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4章 番外我会好好报复你
    是的,程琳已经把事情和切尔西说得十分清楚。而且估计切尔西这辈子都不会原谅她。

    乔一鸣看到程琳脸上的疲倦。也知道今天这一次聚会,如果要是让他一直陪下来,也是勉强了。他点点头,表示同意,说:“你不要离我太远,如果要是有什么情况记得叫我的名字。”

    程琳点头,离开人群,找到一个十分偏僻的角落。

    他冷眼看着聚会上群魔乱舞的人群。她表面上十分平静,而是心里却波澜起伏。

    他脑海里一直回荡着刚刚切尔西的眼神,是那样不可置信,厌恶鄙夷。

    程琳其实一开始也有想过,这件事只要从他嘴里说出来之后。切尔西是绝对不可能原谅他。

    明明已经想得清楚,但是当真正看到那个场景出现的时候,她还是没有办法接受。

    程琳想,自己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去消化这个事情。

    去消化自己背叛了那个一心一意为自己着想的男人的事情。

    乔一鸣的目光总是时不时的扫过来,像是担心他会发生什么意外,每当两个人的事情对在一起,程琳就会对桥一鸣笑一笑。

    告诉他自己没有什么事儿。

    开始的时候,乔一鸣还不太放心。后来。后来他看到程琳好像真的没什么情况,也就把心思放在身边的人周旋上去了。

    程琳自己静静的坐在角落里,忽然间感觉全身发冷,顺着那个视线看过去,却正好对上了一张扭曲愤怒的脸。

    竟然是郑菲林。

    程琳不由得呼吸一窒。

    郑菲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不是已经去送去还债了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种上流社会才能参加的聚会。

    程琳忽然有些害怕。刚想要叫出乔一鸣的名字。可又转念间又觉得好像没有什么。如果郑菲林真的对他做出了什么威胁生命的事……

    有什么不好呢?他可终于找到了一个机会,远离乔一鸣的身边,他当初答应乔一鸣自己不会自杀,但是如果是被别人杀了呢?

    程琳忽然之间觉得有几分兴奋,他定定的看着郑菲林。眼神开始的惶恐,逐渐变得平静,甚至有几份兴趣盎然。

    郑菲林原本觉得自己会对上程琳焦急惶恐的模样,却没想到这个女人只是一脸平静的看着自己,好像静静的等待着接下来的事情发生。

    在他愣神的时候。他好像看到程琳对他说:“来吧。我等着你。”

    这几乎可以算得上挑衅的话。郑菲林眼睛里凶光毕露。他非常憎恨程琳。恨不得抽他的筋,拔了他的皮。把他狠狠的踩在自己的脚下,让他尝尝自己曾经遭受过的滋味。

    天知道郑菲林是怎么从那样一个地狱里逃出来的,要不是正好遇上一个贪图她美色的客人,他赎了出来,收他做了包、养的情、妇。

    他还要在那一个见不得人的地狱里,日日夜夜承受着被男人压在自己身上的滋味儿。

    郑菲林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这么快看到程琳,就算他一开始就想着,如果有一天自己能够从这个地狱里出来,我会好好的报复他。但是他没想到这一天竟然会来得这么快。

    程琳在看到郑菲林的那一刻,忽然觉得今天这一趟真的是不虚此行了。

    她不但和切尔西撇清楚了关系。而且还找到了一颗新的可以利用的棋子。

    只是希望这一次,这个不大聪明的女人,不要再自作主张的做一些蠢事。那样的话,他绝对可以满足她的心愿。

    去死。

    这段时间程琳待在乔一鸣的身边,他每天都在想着一个问题,与其这样碌碌无为,匆促的度过自己的一生,倒还真的不如直接了结自己的生命。

    可能开始的时候,乔一鸣也有顾虑到这事,所以当时在她说承诺自己绝不会自杀以后,乔一鸣才会伸出手拥抱了他。

    既然他答应了乔一鸣的事情,就从来不会食言。

    只是。程琳还是无法控制自己的,往那个方面去想。

    程琳忽然想起有那么一天,他望着乔家外面湛蓝的天空,忽然问乔一鸣:“你说如果我有一天死了,你该怎么办?”

    当时乔一鸣是怎么说的来着?

    好像乔一鸣的脸色瞬间变得又冷又硬,他一把把自己按在床上,亲吻她的脸颊。倔强又固执的说:“不会的,绝对不会有那么一天。”

    “你这一辈子都会待在我的身边,只有我死。你才能死,你舍不得离开我的。”

    看看,这是多么霸道,又不讲理的话。

    程琳听了只能笑笑,没有继续说下去,他知道如果这个话题再继续下去,就会和乔一鸣之间产生不必要的争执,虽然两个人现在看起来关系好像是好了很多,但是那也是建立在程琳,完全屈服,完全没有自己的主见的情况下。

    以前的时候程琳是自愿的,服从他的指令,而现在程琳是有意的让自己不违背乔一鸣每一句话里面的信息。

    郑菲林没有想到,程琳的胆子竟然会这么大,她可能不知道自己如果要是再见到她,肯定是有滔天的怒意,还有恨。

    他竟然招手让自己过去。难道是有什么陷阱?郑菲林虽然这样想,他的脚步还是慢慢地移了过去。

    也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程琳行事虽然难以捉摸,但是不会真的对自己有什么威胁。

    他一步步的迈到程琳的身边,坐在程琳旁边的位置,他的眼睛里全都是恶毒的光。好像下一秒就能冲过来把他撕碎一样,只不过因为周围的人实在太多,他勉强保持着自己平和的模样,不让自己狰狞的一面全部暴露出来。

    这个时候对程琳下手,因为实在是太过于显眼了,他还要靠着自己这个金主维持自己现在稳定安乐的生活。

    这个男人被他单纯清澈的外表所吸引,下意识的认为他也是一个娇嫩的花朵,特别需要别人的保护。现在暴露出来,自己的未来只会有害处,没有好处。

    他再也不想被人送回那个地狱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