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你不能抛下我
    不知道这个人究竟是谁?又为什么会突然出现,抱住乔一鸣的手臂哭泣?

    郑菲林跑到三个人面前,期期艾艾的对乔一鸣说“哥,我不能没有你,之前是我错了,我不应该听程琳说的话,我不应该听他说的那样去算计你。”

    这话一落,阮小溪更是傻了。

    郑菲林继续说“但是你知道我没有任何坏的心思的,我爱你啊。”

    程琳一下子,觉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他什么时候让郑菲林去算计乔一鸣了。

    下春、药那个事情和他没有任何关系,分明就是郑菲林鬼迷心窍了,才会做出这种事儿来。

    现在好了,全都怪在他的头上,自己倒成了白莲花了。

    阮小溪皱着眉,他看着程琳“他在说什么?你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郑菲林的手指,指着程琳的鼻子尖儿。

    他义正言辞的说道“就是他,他让我做的,他让我在你的药里下的春、药。”

    郑菲林哭的梨花带雨“这些都是他做的,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不能抛下我……哥……”

    以前的时候,郑菲林家里也算是小资。

    这是因为自己的父亲沉迷赌博,才会让他落到那个境地。

    郑菲林这辈子其实也没有经历过什么挫折苦难,除了让乔一鸣刚刚好碰上的那一天。

    当乔一鸣的资助彻底断掉的时候,郑菲林这个娇贵的富家女才终于第一次了解到了,生活是有多么艰难。

    郑菲林觉得自己一定要牢牢的抱住乔一鸣的大腿。

    他觉得乔一鸣之前对他真的还算不错,现在也不会就这么狠心的把它扔在一边,置之不理。

    毕竟那个时候郑菲林觉得乔一鸣是真的对她好的。

    程琳一下子变成了目光所聚集之处。他笑了笑,没有为自己反驳。

    他现在巴不得乔一鸣,更讨厌自己一点,肯定是不会为自己做什么解释。

    反而是阮小溪觉得愤怒生气。她觉得郑菲林是在冤枉程琳。

    阮小溪张口就道“你是谁呀?为什么会在这里?你在说什么?不要血口喷人,我知道程琳是什么样的人,不是你能随便冤枉就能冤枉的了的!”

    程琳在旁边拉了阮小溪一下,他不想让阮小溪继续说下去了,中间那些事说出来简直是匪夷所思,尤其是郑菲林现在的模样看起来就不正常。

    这个女孩子平日里总是打扮的光鲜亮丽,花枝招展,这个时候怎么就变成了这幅狼狈不堪的样子?

    中间肯定又发生了什么,把她逼到了绝境上,她才会做出这种自己以前都觉得不齿的事情来。

    阮小溪一点都不明白程琳的意思,阮小溪从来都是一个非常照顾朋友的人,尤其是在自己的朋友受到不白之冤的情况下。

    她横眉冷对,一张娇俏的脸上都是嘲讽“还有,小姑娘家家的不要随意的就叫别人哥,你知道那样的人都被人们说成是什么么?绿茶表。”

    程琳噗嗤一下子笑出声来,他看着郑菲林青青白白的脸色,

    实在是没有忍住。

    因为骂的太爽了。

    郑菲林从来没有被人这样责难过。她长得不错,从小都是被人捧在手心里的。

    郑菲林以前也没有见过阮小溪,更不知道阮小溪是在乔一鸣的心里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阮小溪长得并不是天姿国色。郑菲林还以为这是另外一个纠缠着乔一鸣的人。现在还恬不知耻的骂上自己了。

    以前的时候。乔一鸣的身边也曾有过别的人。但是乔一鸣从来都没有回应过她们。郑菲林从来没有感觉乔一鸣有多么的爱程琳,但是乔一鸣却做到了百分之百的忠诚。

    所以这个时候,郑菲林也并没有把阮小溪当成一回事。

    她直接开口道“你又是谁呀。我告诉你乔一鸣她是我哥。你有什么权利对我指手画脚?”

    程琳真的觉得郑菲林这个人实在是愚蠢的透顶了。

    她口口声声的说着自己爱乔一鸣,但是也从来没有真正的了解过这个男人。

    她甚至不知道这个男人究竟爱谁,在谁的面前可以肆无忌惮,在谁的面前必须要小心翼翼。

    程琳叹了口气拦在两个人中间。她有些无奈道“好了,我知道了,这些事都是我策划的,我也没有什么好辩解的,全都是我的错好了。”

    郑菲林这个人本性其实并不坏。就算是程琳并不喜欢她,也不希望她把她逼到绝路上。郑菲林只不过是一个还没有长大的孩子。太需要别人的关怀而已。

    可阮小溪就不这么觉得了,她不知道这个人口中的事情是什么,也不知道程琳自己亲口承认了自己策划的事情是什么,但是她知道程琳这个人是绝对不会做出来什么过分的事的。

    如果有,绝对是别人栽赃陷害的。

    阮小溪回头看着程琳,问道“她究竟在说什么?怎么你不反驳呢。我绝对不能让你蒙了不白之冤”

    程琳苦笑,她倒是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好反驳的。

    虽然虽然最后那一步不是她让郑菲林做的,但是之前很多事情真的是她一手策划。

    这个没有错,郑菲林其实也算是她自己的一颗棋子罢了。

    郑菲林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她推了阮小溪一把。

    “你是谁啊?”

    “你算什么东西,你凭什么质疑我说的话?难不成就因为这个女人怀孕了,所以你们现在都去巴结她了。”

    “以前以前可没见过你们对她这么上心啊。你们以前骂她是个上赶着的贱、货的时候。你们自己都忘了吗?”

    这就是郑菲林的最愚蠢的地方了。她自己下意识的就把小溪规划在了乔一鸣的后宫之中,然后没有得到任何的确认信息,就擅自的下了判断。

    程琳是真的为郑菲林默哀了。

    乔一鸣这个人她最了解,乔一鸣是绝对看不了阮小溪受委屈,一丁点儿也不行。

    如果说以前郑菲林还有可能从乔一鸣这得到什么,或者乔一鸣还对她还有什么放心不下的同情和施舍。

    现在也不可能有了,全都会变成厌恶。,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