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感觉更爱你了
    阮小溪吓坏了。

    他没想到郑菲林会有这么疯狂的举动。尤其是在看到他要往程琳的身上踹的时候。他下意识就扑过去,挡住了程琳的身子。

    阮小溪吓得魂不守舍“你要做什么?你是疯了吗?”

    郑菲林眼睛通红,说道“为什么明明是你指使我做的,但是受到惩罚的人却是我,而你却还在他的身边。没有任何的变化,而且好像感觉好像更爱你了。”

    “一定是你,一定是你利用了我。你利用了我的单纯和善良,让我欺骗了他。让他厌恶我,憎恨我。让他只觉得你一个人是好的,别人都是坏的。”

    郑菲林尖叫着。

    他的声音在这个安详而寂静的广场上,显得十分格格不入,每个人都把眼神投到了他的身上,好像在看着一个疯子。

    他有两脚都踢在了阮小溪的身上,在他还要踩踏上去的时候,乔一鸣拦在了两个女人身前。眸中闪烁着阴冷的光。

    几乎能把眼前的郑菲林直接撕碎。

    远处在车上的保镖也已经跑过来了。乔一鸣眼神阴沉。他看了眼在地上捂着肚子,痛苦呻、吟,额头上渗出细细汗水的程琳。心里像是有一个巨钟猛的敲响。

    是的,他在害怕。他在担心程琳,他害怕程琳出什么意外。

    有那么一瞬间。他是反应过来的。

    但是在看到程琳苍白的脸色,在看到他无所谓的眼神。忍着痛还嘴角勾起的时候。乔一鸣受到了震撼,他愣住了。

    在郑菲林刚刚做出这些行动的时候,乔一鸣不知道他究竟是想对程琳下手,还是阮小溪?

    他当时第一个想保护的人的确是阮小溪,不是因为他不在乎程琳,因为他觉得程琳的性格不会有人对他下手。

    毕竟程琳性格温柔稳重,怎么会有人不喜欢她呢?

    在郑菲林推倒程琳的那一瞬间。程琳分明是可以躲开的,但她没有。

    乔一鸣忽然意识到了,程琳是真的不想生下这个孩子。

    但如果这个孩子是切尔西的。他根本没有必要那样做。她没有想报复切尔西的理由,但是有想报复自己的。

    乔一鸣这一刻,忽然感觉到,这个孩子肯定是自己的。程琳在说谎。他想让自己杀死自己的孩子。

    疯子的理解总是格外的大,这一点阮小溪是深有体会的,在以前从方晴儿那里,他已经深刻的体会到了这一点,现在他只不过是加深一下印象。

    郑菲林的两脚踢在阮小溪的身侧。

    阮小溪觉得自己几乎要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自己的腰都要断了,心想幸亏这两下,没有踢在程琳的身上,不然可就出大事了。

    程琳也没有想到阮小溪会突然间扑在自己的身上来保护自己。

    不得不说,有那么一瞬间,程琳原本对阮小溪死掉的那颗心,好像微微的颤动了一下。

    他这段时间无法把阮小溪当成朋友,是因为自己在需要的时候,这个人不见所踪。虽然阮小溪一次次的道歉,告诉他,并不是有意的

    。

    但是程琳能够理解,却不能原谅。

    乔一鸣现在是看到郑菲林一眼就觉得恶心,保镖飞快的跑过来,把郑菲林按在地上。

    直到这个时候,郑菲林还在抱着乔一鸣的裤腿说“哥,哥……原谅我,你相信我,那些都不是我做的,都是别人指使我的。”

    乔一鸣看着地上这个缩成一团眼泪和鼻涕往下掉的女人。忽然之间想不起来,自己第一次见到他的模样。

    之前的时候,乔一鸣会救他,只不过是因为他在校园里乍然碰到这个单纯看起来又明朗的女孩,十分像阮小溪。

    他是那么晶莹剔透,弱小又需要帮助,所以他一时间起了恻隐之心,然后才会帮他还清了贷款,让他有一个正常人的生活。

    可是现在看来,自己好像是错了。这个人压根儿不像阮小溪,像是一个吸血鬼。

    他像是一个蛀虫一样住在自己的生活里。贪婪而无知的,想要从自己的身边得到一切自己想得到的东西。

    乔一鸣真的是一眼都懒得看他。看一眼都觉得恶心。他对自己的保镖说“我听说他最近他可能是欠了一些钱,但是。有借必有还。就把他送到那些欠钱的地方去吧。”

    郑菲林想不到乔一鸣竟然把她往火坑里推,不但没有拉他一把。还想让他死。

    郑菲林哭嚎着“哥,你不能这样对我,你真的不能这样对我。这么多年,我一直在你的身边,默默的喜欢你。你怎么能这么残忍?”

    程琳听到他说话,只想笑。

    郑菲林真是太逗了。愚蠢的是让人叹为观止了。他喜欢乔一鸣这么多年,乔一鸣就一定要有回应吗?

    更别说他根本没有为乔一鸣做过什么?

    就算是自己日日日夜夜在他身边,分分秒秒的照顾她。都没有能够换来这个男人一点的感情。更不用说郑菲林了。

    笑着笑着,程琳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笑郑菲林的无知,还是在笑自己的可怜。

    阮小溪倒是吓坏了,尤其是看到程琳的笑容。她惊慌失措的说“程琳,你没事吧?你哪里知道难受……你要挺住啊……”

    转而红着眼睛对乔一鸣说“快点儿叫救护车过来啊。”

    阮小溪的话音刚落,乔一鸣就走了过来。他一把把地上的程琳抱起来。

    他忽然意识到,自己身边的这个女人竟然轻得这么可怕。好像是一阵风就能把她吹走了一样。

    乔一鸣说“这里的救护车太慢。我送她去医院。”

    程琳倒没想到乔一鸣会抱她。

    两人之前刚刚发生了争吵。在今天以前,两个人以前也是有过争吵,但是每次都是程琳先拉下脸来对乔一鸣道歉。如果他不先跟乔一鸣说话,乔一鸣能够坚持半个月,都沉默不语。

    这次倒是奇怪。

    程琳的肚子里翻天覆地的绞痛。他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要停了。

    她紧紧的抓着乔一鸣的手臂。但是眼睛中却有了几分审视的意味,看着男人。,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