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谢谢你没有放弃我
    但终究是小溪,还是走了。

    乔一鸣来到卓萱的家。他来的时候,电话就挂断了,嘟嘟的声音传到耳朵里就像是生命完结的序章。

    乔一鸣的眼神阴鸷,他来到了卓萱门口,门是反锁的,他敲了两下,没有人开。

    随即他就狠狠的踹了两下。没有几脚就把门踹得大开。他带着医生匆匆忙忙的走进去,喊了几声。

    “卓萱,卓萱,你在哪,还好么?”

    没有任何人回应他的话。

    空荡荡的房间里好像没有人的踪影一样,乔一鸣带着医生往里面走,心里忽然涌出了一些不安的念头。

    他不知道这种不安是从哪儿来?但是确确实实的存在。

    他跟着医生一直往里走,直到走到房间的尽头,也没有发现人的踪影。难道卓萱没有在自己的家里?

    难道是被人绑架了?

    乔一鸣越想越不对劲。他忽的感觉到了什么?

    忙着掏出手机来给阮小溪打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那边很快就传来阮小溪的声音。

    “喂,怎么了?发生了什么吗?一鸣你的事情解决了吗?你快点回到医院,程琳一个人在医院里呢。”

    乔一鸣忽然之间心脏狂跳“程琳一个人在医院里,你没有在医院里吗?你没有在身边?”

    阮小溪说“刚刚程琳说他想和家里王嫂做的粥,所以说我就回家去给他取了。”

    乔一鸣表情骤然阴冷,他对阮小溪说“家里根本没有什么王嫂。更不会有人给他做粥,带来的饭一直都是她来准备的。他只是为了支开你而已。”

    阮小溪愣了“这不可能,他没有必要这样做。程琳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乔一鸣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卓萱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把他引开?程琳为什么又会让阮小溪离开她的身边?

    乔一鸣忽然想起了那天遇见的切尔西,又想起今天那个金发碧眼的医生,有什么东西在乔一鸣的头脑中连成一条线。

    乔一鸣忽然之间想到了什么?立马往医院走。

    如果他没有想错,卓萱是想把他们引开。

    这是他们早就已经串通好了的伎俩,她把人从程琳的身边支开,然后把程琳从医院里带走。

    乔一鸣不由得有几分咬牙切齿,这该死的卓萱,竟然把他算计了个通透。

    如果不是今天程琳出现了意外,让他整个人都陷入了焦虑慌乱的境地,他是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的。

    这是一个从头彻尾的陷阱。他却没有看透,一脚深深的踩了进去。

    乔一鸣狠狠的砸了方向盘,他的眼睛里闪烁着阴沉的光,他呼吸急促,眼睛直直的盯着前方,目光烁烁,他开车一路狂彪的回到了医院。

    路上的行人都被他这不要命一样的开法吓到,乔一鸣这次是真的拼了命的往回赶,他却没有注意到,在自己开走的时候,旁边一闪而过的一辆法拉利轿车,里面

    有好几张他熟悉的脸。

    果不其然,等到乔一鸣赶到医院的时候。他匆匆忙忙的来到了程琳的病房,却没有看到程琳的影子。

    有那么一瞬间,乔一鸣的脑袋都炸开了一样。像是有热油倒进他的脑子里,把他的血肉都灼烧成一片血肉模糊的模样。

    他没有想到程琳会为了离开他,而使用出来这么危险的手段。

    乔一鸣想不通,程琳究竟是怎么和卓萱他们沟通交流,今天的这一场戏到底是他们重头到尾的计划,还是一个偶然?

    还有,郑菲林为什么忽然在这个时候出现?

    乔一鸣眉头紧皱,这些人好像已经设计好了一个陷阱,就在等着它跳一样。

    乔一鸣这时候借到了一个电话,是刚刚负责处理郑菲林的手下打来的。

    他说“乔总,刚刚小小的审讯了这个女人,她好像精神状况不太正常,但是她说是有人告诉了她你今天的行踪,还……”

    乔一鸣冷声问“还什么?”

    他的手下支支吾吾的开口“他还说是夫人为了陷害她,才告诉他的。”

    忽然之间原本乔一鸣想不明白的地方,算不明白了。

    只要程琳出门。除非林就会出现。

    乔一鸣的指甲陷入手掌,不消片刻就有鲜红的血流出来,染红了洁白的床单。

    程琳,你耍我耍的好惨。

    乔一鸣的眼睛里精光闪烁,他咬牙切齿道“我绝对不会放过你,这辈子都不会,下辈子也不会。程琳,你总会在我的身边。”

    程琳那边儿根本不知道,乔一鸣陷入了一种疯魔的状态。

    他则没有想到,自己在急救室的时候会看到卓萱看到切尔西。

    手术进行得有条不紊。麻醉并没有让他的头脑昏迷。当他在手术室的一角看到这两个人的时候,她忽然有种谜一样的安心。

    她忽然明白知道今天的这一场戏。是切尔西和卓萱设计的。但是他们的本意,绝对没有想让郑菲林伤害她。

    他们想的应该是利用郑菲林把乔一鸣和阮小溪的注意力引开。可是没想到,郑菲林竟然会发了疯一样对自己下手。

    程琳就是这么笃定,这两个人是绝对不会伤害她的,他们都是她这辈子最值得依靠的两个朋友。

    病房里,程琳忍着身上的痛,对两个人笑了笑。两个人回避的,闭上眼睛。程琳一分一秒的等待着手术完成。

    这两个人肯定不能直接把自己带走,外面还有两个人在等,他们只能伺机行动。

    只是程琳没有想到他们竟然会有方法能够把乔一鸣引开,所以在最后她才忍不住问了阮小溪。

    乔一鸣走了,还有阮小溪,所以程琳才会用这种根本没有的子虚乌有的人。把阮小溪也支开。

    程琳坐在车上,脸色苍白,气息有些紊乱。他看着自己的两个朋友,忽然道“谢谢你们,谢谢你们这段时间为我做的一切。十分感谢你们,还肯救我,没有放下我,没有放弃我。”,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