼前的乔一鸣,实在是想想不到,他这样的人,竟然会给别人准备早餐。

    了跟着乔一鸣的脚步下了楼,结果下一秒就看到了桌子上好像还不错的吐司片。

    乔一鸣说:“我以前的时候,还真的不知道自己真的还是很有做饭天赋的,第一次弄这些东西,也没有那么失败,对么?”

    程琳没有说话,这些东西现在看起来也就只是卖相还可以,谁知道味道又会怎么样?

    程琳坐在餐桌前,喝了口牛奶,吃了一口煎蛋,他不得不承认,乔一鸣好像看起来,还真的是有一定的烹饪天赋的。

    “这是你第一次下厨?”

    程琳问道。

    乔一鸣愣了愣,最终还是点点头说:“是啊。”

    程琳有些赞赏的看着自己的男人,说道:“那真的还算是不错了。”

    能够的到程琳这种烹饪顶尖的人的夸奖,那就真的是不错了。程琳一边吃饭,一边掏出自己的手机和韩启非打电话。

    卓萱这么久了,还没有醒过来,虽然她的生命看起来好像是完全没有了顾虑,但是还是迟迟未能醒来。

    程琳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按理说程琳只不过是因为心脏衰竭的昏迷而已,为什么现在她的身体手术都已经完成,还是没有办法醒过来呢?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韩启非的声音低沉沙哑:“程琳,她今天还是没有能够醒过来。”

    程琳一时间愣了,她抓着自己的手电筒问道:“还没有醒过来?那医生说了设呢么没有?”

    韩启非这几天已经非常疲倦,她叹息的开口:“医生说,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程琳这么久都没有醒过来,他也说不清楚。”

    乔一鸣这时候在旁边问道:“怎么了?”程琳的脸色实在是难看。

    韩启非那里根本就不知道程琳已经和乔一鸣和好了,他乍然之间听到了乔一鸣的声音,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刚刚的那个人是谁?乔一鸣么?”

    程琳咬紧了自己的嘴唇,最后还是回答了他的话:“是,是乔一鸣。”

    韩启非的声音骤然停了,他问程琳:“你怎么又回去了?你难道不知道我们是用了多大的力气才把你弄出来的么?”

    程琳闭上眼睛,忽然之间不知道自己究竟应该说什么好。

    她不能为自己解释,如果要是解释了,就肯定会让韩启非觉得是自己和卓萱拖累了她。

    程琳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我和切尔西在一起呆了一段时间,还是觉得没有办法忘记乔一鸣,我是自己回来的,前段时间真的是抱歉了。都怪我没有想清楚自己究竟是想要什么么,才害的大家一起费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