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1章 番外我会保护你别怕
    程琳确实已经坚强的时间够久,久到所有人都认为她不会受伤,但其实她一直都想要一种安定的生活。

    这也是之所以她会想要留在乔一鸣身边的原因,乔一鸣给了她人生中第一次安全感。

    她一直都期盼着那天那个阳光明媚的大男孩会回来,会回头看她一眼,会继续说“我会保护你,不要害怕。”

    之后,程琳打开了那张卡片,那张卡片的确是存了不少的钱,多到有那么一瞬间他目瞪口呆。

    但是程琳没有动过,那里面一分钱。

    她有想过打电话给那个男孩子,让他把卡给收回去,但是每一次打过去电话都没有接通。

    经过那天的事情以后,那些小混混也不敢找他的麻烦了。

    程琳,听说这个男孩子好像是什么很有名的企业家的二子。

    那些小混混也是有些眼力见儿的,知道什么人他得罪的起什么人,他得罪不起,被教训之后就不敢再有什么妄为的行动。

    毕竟这个看起来好像贫穷的一无所有,也不是十分美貌的女孩子,是受到人的庇护的。

    也是在看到这些人对她毕恭毕敬的时候,程琳忽然意识到,男孩子给她电话号码,可能就只不过是一个礼貌性的保护行为,让以后还敢伤害她的人小心一点。

    程琳苦笑,他再也没有给乔一鸣打电话。

    之后就是非常偶然了,程琳再见到他时,是开学了的时候。

    程琳千辛万苦还是凑够了那笔钱,等到他来到学校的时候,竟然发现那个救过他的男孩子。是他们学校的学长,而且还是学生会主席。

    当他在学生会主席演讲台上看到这个男孩子的时候,的心脏有那么一瞬间的停止了跳动,他忽然意识到自己是那么深深的喜欢他,一见钟情。

    程琳那么想要见到他,在见到他的一瞬间,就控制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

    程琳在这次学生宴会结束的时候,她挤到了乔一鸣的身边,她拿出那张被她好好保存的卡片,对乔一鸣说:“谢谢你上次帮了我,这是你上次给我的钱,我没有动,因为我觉得我的摊子不值这个价钱。”

    乔一鸣迷惑的看着他,很久才说:“请问你是?”

    程琳这才猛的抬起头,看着眼前,一脸迷茫的男人。

    她以为男人是记得她的,可没想到他却好像完全忘怀。

    她所在意的,她所看重的,可能在这个人的眼里,不过是一场过眼云烟而已。

    程琳支支吾吾的解释道:“我就是上次你在学校门口救过的那个人……你不记得了么?”

    乔一鸣看了他很久,才忽然抓抓自己的头发说:“哦,是你呀,你有什么事吗?后来那些人又欺负你吗?”

    程琳摇头说:“没有,只不过你给我这张卡片里面的金额实在太大,我不能接受,我现在想还给你。”

    乔一鸣看了一眼程琳手上的卡片,好像压根儿不记得自己曾经给过他这么一个东西。

    “没有关系,既然说是赔偿你的,那就是说明这个东西在我心里值这个价格,你不用太在意了。”

    说着,他拍了拍程琳的肩膀:“我很高兴你还能够记得我。”

    乔一鸣笑了,可是程琳笑不出来。

    她记得这个男人,记得那天发生的一切,可是这个男人却已经完完全全的不记得了。

    但是她也只能装作十分豁然的样子,好像完全不在意的说着:“谢谢,谢谢。”

    最后她把卡片塞进乔一鸣的手里,直接跑开了。

    她还记得乔一鸣手上拿着那张卡片,看着自己的背影能出神的模样。

    程琳心想,虽然之前的事情没有能够让他记住,但今天这件事总算是能了吧。

    之后程琳也曾经在学校里多次遇见他,每次他都是那样生动,飞扬跋扈。

    他灿烂的就像是一道阳光,直直的射到每个人的心里,他在默默注视着乔一鸣的时候发现,其实还有很多目光和自己一样,一直投射在他的身上,只不过程琳的目光是里面最深沉,也是最执着的一个。

    在大二那年,他和乔一鸣之间终于迎来了一个转机,经过两年的时间,乔一鸣已经完全不记得程琳了。

    那天他好像心情十分不好,自从这次放假回了家,再回到学校之后,乔一鸣就一直郁郁寡欢,闷闷不乐。

    程琳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也不敢随意的猜测,但是他隐约察觉到,绝对是什么,在他心里能够留下创伤的事情。

    那天乔一鸣喝的大醉伶仃,群魔乱舞的酒吧里,是程琳把他从酒吧里拖了出来。因为说来也是凑巧,程琳就在那里打工。

    之后她把乔一鸣放在了自己的肩膀上背回了家。

    只是那一天,程琳没有想到,在她帮乔一鸣清洗身体的时候,这个人会忽然之间扑到自己的身上,撕碎她的衣衫,狠狠的要了她。

    程琳被按在浴室里贯穿的那一瞬间,四肢都是冷的。

    好像没有绝望,她好像一直在等这么一天,她好像一直希望有一天,能够和乔一鸣有更深一步的接触。

    所以那个激、情而放、荡的夜里,程琳并没有多加拒绝,就接受了这个男人,以至于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乔一鸣看着一片狼藉的浴室,看着倒在自己身边的女人,还有两个人身下鲜血淋淋的模样。

    他完全失了神,他阴沉着脸色问她:“我昨天晚上对你做了什么吗?”

    程琳摇摇头说:“没有,你没做什么。”

    程琳不需要乔一鸣对她负责,她也知道乔一鸣这样的人是不可能会娶她。

    他的家世显赫,他以后会有更好的女人陪在身边,她可能就只是他生命中的一个过客而已,但是只是这样,他也不觉得后悔。

    能和自己这样喜欢的男人有意义的鱼水之欢,也已经足够让她回味一生了。

    只是程琳没有想到乔一鸣居然是一个这么负责任的男人,从那天起以后他就承担了程琳下半生的生活,他觉得自己有责任,有必要要和她在一起。

    虽然乔一鸣一直把那天的事归结为是春、药作祟。但是若是程琳激烈反抗,凭借乔一鸣大醉的模样,也是不可能成功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