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救救我
    阮小溪以前从来没有见过乔一鸣这幅模样,她看着乔一鸣额头上的汗,还有他紧张而发抖的身体。

    在旁边劝慰道“放心吧,程琳不会有事的。”

    乔一鸣没有回答阮小溪的话,像是根本没有听到。他的全部心神,全都放在了急诊室上。

    当人处在极度的恐慌之中时,已经完全没有办法顾及别人的说辞和劝慰。

    那里面的人可是他的妻子,可是他已经决定了相守一生的人。

    阮小溪看着身旁紧张得几乎无法呼吸的乔一鸣。

    又想起昨天晚上程琳说的话来,他忽然觉得程琳的话不是对的。

    阮小溪觉得乔一鸣其实还是爱着程琳的。

    乔一鸣分明已经不再爱她,也没有在过度纠结于以往的事情上。

    只是乔一鸣可能是习惯了对她好而已。就像他习惯性的认为,程琳是个不需要别人体贴帮助的人。

    阮小溪在这一刻感觉到,乔一鸣的呼吸全都在程琳的身上。

    程琳可能觉得空气是种可有可无的东西,在身边看不透,摸不着,没有任何人会在意他。

    但是事实上,这个世界上,谁又能离得了空气而活下去呢?

    乔一鸣的先生注意在急诊室门口。

    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忽然响了。乔一鸣没有注意到,但是他的手机一直锲而不舍的响着,挂断了就又响起来,挂断了就又响起来。

    阮小溪实在是觉得有些心烦,又觉得既然一个人肯打这么多电话过来,一定是有什么紧急的事情?

    她推了乔一鸣一把。

    “一鸣,你的手机响了。”

    乔一鸣愣了愣,这才把自己的眼神移到自己的身上,他原本是想挂断电话的。

    可是看到电话上的那个号码,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接了起来。

    因为打来电话的人竟然是卓萱。

    乔一鸣想不明白,为什么卓萱会给他打来电话,按理说他和卓萱的关系并不是很好。

    就像卓萱不喜欢乔一鸣一样,乔一鸣也不太喜欢卓萱。

    所以乔一鸣才会觉得,卓萱打个电话绝对不是偶然,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才会逼不得已打给他。

    “喂,乔一鸣。”

    乔一鸣一上来就先报出自己的名字,虽然他知道对面的人知道是他。

    但也不排除是他想要找程琳,是程琳的电话却无法接通,所以被逼无奈之下到了他这里。

    电话那边的人支支吾吾,一直在喘息。乔一鸣抓住眉头,感觉到有什么不对。

    卓萱说“救救我,救救我……”

    乔一鸣眉头紧皱,他说“你怎么了?卓萱,你一个人在家吗?”

    电话那头的人忽然安静下来。很久,她才说又了一句“救救我,程琳救救我……”

    女人的声音像是已经无法呼吸,沉浸在巨大的痛苦之中。

    乔一鸣眼睛忽然一暗,他看了一眼急诊室的门口,心

    里沉痛,但还是向医院外面走出去。

    他忽然想到卓萱在纽约,除了程琳,好像也没有什么其他的朋友,其他人也就是韩启飞了。

    但是韩启非最近,好像因为一些事情陷入了僵局也有了一定的困难,估计也没有时间顾上自己已经怀孕的妻子。

    卓萱应该是不小心摔倒了,她的声音极其痛苦。

    她漫无目的的一直在重复一句话“救救我,救救我。”

    气若游丝,好像下一秒呼吸就会断掉。

    乔一鸣紧握着自己的手机,说道“卓萱你先挺住,我马上就过来。”

    阮小溪不知道电话那边发生了什么?她看到乔一鸣要离开,忙的伸手去拉他“乔一鸣,你在做什么?”

    阮小溪急急的开口“程琳还在里面急救呢,你有什么事情不能等一会再去吗?”

    乔一鸣已经没有时间和阮小溪详细解释了。

    他说“我必须现在马上到电话旁边的那个女人身边,因为他是程琳最好的朋友,他现在遇到了一些情况,如果不过去的话,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他草草的和阮小溪解释了一下,就往外面走出去,乔一鸣想到了些什么,从医院里又叫来了一个医生和他一起出去。

    阮小溪愣愣的看着乔一鸣离开的背影,又看了一眼急诊室门口,一直在闪烁的红光,眼睛里也是五味杂陈。

    乔一鸣离开之后不久,急诊室的灯就灭了,医生走出来的时候,阮小溪急匆匆的赶过去问道“里面的人怎么样了?她还好吗?会不会有什么情况?”

    金发碧眼的医生看了一下阮小溪,淡淡的说道“没有什么大事,还是在保住了,大人也没有什么。只是,如果再有下次的话,估计大人孩子都会有危险……”

    “而且这位女士的身体情况非常非常的虚弱,能不能生下这个孩子还不一定?希望你们这些家属好好的关心她,照顾她……”

    “并且我们发现他可能有轻微的产前抑郁症,这会造成她的身体和心灵都会受到一些冲击和伤害。”

    “这不是一件好事,你们最好能在这段时间开导她,让她每天开开心心的,这样有利于孩子的发育生长和生产。”

    阮小溪听的愣了,他问医生“产前抑郁症?这怎么可能,程琳一直都每天在笑着,每天都十分非常开心的样子,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情况,怎么会有产前抑郁症呢?”

    那医生看了阮小溪一眼,叹了口气说“有的人开心不开心,不是能够表现出来的,也不是你能看得出来的,你要用心去看她。”

    阮小溪没想到,一个医生只是见过程琳几面,竟然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她仔细想了程琳脸上的笑容。

    这么想也没有觉得程琳有不开心的意味,从她认识程琳以来,这个人总是十分的温柔贴心,好像什么事都不能影响到她的心情。

    但也是因为她的过度温和,才让人们产生一种她不需要帮助的感觉。

    阮小溪想了想,程琳什么时候求助过呢?

    好像从来都没有过……那就代表她真的不需要帮助么?

    阮小溪乍然想起刚才那医生的话,忽然之间觉得自己好像是从来都没有真正的看清楚程琳过。,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