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7章 番外让我好好抱抱你
    程琳看着眼前有些无助的男人,过了一会才说:“我觉得我到现在还是爱你的,只不过我们之间隔了太多东西,让我没有办法抓到彼此的手,我爱你是没有用的,你从来不曾爱过我。”

    有些话不是程琳为了哄骗乔一鸣而说出来的,而是程琳真的这样想,她直到现在也没有办法完全做到,对于乔一鸣无动于衷。

    他能做到的只不过是自己变得冷漠,再冷漠,让自己不在有一些可笑的期望,这样的话就不会伤心。

    但如果他要是真的对乔一鸣没有任何的感情,又为什么会觉得在他身边不如去死?

    完全置身事外,才会做到古井无波。

    程琳以前也有想过,只要在乔一鸣身边蹉跎过这段日子就好,他迟早还是会厌烦的。

    可是他却越来越觉得日子生不如死。是为什么呢?程琳想了想,可能还是因为有些东西不甘心。

    就在今天的时候,郑菲林问他是不是得了抑郁症?程琳不是没有怀疑过自己,他也觉得自己好像是有些地方不太正常,只是乔一鸣一直都觉得他是正常的,他也就只能说自己是正常的。

    程琳是有想过去死,但是却真的没有过自杀的念头,不单单是因为他答应了乔一鸣,也是因为他对自己生命的负责。

    他一个人从小活到大,都是自己一个人,生活艰辛,十分不易,她是那么拼劲全力的生活。

    她也知道生的美好,也渴望着生活,但如果要是生活实在让他觉得实在是无力继续,他也不害怕选择死亡。

    只是他个人,是不会主动去选择,除非被逼无奈。

    他忽然想起了今天他和郑菲林说的话,看看眼前的乔一鸣。对了,自己两个月以后可能就不会再呆在这个人身边了。

    原本自己心里压抑的感觉瞬间消失,有了一个时间作为限期,日子好像就不会那么难捱,程琳自己甚至可以能够好好的和乔一鸣说话了。也不再吝啬表达自己对她的爱意。

    毕竟他们都已经没有太多时间了,他没有太多时间去消磨,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浪费。

    就只有不到两个月而已,就算是痛苦,能痛苦到什么地步?

    反正现在的乔一鸣也能够做到好好的对她。

    以前的时候,那种冷漠已经在他身上消失的完全不见,不管是不是虚伪,现在乔一鸣的确是比以前改善了很多。

    程琳说:“乔一鸣,你知道你自己做错在哪里了吗?你不应该逼我,而是应该想清楚你自己究竟想要什么,然后再来告诉我。”

    “其实你自己现在都不明白你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把我绑在身边,以为我们两个之间就是牢不可破,但是如果是没有感情的捆绑,只会让两个人都不幸福,好在我现在还爱你。我总会让你幸福。”

    可是你想要的,我全心全意的爱恋,我是已经不可能再给了。

    这句话程琳没有说出来,她只是淡淡的笑。

    有了程琳的一句承诺,乔一鸣忽然安了心。

    只要程琳还爱他,就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只要两个人能够肩并肩的走下去,迟早有一天回顾现在的一切,只不过是年轻时的曲折而已。

    程琳整理了自己的衣裳,她看着乔一鸣身下鼓起的一团,她压在乔一鸣的身上,唇贴上了乔一鸣的脸颊,她笑得像是朵剧毒的罂粟花:“怎么,要我用手帮你么?”

    乔一鸣点头。

    程琳拉开乔一鸣的腰带,伸出手去触碰他的东西。乔一鸣的脸色骤然通红,这样的程琳他已经很久都没有见到过了。

    以前的时候,程琳还会因为想要陪在他的身边。这样的程琳好像是回到了以前,那个全心全意爱着他的样子。

    程琳的手已经握上了乔一鸣的身体,他深深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在她动作的时候,他忽然之间攥住了程琳的手。

    他忍不住在程琳的眉心落下了一个轻吻:“不用了。”

    程琳略微有些吃惊:“不用了?真的不用了?”

    男人都是**的生物,没有人会喜欢在这种情况下叫停。程琳皱着眉,有些怀疑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你怎么了?”

    乔一鸣把自己的头埋进程琳的肩膀,他亲吻女人的脖颈,说道:“不用了,这样就够了,让我好好的抱抱你。”

    乔一鸣真的已经是很久都没有见到过这样的程琳了,那个像死人一样待在自己身边的人眼睛中终于又有了光彩。

    乔一鸣细细的磨蹭程琳的衣裳,说道:“我一开始的时候,只是想你留在我的身边就已经够了,但是一旦我真的得到了你,又想要你变回原来的样子。”

    “你不知道这段时间你几乎把我逼疯,我虽然能够做出来一种温柔好像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但是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还能够装多久。”

    乔一鸣终于把自己想说出来的话都说出来,他说:“我以前的时候一直都说要尝试着爱上你,但是我可能早就已经爱上你了,不过是我自己还没有发现而已。”

    “我没有太过于关心你的生活,这个是我的不对,因为我总是以为你能够把自己照顾的很好,我以后一定会记住你的生日,你从今以后的每一个生日我都会记得。”

    “我也不会再限制你的行动,你要是想要出门,就随意的的出去好了,卓萱的事情你也不要觉得是欠我的,我那个时候之所以会让你说出那些话来,我是真的气疯了。”

    程琳看着乔一鸣,她忽然有些怀疑,自己眼前的这个一直在吐露心声的男人究竟是不是她认识的那个乔一鸣?

    乔一鸣真的会这样把自己心里所有的想法一字不差的说出来么?

    程琳没有继续听完他的话,只是问:“乔一鸣,你觉得你爱我么?”

    乔一鸣点点头,在程琳的脸颊上落下了一个吻:“我爱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