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让他去死好了
    切尔西听出来程琳嘴里的恐慌,她安慰道:“没什么事,我刚刚已经问过了韩启非,他说母子平安。”

    程琳的心脏狂跳:“真是母子平安么?”

    切尔西忍不住笑了:“当然是母子平安,孩子虽然早产,但是生下来的时候非常顺利和健康,还有你知道为什么卓萱会早产么?”

    程琳愣愣的问:“为什么?”

    切尔西忍不住笑出声来:“韩启非说是因为她怀孕的时候吃的太多,孩子在肚子里的营养太好,生长的太大了,自己掉出来的,随意说卓萱其实根本就没什么痛苦,现在正在医院里疗养呢。”

    程琳听到这话之后才忽然松了一口气,她注意到之前的时候,切尔西说的是母子平安,看来卓萱还真的是像自己想的那样,生了个儿子。

    程琳挂上电话,之后明明应该开心的,可是自己狂跳不止的心脏却依然感觉到不安,她不知道自己究竟在不安些什么,她坐在沙发上,忽然想起来自己是不是应该和韩启非打一个电话过去?

    她其实和韩启非的关系并不大好,主要是因为卓萱和她太过于亲近了,所以当时虽然切尔西是给了程琳两个人的电话,但是程琳却只给卓萱通话。????只是现在韩启非好不容易做了父亲,是应该庆祝一下的。

    程琳想着就直接拨通了韩启非的电话号码,电话响了很久,那边都没有接通,就在程琳准备放弃的时候,忽然间听到电话那边男人的声音,嘶哑且苦涩。

    “喂。”

    程琳敏感的感觉到对面的人明显不是沉浸在喜悦之中的模样,她问了句:“卓萱怎么样了?”

    韩启非的声音干哑且低沉,他说:“卓萱……她……”

    程琳心脏几乎骤停,她紧张的握住手机的话筒:“韩启非,你说清楚,卓萱究竟怎么样了?”

    韩启非说:“卓萱现在在重症病房。”

    程琳手指尖都在发颤:“怎么回事?为什么卓萱会在重症病房?不是说母子平安么?”

    韩启非这个时候已经失去了理智,男人死死的盯着急诊室吗,门口那闪烁的红灯,他的每一个字都像是从自己的心里裂出来的:“开始的时候,是母子平安,但是后来发生了一些意外,卓萱天生的心脏口隔膜瓣未闭合,但是这不是什么大病,只要手术就好,但是卓萱这么久以来都是安安稳稳的长大了,所以就连她自己也忘记了自己有这种心脏病。”

    程琳的眼睛忽然瞪大,她小的时候好像也确实是听说过这件事情。卓萱的心脏好像有些小问题,但是程琳这么多年都这么大大咧咧的走过来了,这件事就被大家淡忘了。

    韩启非艰难的开口:“医生说,这种病平日里看起来好像是没有什么,但是遇到生子这种大事情上,她的心脏完全没有办法承担得起这么大的负荷,所以她现在的情况十分不乐观。”

    程琳的眼睛里幽暗,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发出的声音,她问了句:“医生还说什么?”

    韩启非在那边喘了一口大气,他说:“医生说卓萱无法可救。”

    说完这句话之后,程琳听到了电话那边男人无法抑制的慨哭。

    程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挂断电话的,她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手机,心里全是韩启非说的那句话:“无法可救。”

    程琳忽然落下眼泪来,无法可救,怎么可能会无法可救呢?

    卓萱还年轻,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她刚刚有了孩子,她还没有结婚,还没有和自己喜欢的人相守一生,怎么可能就这么死了呢?

    程琳颤抖着身子缩在沙发里,她控制不住的全身发冷,她在害怕。

    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卓萱,她就只有这么一个家人,一个从头到尾都彻彻底底的爱着她的朋友。

    卓萱不能死,绝对不能。

    程琳流着眼泪,忽然之间想起来,乔母病危的时候,好像也是医生全部都束手无策,但是有个穿着黑色披风的男人出现了吗,之后,乔母的病就越来越好转。

    对了,还有救,还有救。

    程琳颤抖着指尖,想要拨通那个男人的号码,可是当她把乔一鸣的手机号码输入在屏幕上的时候,她却忽然愣住了。

    她这一个电话只要打出去,就是把自己重新投入地狱之中。她几乎可以想象到乔一鸣这段时间的暴怒,可以想象到如果自己这个电话打出去之后,切尔西这段时间的所有辛苦都将白费。

    可哪怕是这样,程琳也只是犹豫了一秒,她还是把这个电话打了出去。

    当手机那边传来乔一鸣冰冷的声音的时候,程琳愣了,她说不出话来。

    噩梦里乔一鸣的模样铺天盖地的涌出来,她颤抖着指尖,喉咙里像是堵了什么东西。

    乔一鸣看着手机上这个完全陌生的号码,又问了一句:“是谁?”

    还是没有的到回应的时候,他皱了眉,直接想要挂断电话,可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那边女人的声音:“我是程琳。”

    程琳!

    乔一鸣的眼神忽然之间变得十分凌厉,他死死的盯着手机上的这个号码,马上让自己身边的人开始定位。

    乔一鸣声音冷如冰凌:“程琳,我是没想到你还敢和我打电话。”

    程琳已经完全没有办法顾及到太多,她匆匆忙忙的说道:“我想问你,你上次找到的那个给妈看过病的医生还能够联系到么?”

    乔一鸣隐约知道了些什么,他没有说话。

    程琳急急的开口:“卓萱她病了,十分严重,要是没有他的话,很可能会死。”

    乔一鸣眼睛里黑漆漆的看不到一点的光彩,他忽然之间想起了卓萱给他打的那个电话,被欺骗的愤怒通通用到乔一鸣的心头,他冷笑着开口:“那就让他去死就好了。”

    程琳没想到乔一鸣会说出来这样冷漠的话,她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

    请记住本站: ww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