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3章 番外不爱的事实
    程琳笑不出来了,他觉得自己的心脏像是被千万根针扎一样,忍不住眼圈通红。

    那是她第一次确认乔一鸣不爱她的事实。

    虽然中间有些不甚愉快,但是最后这顿饭还是吃的不错,程琳的手艺就是保障,每个人在尝到饭菜的味道之后都是赞不绝口。

    阮小溪凑过来问她:“程琳,你怎么学的做饭啊,改天教教我好不好?”

    程琳正在吃着一口白米饭,她看着乔一鸣的筷子夹了青菜放在阮小溪的碗里,又看到乔弈森也是同样夹了块牛肉放在阮小溪的碗里。

    她笑了笑,说道:“好啊,改天等到你以后时间了,直接约我出来就好。”

    乔一鸣听了程琳的话,不悦的皱了皱眉头,他对阮小溪说:“就你这样子的,还想下厨房?你不要把自己的手指头切断了。”

    阮小溪哼了一声:“你可不要小看我,我这是还没有学会,等到我学会了以后,肯定吓死你们。”

    乔一鸣也笑了:“我倒是不怕你吓死我们,我是怕你毒死我哥。”

    程琳在旁边一个人静静地听着这家人的嬉笑怒骂,她就像是一个外人一样,一言不发,既融合不进去,也不想融入进去。

    她忽然发现自己竟然还是完全没有什么情绪,她原本以为自己看到乔一鸣和阮小溪的相处之后,可能会忍受不了,可能会选择离开。

    只这之前,程琳就曾经想过,如果有一天乔一鸣遇上饿了自己喜欢的人,遇上了自己真正爱着的人,那他应该怎么办?

    肯定会直接离开的吧,然后祝福她们幸福,可是事到临头,程琳却发现自己压根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豁达。

    她真的无法做到像自己预想到的那个样子,她只是静静地待在乔一鸣的身边,想着只要他还需要自己的一天,没有赶自己离开,哪呀就这样下去,带着男人的身边。

    不知不觉程琳已经吃完了一碗米饭,她一口菜都没有吃,因为她不好意思伸出手去,在这个家里,他好像是最底层的那个,甚至程琳还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上了餐桌的佣人。

    虽然那些主人没有在意,也邀请了她,的那是她还是不能够太过于放肆,因为那样自不量力的话,只会让人感觉到不悦。

    程琳这辈子从小就已经见惯了人们的眼色,她是乔一鸣的女人,但是就连乔一鸣都没有拿他太过在意,她就真的是没有一点地位的存在。

    乔一鸣把她当成什么,别人也就会把她当成什么。

    阮小溪在和乔弈森说自己今天压根就不想过生日,一鸣现在学业那么忙,眼看着就要毕业,还要抽出时间回一次家,实在是太让他觉得不好意思。

    程琳听着,默默的放下自己的碗,其实这不一定是乔弈森知会的,是乔一鸣自己记得的。

    其实程琳和阮小溪的生日很近,前前后后压根就没有差了几天。

    分明就没有差上几天,但是乔一鸣却完完全全不记得自己所谓的女朋友的生日,反而是对于自己嫂子的生日记得十分清楚。

    说来也是可笑。

    乔一鸣在几天前就一直问程琳:“你们女生有什么喜欢的东西?”

    程琳心中一跳,恍惚中还以为是乔一鸣在挂念自己的生日,程琳说:“我觉得都还好,主要是看他喜欢什么了。”

    当时程琳只是随口说了一句,他没有想到乔一鸣竟然沉思了一会,第二天就带着她直接出了门。

    乔一鸣说:“在商场里逛逛,好好想想,一般你们女生喜欢一些什么。”

    程琳当时十分用心的挑选了一块女士用表,其实价钱不算太贵,只是用了细小的钻石在表盘外边缘镶嵌了一连串的图案,看起来十分的可爱。

    只是程琳没有想到自己尽心尽量挑选的东西,会在现在出现在阮小溪的生日会上。

    程琳没有说话,她只是冷静的看着乔一鸣把手表送给阮小溪。

    阮小溪打开盒子,看到了里面的东西,一时间有些惊讶:“一鸣,不愧是有了女朋友的人,就连选东西上也深的是长进了太多太多。”

    阮小溪说着又回过头看着程琳:“一定是程琳教得好,把这个大直男也调、教的会买东西了。”

    程琳只是笑了笑,是的,她是调、教好了乔一鸣,让他去给别的女人买东西。

    乔一鸣压根没有看程琳一眼,反而是问阮小溪:“怎么样,你喜欢么?”

    阮小溪点点头:“我很喜欢。这是你这么多年送给我的东西里,我最喜欢的一个。”

    阮小溪那个时候甜美的笑容像是一道符咒深深的烙印在了乔一鸣的心里。从那以后,接下来的几年的时间里,每次阮小溪过生日,乔一鸣都会带着程琳出门挑选。

    而且每一次程琳选出来的东西都不会让乔一鸣失望,也不会让阮小溪失望。

    程琳和乔一鸣相处了也已经有五年的时间了,从他们在大学的时候就在一起,直到现在他们都已经毕业了,被一纸婚约束缚,乔一鸣都还是没有能够记得自己的生日。

    只是乔一鸣刚刚也说过了,以后会加倍的对自己好,如果等到来年,乔一鸣会不会记得呢?

    程琳从来没有怀疑过乔一鸣对阮小溪的喜欢究竟是有多么的深沉炙热,就像她开始的时候还会吃醋嫉妒,但是之后也就习惯了。

    到那时她越是想要融入乔一鸣的生活,越是想和他们好好的在一起,乔一鸣就越是对她冷漠。到了最后,好像就已经完全忽略了自己的身边还有程琳这样一个女人的存在。

    程琳有的时候想想,那好像也确实是因为自己越发的不懂事,越发的沉闷了吧。

    乔一鸣并不是一个多么冷漠的人,这么多年以来,程琳在他的身边,也看他像是帮助自己的时候那样,帮助了不少的人。

    但是没有一次例外,程琳看到那些那孩子都多多少少在身上有阮小溪的影子,其中最为像阮小溪的,就是郑菲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