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1章 番外你最近怎么这么乖
    只是乔一鸣的声音明显的带了点不悦的意味。程琳就不能这样说了,她只是淡淡的笑:“毕竟是一起长大了的,总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死无动于衷吧?”

    乔一鸣的手依旧往程琳的衣服里探。程琳真的不知道这个男人究竟是哪一个神经不对了,他眼睛里有晶莹的光。

    乔一鸣说:“要不是知道你喜欢的人是我,而刚刚好卓萱也有自己的爱人,我都几乎要吃醋了。”

    是的,程琳和卓萱的关系似乎是看起来好的有些过了分。

    这两个女人总是互相关心,就算是平日里不是用在一时,只要彼此能够有什么事情发生,绝对都还是第一个伸出援手的那个。

    现在的可算是觉得程琳彻底的安静了下来,真的不会随意乱跑了,他原本派下来那些负责监视程琳的人全被撤走,程琳也算是稍微的有了自由。

    不知不觉的,程琳肚子里的宝宝已经八个月有余,按理说不应该再出席任何的活动,可是这天乔一鸣兴致冲冲的对程琳说:“今晚有一和活动,大家都会带着自己的爱人一起去参加的聚会,你想要去么?”

    之所以乔一鸣会对这个东西如此感兴趣,完全是因为程琳这段时间太过于窝在家中了。

    乔一鸣发现,现在的程琳,已经接近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了。

    乔一鸣虽然从某些程度而言,对于程琳这个时候的表现还是十分满意,也是因为这些满意,他才觉得自己应该再对程琳好一些。

    就像是人要是养了什么宠物,宠物要是足够听话的话,也是应该适当的给一些的奖励。

    程琳愣了,她看了眼自己臃肿的小腹,她皱了皱眉头,这段时间她的脚浮肿的实在是非常厉害,再加上卓萱虽然已经度过了危险期,但是却迟迟的没有醒过来。

    程琳每天不但要拖着疲惫的身子给乔一鸣做饭,还要担心卓萱的身体状况,她实在是没有太多的精力去出门了。

    但是程琳还是抬起头问了句:“你希望我去么?”

    程琳之所以会这样问,只是因为她想看看乔一鸣的态度。

    她很清楚自己现在已经没有完全的自由了。她只不过就是乔一鸣身边的一个宠物。

    她怎么有权利拒绝乔一鸣给她的一切呢?

    乔一鸣没有听的懂程琳的意思,他笑着说:“我既然问你的话,当然是希望你能够去了,而且这次的聚会上,还有些我想要结识的人。”

    乔一鸣这样说着,已经完全断绝了程琳拒绝的退路,程琳淡淡的笑着,她点了点头说:“好,那我知道了,我们一起去。”

    程琳这段时间的表现实在是太好了,没有任何一点违背了乔一鸣的心思。乔一鸣吻了吻程琳的脸,笑着开口:“你最近怎么这么乖?”

    程琳没有说话,她只是看着自己的双手,仔细的想:今天究竟是穿什么好呢?毕竟她现在身上可是加了一个乔一鸣妻子的头衔,总是不能给他丢人吧。

    乖?

    程琳好像真的乖了很多,乔一鸣的话她现在几乎完完全全的不反驳。

    只是这真的就是乔一鸣想要的吗?

    晚上程琳躺在床上,乔一鸣亲吻她的额头,程琳没有躲避,面无表情的承受。

    第二天一大早,乔一鸣派人定制的礼服就送到了,程琳的衣服是一件黑色的短裙。

    程琳把东西拿到手里的时候才知道,原来乔一鸣早就已经准备好了,其实根本就不用等自己同不同意。他的询问只是一种似乎平等的礼节而已。

    程琳不由得想,如果当时她拒绝了会怎么样?

    也可能,乔一鸣知道的,自己是不会拒绝他现在所有的话。

    事实上也确实是这样,他真的不会去拒绝。

    程琳嗤笑一声,又一次提醒自己,自己是欠他的,现在只不过是还而已。

    这衣服是定做的,布料极其的宽松,就算是程琳这样的孕妇穿上去,小腹部也不觉得束缚。

    程琳全身上下都被黑色的布料包裹,把他纤细的身材完全展示了出来。

    等到程琳换了衣服出来,乔一鸣在旁边看得眼睛都直了。他说:“程琳你好美。”

    成绩笑了,没把乔一鸣的话放在心上,自己是什么姿色,她自己还是知道的。不能说长得丑,但也绝对不是什么天之国色。也只能说长得清秀而已。

    程琳不知道最近的自己瘦了很多,身材纤细,长发及腰,整个人多出了一点脆弱的异味儿,和以前那个坚强的人完全不同,现在美丽得就像一个易碎的青花瓷瓶。

    从气质上完全的改变,一个人也像变了一样。

    人总是觉得易碎的东西美好,因为他们知道得之不易,护之不易。也才会更加珍惜。

    程琳被画上了淡淡的药妆,这样的妆容不会影响肚子里的,和乔一鸣离开家的时候,程琳刚一出门,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但他也没有太过在意。

    程琳来到宴会的时候,这才发现,这里的大多数面孔,他都是曾经见过的,说是情人派对,还真的是“情人”派对,到的都是各个商贾巨胄的小三或情人。

    其实到了乔明这种身份,他们一个人包、养几个情、人,其实并不算离奇的事情。

    就算是带着情人到这种宴会,也并不是什么失礼,毕竟他们的婚姻有可能并不是爱情的结晶,很可能只是因为商业而迫不得已的联姻。

    比如自己不也是一样吗?

    说到底,它其实还不如这些依偎在男人身边,以色、取人的女人。

    程琳就像是一个佣人而已。一个被凌虐生子,完全没有自主权利的下人。

    程琳到了宴会,就坐到了一个角落,他静静地看着这里发生的一切。

    其实以前程琳还算是一个喜欢热闹的人,但是自从这次回到乔家之后,他就彻底沉默了,他对于外界的一切东西都不感兴趣,只想一个人龟缩在自己的角落里。

    乔一鸣曾经戏虐道:“程琳,刚开始给你检查的时候,医生说你有轻微的产前抑郁,但是现在看来,肯定是医院医生误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