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程琳,你是我的
    切尔西说:“这段时间我每次想到你,就会来画室,不知不觉竟然完成了一部这么大的作品,本来以为以后不会有机会给你看到了,现在你还在我身边,实在是太好了。”

    说完,男人就把遮盖着画布的红色帷幕扯开。程琳看的惊呆了,因为画中的人俨然就是自己。

    这是一张巨大的油画,像是一张完美的照片一样,她看到辽阔的草原之上,她半蹲在花丛之中,身边是各种各样的花草。

    切尔西说:“你一直都在说,我为什么不会画一张油画,我想了想,可能是因为上帝想让我的画中的主人公是你。”

    程琳的心脏狂跳,她看着眼前的画,忽然之间眼角有些湿润。

    这画中的自由和洒脱都是她想要但是却被束缚住无法得到的,画中的一切都是那么震撼,冲击着她的心灵。

    她深深的沉醉在了画中,隐约听到旁边的切尔西问她:“你觉得喜欢么?”

    程琳这才回过神来,她对上切尔西那双水碧色的眼睛,好像自己的心神都被洗涤一样,她笑了笑说:“喜欢,非常喜欢。”

    切尔西这才松了一口气:“我刚刚问了你好多遍你都没有回应,我还以为你是不喜欢呢……”

    程琳忍不住想要伸出手去触碰画中那个人的脸,切尔西的画工十分的好,就连她眼角下一颗不甚明显的痣都描绘的十分明显。

    程琳的右眼角下有一颗不大的痣,是颗泪痣,但又是颗不太明显的泪痣。

    以前的时候很少会有人注意到,没想到切尔西竟然对自己观察的这样仔细。

    程琳说:“怎么可能不喜欢呢。”

    程琳的手在碰到画的时候,切尔西的唇贴上了她的脸。湿润且带着温暖的嘴唇停留在自己的脸旁,她只是笑了笑,没有推拒。

    晚上切尔西把程琳抱回了她的客房,切尔西走之前说:“我明天会让人送你去那个别墅。”

    程琳点了点头,说:“好。”

    夜里程琳做了个梦,她好像真的就在那片草原上生活,他的身边全都是鹭草鲜花,有风吹过来,她笑的无忧无虑的洒脱。

    就在她肆无忌惮的笑着唱着歌的时候,有个人忽然出现了吗,他阴沉的脸色,在自己的脚腕上绑上了一条锁链。

    程琳;尖叫着想要把人推开,那个人抬起头,竟然是乔一鸣。

    乔一鸣脸上有阴沉,死死的掐住了自己的脖颈,周围的一切忽然变成了乔家的大宅,男人恶狠狠的说:“程琳,你是我的,你是我的!”

    “啊!”

    程琳尖叫的醒过来,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出了一身的冷汗,梦里乔一鸣的模样实在是太过于触目惊心,也太过让人觉得可怕。

    她在黑暗之中忽然感觉有些害怕,她颤抖着打开房间里的灯,却忽然在床边看到了一个男人的脸。

    程琳吓得全身一颤,眼前的人竟然还是乔一鸣。乔一鸣爬到床上来,他的眼睛里还是汹涌的怒气,他对自己说:“程琳,你是我的,你这辈子也只能

    是我一个人的人。”

    程琳根本无法思考乔一鸣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她下意识的后退,心跳如雷。

    就在这个时候,她忽然之间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动弹,她努力挣动自己的身体,却发现自己完全没有办法动弹分毫。

    旁边忽然有人叫了自己的名字:“程琳,程琳……”

    虽然声音听的隐隐约约,但是程琳知道他确实是在叫自己的名字。

    程琳向自己的身边看过去,一个温暖的东西触碰到自己的指尖,她忽然之间睁开了眼睛,看到了在自己身边一脸担忧的切尔西。

    程琳惊魂未定,她看了眼灯火通明的房间,在才松了一口气,原来刚刚发生的一切只是一个无法自己醒过来的噩梦而已。

    切尔西握住程琳的手:“你怎么了?”

    程琳的手心汗涔涔的难受,是因为刚刚她在过度的不安和惊吓之中,出了一手的冷汗。她喘息的开口:“没有什么,只是做了一个噩梦而已。”

    切尔西有些魂不守舍的看着她:“还好我刚刚发现自己有什么东西不小心落在了你的而房间里,敲了你的门却没有见到你把房门打开,我这才叫菲佣拿了备用钥匙过来。”

    程琳看着眼前男人眼中弥漫着的担忧,她擦了擦自己汗涔涔的额头,笑着说:“其实并没有什么,你也不用太过于担心,只是一个梦而已。”

    切尔西我这程琳冰凉的手,眼睛里暗了暗,最终他直接一把把程琳抱了起来。

    程琳有些惊讶:“切尔西,你要做什么?放我下来。”

    切尔西说:“我不放心你一个人。”

    说着他就把程琳抱回了自己的房间。他轻轻的吧程琳放在床上,动作及其小心翼翼,就像是在面对一个易碎的玻璃品一样。

    他说:“你今天就睡在我的房间里。”

    男人的眼神中有着不容反驳的坚定,切尔西说:“你不用担心,我是不会勉强你做什么的,只是我太不放心你一个人在屋子里睡过去了。”

    刚刚程琳满脸是汗,挣扎的模样深深的触动了切尔西的心,他看着眼前的女人,心里无法抑制的涌出来怜惜:“你就安安心心的睡在我的身边,你相信我,我以后绝对不会让人有机会伤害你。”

    程琳从来没有听到过这么动人的情话,一时间还有些不大习惯。他当然知道切尔西不会对自己做什么。

    切尔西是一个堂堂正正的正人君子,他要是真的想要对自己有什么不轨的念头,程琳也不可能这么久了都没有和他有什么进一步的发展。

    程琳看着眼前的人,点点头说道:“谢谢。”

    切尔西有些不大高兴了,她捂住程琳的嘴:“以后不要对我说什么谢谢,我会帮你,是因为我喜欢你,我心甘情愿的。”

    程琳不由得有几分失神:“切尔西,你对我实在太好,但是我却没有什么可以报答你的东西。”

    切尔西也是愣了:“我不需要你的报答,你每天开开心心,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