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之前是我错了
    果不其然,乔一鸣的眼神变了。看着眼前的郑菲林,就像看着看着一条行尸走肉。一个会说话的尸体。

    “闭嘴。”

    男人的话说的极其阴冷。

    郑菲林吓得傻了。以前的时候,郑菲林从来没有见识过这样的乔一鸣,乔一鸣在她面前从来都是笑着的,儒雅的,和煦的,体贴的。

    而现在这个阴冷得像撒旦一样的男人。她从来没有见识过,除了在那天晚上。在乔一鸣发现她给她下了药之后。

    郑菲林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她看了程琳一眼,又看到了程琳的肚子。其实她这段时间已经听说过程琳怀孕的事情了。

    难道是因为这一个孩子,所以说,乔一鸣对程琳的态度变化了?只是一点儿关于程琳的坏话都听不懂。

    郑菲林这样想着,态度也变了。她说“哥,我知道之前是我错了。”

    转眼又看着程琳“其实嫂子。也没有想害我的意思。我只是没有把自己放在正确的位置上。这次如果你能让我回来,我一定好好的,当你的妹妹,这辈子再也不相信其她的事情了。”

    程琳听了她的话,只想笑。

    这些话说的太晚了,如果今天她没有得罪了阮小溪的话,还有可能会得到原谅。

    但是现在是绝对不可能了。乔一鸣是绝对不可能会原谅一个,对阮小溪有什么言语上不尊敬的人。

    乔一鸣表情冷淡,说“之前的事我已经不和你计较了。”

    “我也曾经和你说过,我以后不会再资助你任何一分钱。你能够留着这条命,就已经要谢天谢地了。以后你要是在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可能就会收回现在的好心了。”

    乔一鸣说话的时候,态度格外的阴冷,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郑菲林只觉得全身上下的血液都凉了。她把目光放在了程琳的身上。好像是希望她能够为自己说些什么。

    程琳可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是个圣母,她不计较郑菲林陷害自己的事情就算了,但是现在要她为郑菲林求情,她真的还是做不到。

    更别说就算是她求情了也没有什么用。

    她得罪的人是阮小溪,那是乔一鸣的逆鳞。谁也触碰不得的逆鳞。

    程琳移开了眼睛,没有看郑菲林。她为郑菲林做的事情已经够多了。如果当时不是她擅作主张。恐怕现在也不会是这个结果。

    她能够帮到她就已经帮过了,现在是真的无能为力。

    郑菲林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回应,脸上的表情骤然之间十分的狰狞。

    郑菲林对着程琳喊“你当初让我这样帮你,你利用了我现在,你却不管我了。”

    她说这话的时候歇斯底里,眼睛里全是血丝,好像下一秒就要冲上来把程琳掐死一样。

    谎话说的多了,就好像真的一样。好像当初那春、药真的是程琳让她下的似的。她好像完全没有任何过错,所有的错全都是程琳的。

    程琳反而是笑了。

    当初的时候,两个人只不过是互相利用而已,郑菲林想利

    用她得到乔一鸣的喜欢,她想利用郑菲林逃出乔一鸣的掌控。

    谁都没有对不起谁的地方。要说不对,那也是郑菲林自己做的。

    可郑菲林她就想不清楚了。

    她看着程琳脸上的笑,只觉那是嘲讽。她越想越恨。越想越觉得称斤是真对不起她。

    最后竟然直接就向程琳撞过去。

    郑菲林的动作愚蠢又迅速。

    乔一鸣以为郑菲林是要对阮小溪不利,忙的喊了一声“小溪!”

    小溪在程琳的身边,都没有反应过来。等到她们反应过来的时候,程琳已经倒在地上。抱着肚子,眉头紧皱。

    这一下确实撞得不轻。程琳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颤了颤。她的眼睛抬着郑菲林。这个郑菲林果真没让她失望。

    随即她又看了一眼乔一鸣,嗤笑一声,这个男人也是如同自己想的那样,让人绝望。

    那一声小溪,真是让人细细品味。

    程琳觉得自己肚子挣扎一样的疼。

    其实刚才郑菲林出现的时候,她是故意刺激郑菲林的。这个孩子,她不能自己主动打掉。但是她可以利用别人来做。

    程琳觉得自己陷入了一个魔咒,只要能够离开乔一鸣,无论做什么事都可以,就算以后自己不能再怀孕。

    就算她对不起这个孩子。她要从这个人的身边离开。

    人终究还是没有办法欺骗自己,喜欢还是喜欢?就像程琳,只要待在乔一鸣的身边,就会时时刻刻觉得自己无法呼吸,尤其是待在乔一鸣和阮小溪两个人的身边。

    被自己的爱人排除在外的感觉,实在是太过痛苦。那种痛苦无异于把她的心脏破开一点,用油烹了,然后只能自己一点点的吃进肚子里的感觉。

    生活实在是太痛苦了。程琳有的时候觉得还不如一死了之。

    她没有办法让乔一鸣爱上自己。但是可以让乔一鸣,记住自己。让她一想到自己,就会五脏六腑都疼痛。

    郑菲林还想要在程琳身上踩上两脚。她要疯了。她这段时间在学校里生活,全都是靠的信用卡。还有各种各样的贷款。

    郑菲林离不开奢侈,有平稳的生活。以前的时候,她借着乔一鸣的名字,有很多人接近她。多人会给她送礼。因为她是乔一鸣名义上的妹妹。

    当这个光环一旦被摧毁,她什么都不是的时候。她觉得简直没有办法接受。

    人的心里总是潜伏着无穷无尽的**。就像是郑菲林一样。以前从来没觉得乔一鸣给了她那么多,当离开的时候她才发现,让自己的生活不能没有这个男人。

    郑菲林没有经济来源。也不想去打工。信用卡花完了,她还贷了裸、贷,现在要账的人上门了,她快要疯了。

    不是已经疯了。

    她不能失败,她不能失败的啊,怎么程琳就不明白,要是乔一鸣不要她郑菲林的话!那么就等于是让她去死啊!

    她怎么能够还得起那高利贷?她怎么可能还得起?

    为什么程琳不帮她?为什么?她们都想让她死么?,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