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3章 番外别让我死心
    切尔西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人,在他心里,程琳绝对不是她自己口中所说的那个样子,程琳的温柔和善良,他亲眼所见证的。

    切尔西再次找到程琳,原本只是想听到他的解释,却没有想到从他嘴里听到了他对自己这样的自辱。

    程琳挑起眉看着切尔西,说道:“怎么?你不相信吗?不相信的话你可以去问问我身边的人,看看我是不是这样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你大可以问问他们,我是一个怎么样下、贱的人。”

    程琳脸上挂着一种几近于恶毒的微笑。好像他真的是一个无耻的,把别人玩弄在自己手掌心中的那样。

    切尔西不敢置信的看着程琳。

    过了一会,他才冷声说:“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完全可以看得清楚明白。你没有必要自己侮辱自己,以拉低自己的形象让我死心。”

    切尔西用力的抓住程琳的手腕。他的目光中有那么一点儿凶狠在里面,他死死的看着程琳,:“你最近究竟发生了什么?你告诉我,我知道你忽然离开不可能没有原因。”

    程琳的眼光瞥到了远处的乔一鸣,那个男人这个时候已经朝这边看过来了。

    程琳的心里发紧,她连忙甩开切尔西的手,说道:“我这个人就是喜欢玩弄别人的感情,我压根一点儿都不喜欢你,也完全没有什么苦衷。我的心里完全只有乔一鸣一个人,我说了你只是我排解无趣的消遣品而已。”

    程琳不想让乔一鸣误会,也不想让切尔西太过难堪,更不想让这两个男人新增什么新的战火硝烟。

    程琳已经足够对不起切尔西了,他能够做的,只不过就是让切尔西对自己完全失望,去寻找自己的下一段感情。

    程琳知道,妈是可以的,像切尔西这样优秀完美的男人,理应有更好的女人在他身边,而不是只把眼睛落在自己的身上。

    他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乔一鸣欠他的,还是他欠乔一鸣的,都已经分不清楚,两个人已经纠缠在一起,再也无法剪断。

    更何况他当时跪在乔一鸣的面前,承诺过他这辈子都不会在离开他的身边。

    卓萱现在还在医院生死未卜,她还没有睁开眼睛。谁知道她会不会恶化,她们还会不会求乔一鸣帮忙?

    程琳完全没有办法违背自己的承诺。他绝不可能。拿自己最好朋友的性命去开玩笑。

    切尔西还想说什么,乔一鸣却已经到了他们两个的身边。

    乔一鸣看着切尔西的时候,脸上带了一种战胜的微笑。他完全没有了往日的气急败坏,他是知道了的。程琳这次肯定会他的身边。

    他已经完全没有了危机意识。

    他淡淡的笑着:“这不是切尔西先生吗?真的是好久不见,听说你最近在忙着找一个人,不知道你找到了没?”

    明知故问,明明他要找的人就在身边,还要刻意去刺激他去问询,实在是有些落井下石。

    程琳觉得乔一鸣完全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再刺激切尔西。她额角一阵抽痛。

    程琳站起身来,走到男人的身边,拉起乔一鸣的手。

    说道:“我们走吧,我总觉得这里有时候我不喜欢的味道。我们往那边去吧。”

    乔一鸣看了一眼坐在座位上脸色阴沉不定的切尔西。嗤笑一声,说:“好。”

    这段时间,切尔西一直在攻击他的公司,虽然说双方受到的损失互几乎相同,但是若这样一直下去,不是个办法。

    所以乔一鸣才想到今天这个方法,让程琳亲口告诉切尔西,她是为什么?又是不是自愿的回到自己的身边?

    现在看来,程琳已经和他说的清楚。他也没有必要再痛打落水狗。

    本来一开始,就是切尔西先觊觎的他的女人。程琳是他的,这一点从来都没有改变过。

    以后也不会改变。

    无论经历多少事情,程琳最后还是只会站在自己的身边。

    乔一鸣这样想,心情忽然好了不少。挽起程琳的手,直接往中间走过去。

    他看了眼程琳高高隆起的小腹,问道:“今天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吗?”

    程琳摇摇头:“没有。”

    乔一鸣笑了笑:“我就说,就算是怀孕,出来走走也是对身体有好处,平日里总是窝在家里,不太利于身心健康。”

    “你要再这样闷下去几天,说不定就真的,得了产前抑郁症。”

    程琳没有说话,他极力的追上乔一鸣的脚步。乔一鸣的衣服虽然准备的大小合适,但是鞋子还是小了。

    怀孕之后,程琳的上身似乎是没有什么变化,不过他下身却开始愈发浮肿起来,以前能穿得下的鞋子都已经穿不下了,脚已经肿胀了一圈,走起路来也十分难受。

    只不过这些话他都不愿意告诉乔一鸣,既然乔一鸣觉得今天这一次出行,只有利没有弊,那么就让他这样以为去吧。

    程琳跟在乔一鸣的身边,却总是感觉有人的视线落在自己的身上,他开始的时候以为是切尔西,就一直在回避,但是却又感觉和切尔西不太一样,因为这道目光好像是完全充满了憎恨。

    程琳想了想:也是,就在她刚刚和切尔西说了那些话以后,切尔西要算是对他有什么憎恨的情绪也是十分正常。

    程琳脚上十分疼痛,但是却又不愿意折了乔一鸣的形象,她跟在乔一鸣身边,带着假笑周转于人群之中,看着各种各样人的面孔。

    程琳的心里十分焦躁。他不想要在光怪陆离,五光十色的宴会之中流转,他只想回到自己的小屋子里,在房间里静静的呆着。

    程琳也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好像不太正常。但是他却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想法,也难以抑制自己的焦虑。

    程琳最终还是忍耐不了,说道:“我先在一个角落里等你,一会你过去找我好了?你放心,估计切尔西就不会找事,我刚已经把事情和他说的很清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