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我们一起回家
    程琳跟随切尔西回到了他的家中,卓萱虽然不大情愿,但还是被之后派车来接她的韩启非带走了。

    切尔西陪着程琳一起把那两个人送出了门口,他顺着程琳的眼神一直把卓萱送远,他说:“我很羡慕你,能有一个对你这么好的朋友。”

    程琳笑了笑,没有说话,她其实很多时候,也非常庆幸自己还有这么一个朋友。

    程琳的身子其实还不能下床,只是她坚持要送卓萱走,勉强了又勉强才能迈开自己的步子。现在卓萱一走,程琳脚上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切尔西看出了程琳的窘迫,他笑了笑就直接把人抱起来,程琳没有想到切尔西会有这么突如其来的动作,一时间竟是惊呆了,小小的惊叫出声。

    切尔西笑道:“你送卓萱回家,我送你回家。”

    切尔西说的是家这个字。

    他是真的希望程琳能够留在自己的身边,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

    程琳眼神里有微弱的光闪过,最终还是点了点头,笑道:“好,我们一起回家。”

    晚饭的时候,程琳吃的不少,心情好起来,胃口也就好了。这是这两个月以来,程琳吃的最舒心的一次饭,虽然说这饭菜的味道依旧不怎么样,但她还是觉得自己由衷的喜欢。

    毕竟她在切尔西的这里真的是有了一定的自由。

    餐桌上,切尔西对程琳说:“程琳,虽然你现在已经出来了,但是,我希望你最近还是能够安心的待在家中。”

    程琳喝了一口浓稠的有些苦涩的粥,她决定自己一定要把切尔西家中的菲佣好好的调、教一下,这样的饭菜要是一直吃下去,可能她得被呕死。

    “嗯,我知道了。”

    程琳当然是知道的,他虽然现在看起来好像是已经从乔家逃出来了,但是还是有什么不同的,她现在毕竟是乔一鸣名义上的妻子。

    她有婚姻的束缚,就在某些程度上而言没有了人身的自由,如果乔一鸣到时候真的让人拍到什么她在切尔西家中的证据,到时候反咬一口,说是切尔西人身拘禁了他的妻子,到时候情况一定会失控。

    切尔西说:“我想要让你去我另外的一件别墅里好好休养一段时间,你觉得好么?”切尔西说完之后,又加了一句:“那个地方虽然稍微有些偏远,不过要是修养身心的话,还是非常不错的。”

    程琳好像是饿坏了,她一边吃一边点头:“我知道的。”

    这个别墅毕竟离得乔家太近,就算是保护的再加严密,也怕会露出什么马脚来。只是十分可惜了,他以后要是在别的别墅之中的话,可能就不能看到切尔西的画了。

    今天必定是个还算平静的一天,程琳看着窗外,乌压压的云已经遮蔽了一轮圆月,他的眼睛里有晶莹的光,今天以后,乔一鸣肯定会掀起一番腥风血雨,程琳知道。

    程琳在医院看到这两个人的时候,虽然有了安心,却没有感觉到十分的开心,她私心是不想把这两个人都牵扯其中的

    。

    乔一鸣是个疯子,他要是疯起来说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来。

    切尔西看到在窗边一个人坐着的程琳,他慢慢的走过来,问她:“你在看什么?”

    程琳反而回过头来问他:“我想知道卓萱究竟是怎么打算的?”

    切尔西愣了,他没有想到程琳的话题竟然会转换的这样迅速的,他说:“卓萱打算让韩启非的创业计划暂时停下来,韩启非这段时间把自己公司大部分的股份都已经转卖,你不用为他们担心,他们打算去法国居住一段时间。”

    程琳点了点头,忽然之间明白了些什么,怪不得卓萱是想让她和他们一起离开的,原来是因为他们打算去国外逃命去了。

    程琳忍不住低低的笑出声音,她抬起头说:“那你呢,会不会也受到巨大的牵连,你想明白了么?切尔西,你觉得值得么么?”

    这个一向温柔的法国男人,脸上第一次涌现出些霸气来,他笑着对程琳说:“你放心,乔一鸣她是对我做不了些什么的。

    其实程琳还是不太了解切尔西的家庭背景,她是知道切尔西家中有一个中国女人的继母,仅此而已。

    既然切尔西都已经这样承诺了,程琳也就安了心。

    切尔西不是一个没有主见的人,他既然说了不用担心,那么想必就是真的不用担心。

    切尔西说:“对了,我这段时间为你画了一幅画,你还记得么?”

    程琳忽然想起来,那一天在乔家的大门口,这个男人好像是这样说过的。只是她没有太过在意而已。

    切尔西又说:“你想去看一眼么?”

    程琳点点头:“当然想去,只是我……”

    程琳的身子格外虚弱,她现在腿上没有一点的力气,麻醉后的疼痛铺天盖地的涌来,平日了这个时间他早就已经睡下了,但是现在她却完全没有任何的睡意。

    太疼了。

    切尔西笑了笑,他伸出手把程琳从窗户边的摇篮里抱出来,他看着眼前的女人,说道:“我带你去看。”

    男人的声音温柔,手掌也是十分的温暖,男人身上的温度透过衣裳温暖了程琳的心。

    程琳被抱着来到了画室,刚刚进到门中,切尔西就皱了眉对程琳说道:“你实在是太瘦了,太瘦了。”

    程琳倒是无所谓:“没关系,以后会吃回来的。”

    切尔西听到这话才舒了一口气,他把程琳抱进房间,让她看房间里巨大的帷幕。长约三米,宽度也是两米有余。

    程琳愣了,虽然一开始她就想到这可能是一副十分震撼的画像,但是她没有想到竟然能够震撼到这种地步。

    虽然现在只是被红色的布料包裹着,程琳都已经能感觉到震撼;。因为实在是太大了。

    这样的一幅画,究竟是要用了多少心血,多少时间才能完成的?,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