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5章 番外我从没有喜欢过你
    那里的生活肮脏,腐臭让人无法忍受。他的运气还算不错,他只在那里待了一个星期而已,就有人把他赎了出来。

    有的时候,郑菲林还真的感激自己,这张看似清纯的脸孔,蛊惑了无数的人,为她前赴后继。

    郑菲林坐在程琳的旁边:“你还敢叫我过来,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吗?”

    程琳笑道:“如果我要是怕的话,就不会叫你过来了。而且我这次叫人来……”

    程琳的话顿了顿,郑菲林皱了皱眉头,不知道他想说什么。

    这个女人的心思他从来都猜不懂,就像他一开始的时候,竟然会把所有人都想得到的乔一鸣拱手让人。

    张菲林冷声道:“你叫我来干什么?你不要想要利用我了,绝对不可能。”

    程琳忽然抬起头,笑得灿若桃花:“我这次叫你来是想告诉你,我非常欢迎你来杀掉我。”

    这句话落下,郑菲林忽然愣了。他看着程琳,像是看了一个疯子:“你是不是疯了?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怎么会有人希望别人杀掉自己。他难不成又在设计一个陷阱,让自己一脚踩进去,然后万劫不复?

    程琳看出了郑菲林眼睛里的疑问,他说:“你不用怀疑我。我竟然肯和你说这件事情,就说明我有十足的诚意。”

    “就算是上次,我教你怎么勾、引乔一鸣的事情,如果不是你在最后把他的安神汤里加了春、药的话,现在可能躺在他床上的人就是你了。”

    郑菲林听了这句话以后,脸色十分不善,她警惕的看着郑菲林,好像怕他身上有什么录音器一样,他说:“那本身就是你让我加的。”

    程琳忽然觉得郑菲林其实也没那么愚蠢,能在这个时候还能保持十足的警惕。

    他笑了笑说:“好,就算是我最后让你做到那个程度。那是我棋差一着,本来是不应该有的,如果我没有这样的愚蠢的行径,现在你可能就如愿以偿的躺在乔一鸣的身边了。”

    郑菲林看着程琳,忽然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想的,说:“你想让我帮着你杀掉你自己,那你直接自杀不就好了吗?”

    程琳笑道:“那样的话你能解气吗?而且我答应了别人,这辈子都不会自杀。只是生活有的时候实在是太过于黑暗,让人看不到光,所以我才想用这种方法来了解自己。”

    郑菲林木讷的看着眼前的女人。他不知道这个程琳为什么总是会有这么多消极的想法,不是想把自己的男人拱手让人,就是想要自杀,郑菲林忽然心中一跳。

    “你应该不会是得了抑郁症吧。”

    程琳没有回答的话。她只是看着眼前的人:“我有一个想法,如果你能够做到的话,你的仇就报了。”

    “什么办法?”

    程琳说:“再过两个月就是我的备产期,是下下个月的十五号,你只要买通医生,造成我大出血的假象,我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郑菲林听着,程琳的话还是十分可行的。他还是有些疑问:“如果要乔一鸣查起来该怎么办?”

    程琳说:“如果你连这种事都没有方法能够把它办妥。那么你这辈子都都不可能会再办法,有机会。杀掉我报你自己心中想报的仇了。”

    程琳最后对着郑菲林淡淡的一笑。起身离开了,他已经在这里待的时间够长了,如果一会儿乔一鸣不放心找过来,正好看到她和郑菲林正在谈话,肯定会心里有些疑惑。

    到时候就算是乔一鸣,一开始没有发现什么,等到他仔细回想起来的时候,也绝对会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程琳在这个聚会上呆了一段时间以后,就真的觉得疲倦,他走到乔一鸣身边的时候,乔一鸣已经把自己想要接触的人通透,他也正要起身去寻找那个人的身影,就发现程琳已经走到了自己的身边。

    他对乔一鸣说:“我今天有些累了,不想在这里,我们回家吧。”

    乔一鸣现在对程琳的态度十分和缓,不仅仅是程琳开始对乔一鸣的行为举止作出妥协,就连乔一鸣也是如此,两个人都有意的为彼此迁就。

    就是因为太过于刻意,所以就显得更加的两人之间的关系十分虚假。

    乔一鸣虽然觉得中途退场略微有些失礼,只不过既然是程琳提出来的,乔一鸣是绝对不会拒绝。

    他正好也已经乏了:“好的,既然你已经累了,那咱们就回去吧。”

    程琳挽着乔一鸣的手臂,正往回走,忽然之间,有人就来到了他们的面前。

    程琳在一开始的时候,他以为是郑菲林,他正在心里暗暗唾弃郑菲林,为什么这么沉不住气,抬头的时候却发现竟然是切尔西。

    程琳没有想到切尔西到了现在还会出现在自己面前,她以为以切尔西的性格,在听到她刚刚那些话以后,这辈子都会对她弃之如敝,以后永远都不会出现在他的面前。

    乔一鸣就没有程琳的吃惊了,他冷冷的看着眼前拦住他们脚步的男人,说道:“请问这位先生,你是有什么事情吗?我妻子已经感觉十分疲惫了,我们正要回家,如果要是有什么其他的事情的话,麻烦您改天打电话到我们的公司预约,然后我再看看有没有时间处理。”

    切尔西的眼睛却始终没有落在乔一鸣的身上,只盯着程琳。

    切尔西说:“程琳,我想听你亲口说出来。你从来没有喜欢过我。你是自愿回到乔一鸣身边的,并且这辈子再也不想离开他,再也不想回到我的身边来。”

    程琳心里一阵酸痛。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张开口的,又是怎么木然的说出了这些话的。但是他真的说了,每一个字都像刀子一样刻在切尔西的心里。

    他说:“切尔西,你不要自欺欺人了,我真的从来没有喜欢过你,我一直都想留在乔一鸣的身边。以前的一切也都是你自作多情而已。”

    程琳在今天之前从来不觉得自己能够残忍到这个地步,她好像是硬生生的剖开了别人的心脏,看着那鲜血淋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