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他对你很重要
    用心去看吗?

    阮小溪听到医生的话之后,转过头看已经被推出来的程琳。

    阮小溪这才注意到,程琳竟然已经消瘦到这种地步,她躺在床上,除去巨大的胎腹,竟然是同薄薄的一片纸一样,好像一阵风就能把她吹走。

    阮小溪心头一痛,她好像突然之间明白了什么。他一直都觉得程琳在笑着就是开心,他不说出来自己的委屈,就真的没有委屈。

    程琳被安置在vip病房里,因为她身体的原因不能做大量的麻醉,只能做了一些对人体副作用非常小的局部麻醉。

    阮小溪到了病房里的时候,程琳已经能够睁开眼睛。

    阮小溪看着他,眼睛里黑湿湿的一片。忍不住握住她的手问“程琳,你疼吗?”

    程琳摇摇头,笑着说“不疼。”

    他说这句话,直接戳进阮小溪的心窝。阮小溪终于知道为什么那个医生会告诉她,让他用心去看人,因为他如果用眼睛去看程琳,是非常不真实的。

    程琳说她不痛,但真的不痛吗?

    怎么可能不痛?

    只是他伪装的太好了,他笑着说,眼睛里也带着笑意,温柔的看着你,和煦的就像是一道阳光,让你觉得他好像真的和平时没什么不同,真的没事,真的不需要别人担心。

    对了,程琳好像就是这样一个人。

    阮小溪想着想着,心里有些酸涩。

    他对程琳说“其实你不用这样,痛就说出来,没有关系,你越是这个样子,我就会越担心。”

    程琳忽然不说话了。

    她望着窗外,金色的落叶一直往下,就像人的生命终会走到尽头一样。

    阮小溪看着程琳,这才觉得他是真的不快乐。

    阮小溪忍不住问“程琳,你是不开心吗?为什么感觉见到你,你身上总是弥漫着一种非常悲切的感觉。”

    确实,有些东西不是表面上就能看出来的。

    阮小溪这一刻才真正体会到,程琳眼睛里,有一种溢满不去,挥之不散的悲伤。

    程琳摇摇头“没有,没有什么。可能是最近怀孕了,就会想的比较多,有些事情想不明白,仅此而已。”

    阮小溪还想开口问些什么,程琳程琳却先开口“我饿了。”

    这是程琳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对阮小溪说出来的要求。

    她听得一愣,这才注意到,不知不觉已经12点了,早就已经是该吃饭的时候。

    阮小溪“你看我这个脑子,都已经忘了时间。你想吃点什么吗?”

    程琳想了想,侧着头说“什么都好。”

    阮小溪说“你的身体刚刚做了手术,不太适合吃油腻的东西,我估计你也吃不下,我一会就给你买一些小粥和菜。估计你会有些胃口,只是我不知道这个医院的饭菜到底怎么样?”

    程琳看着小溪急切的样子,他悠悠道“这医院的饭菜确实不是不怎么样。我忽然想喝家里王嫂做的玉米粥。不然你去了打个电话,让他们送过来。”

    阮小溪掏出手机来,才发现

    自己根本不知道所谓的王嫂的电话。

    纽约的一切,对于他来讲都十分的陌生。阮小溪有些尴尬的问程琳“你知道家里的电话号码吗?”

    程琳摇摇头。

    “自从怀了孕。我就忘了很多东西,家里的电话号码也记不清楚了,他们都说一孕傻三年,看来真的没有什么错。”

    程琳半带着调笑开口。

    阮小溪不由得有些错愕,她说“那好,那我回家给你去取,其实也没有多么远。”

    阮小溪觉得程琳的要求有些奇怪,因为在他看来,程琳并不是一个热衷于在吃食上的人。

    只是她既然提出了要求要些,我应该给她满足。

    程琳看了下阮小溪,点了点头,说“那就麻烦你了。”

    阮小溪说“不麻烦,不麻烦,我马上就回来,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

    阮小溪在出门的时候,程琳忽然问了一句“乔一鸣呢。”

    她问得是那么漫不经心,好像就是无意间的一句问话而已,但是阮小溪却从里面听出来了一种奇特的感觉。

    他觉得程琳并不像自己表面上表现出来的那么漫不经心,他问这句话是有很大的深意。

    程琳眼神黑漆漆的望着她,就像是在问,乔一鸣究竟去了哪里?他为什么没有在外面等着自己出来。

    阮小溪连忙说“刚有人给他打了个电话,说是你的朋友,然后他很匆忙的就过去了,说因为那个朋友对你来说非常重要。”

    “程琳你知道么?”

    “刚刚你在急救室的时候,乔一鸣,都表现出来多么担心的样子,他真的很担心你,我觉得他不像你说的那样不爱你,他是爱惨了你。”

    程琳咧开嘴笑了笑,好像是听到了什么最大的笑话。

    爱惨了他。

    爱她会这么轻易的就放过了郑菲林?

    难道他不知道郑菲林如果只要有一点活路,就是自己最大的一个威胁,他今天会过来扑过来。说不定改天就会拿刀捅死他。

    不过,可能乔一鸣觉得自己已经做得够绝对了。虽然,他其实还是留下了一个巨大的炸弹。

    乔一鸣总是不能彻底的为程琳着想,还总是觉得自己是爱他的。

    他的爱十分浅薄,也十分无知。

    就像他一直认为自己是无敌的,一直是不需要人帮助,不需要人保护。

    其实只要仔细想想,这都是一些不可能的事情。没有人能坚强到那种地步。

    阮小溪先看到程琳脸上的笑,忽然有几分畏惧,他说“程琳你相信我,真的就是这样子。要不是因为那个电话太过于紧急,乔一鸣是真的不会离开的。”

    程琳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然后沉默不语,她的眼睛继续望着窗外,也不再看阮小溪了。

    阮小溪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感觉到不安。但是程琳就安静的躺在那里。按照他现在的身体状况,是不可能自己走下床的,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纠结什么,这是敏感的感觉到今天发生的一切都有些不太对劲。,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