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我什么都愿意做
    程琳不知道,卓萱和切尔西在这个巨大的牢笼外面,已经达成了某些共识。

    她开始的本意,是不想让卓萱在为自己费心费力。

    可是当那两个全心全意为她的人聚集在一起的时候,他们就会做出来一些,让人不能估量的事情。

    程琳和乔一鸣的对话,无非就是那天的那些。

    两个人都不甚愉快之后,之间的话就少了很多。因为有了小溪,乔一鸣的态度,对待自己还是不会有太大的变化。也没过度与痛。

    第二天,乔一鸣带着阮小溪出门,去纽约的中心公园。

    程琳原本是不想出门的,她身上有些累。但是阮小溪硬是把她拉了过来。

    阮小溪说“既然要出门,就应该一家人一起去。不然的话,三三两两的也没有什么意思。”

    阮小溪之所以会提出来去中央公园,也是因为看出了乔一鸣和程琳最近的不正常。

    只是因为想要让乔一鸣和程琳之间的关系和解。他知道自己的存在,这两个人的感情造成了一定的影响,但是,只要乔一鸣读不懂自己的心,他就算是不在,那个影响也依旧在。

    阮小溪不知道为什么乔一鸣会这么执着于自己的身上,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和乔奕森也已经有了三个孩子。

    本来以为乔一鸣就算是有再大的执念,也就放下了,

    直到昨天他才知道,原来乔一鸣还是整颗心都不在自己的身上,他以前看到的程琳和乔一鸣之间的快乐,都是蒙了一层虚假的表象。

    曾经阮小溪特别感激乔一鸣,在自己出事的时候,每次都会来到自己的身边。

    但是现在他已经完全不想也不需要了。

    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生活,他已经有了自己的生活,而乔一鸣也一样。

    更何况乔一鸣现在都快要做爸爸了。在车上的时候,阮小溪在程琳的身边,他看着程琳突起的小腹,摸了摸他圆鼓鼓的肚皮问“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了吗?”

    程琳摇摇头。

    他是真的不知道,因为在乔一鸣那里,这个孩子并不是属于自己的,她是切尔西的孩子。

    所以乔一鸣在某些程度上,还是有些憎恨这个孩子的存在,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身体原因,这个孩子可能没有办法活下来。

    乔一鸣更不会在乎这个孩子是男是女。

    程琳想得更加通透,这个孩子迟早是要来到人间的。不管他是男是女,要是来的男孩,他会好好对待,女孩也是一样。

    程琳摇了摇头说“我们觉得无论这个孩子是男是女的,他们都是我的宝贝。”

    程琳其实不喜欢阮小溪看到太多他和乔一鸣之间的不堪,昨天如果不是偶然,他也不会想要把这么赤、裸、裸的一面放在人的面前给他看。

    只会显得自己十分的不堪。

    阮小溪摸了摸程琳的肚子,眼神中有些光在闪烁,他说“程琳,如果你不知道他是男是女的话,那么之后你们再给这个孩子准备出生的东西,还有他的玩具的时

    候,你怎么知道要给他们准备什么呢?”

    阮小溪没有听懂程琳的话中的敷衍,他反而是很认真的问这些现实的问题。

    程琳一时间有些语塞,反而是乔一鸣说了“你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要去查一查孩子的性别,我们之前都忙忘了。”

    程琳看了乔一鸣一眼,忽然为乔一鸣觉得有几分心酸。

    他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就算是再不喜欢这个孩子,也要表现出来自己十分喜欢用心的样子,也是为难他了。

    三个人在半个小时之后,来到了中心公园。

    今天天气不错,风和日丽,纽约中心公园的广场上有白鸽在飞。

    还有人拿着手里的鸟食带着孩子去喂。程琳看着往天上飞的鸟儿。

    突然觉得自己还不如他们,他们有自由,可是自己没有。

    如果不是阮小溪和乔奕森之间有那么深的羁绊,而程琳也知道,他肯定会极力的撮合乔一鸣和阮小溪之间的关系。

    他现在只要能够离开这个男人,什么事都愿意做。

    程琳忽然间又想到了郑菲琳。如果要是郑菲林那个时候没有做出那么愚蠢的事情,恐怕现在自己也不会有这么难看的下场。

    阮小溪第一次到这里来,倒是觉得十分稀奇。白云绿树,池水笑脸。

    这些东西都非常美好,都一一的印在那小溪的心间,他对程琳说“啊,纽约还真的是十分美好。我回家一定要,告诉那个只会一心扑在工作上的死男人。让他抽出点时间来陪我去世界各地旅游去转一转。”

    程琳笑了笑,阮小溪的话说得有些任性了,但是也只有恋爱中的人,被真正爱着的人,才会有资格说出这些任性的话来。

    乔一鸣在阮小溪的身边,笑着说“也就只有你能够让我那个木头一样的哥哥开窍了,不然他非要死在公司里。”

    阮小溪笑面如花,她对乔一鸣笑道“哈哈,是死在办公桌的文件上面。”

    程琳的眼睛往旁边望了望,忽然觉得阮小溪和乔一鸣之间是那么的郎才女貌,自己才是多余出来的那个。

    程琳强迫自己移开视线,这一看竟然看到了不得的人,郑菲林。

    程琳在想郑菲林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出现。

    可是他刚刚想到这个问题,下一秒,郑菲林都已经疯了一样的冲了过来,对着乔一鸣。

    程琳以前不是没有见过外面那些女人对乔一鸣死缠烂打的样子,但是他没有想到有一天郑菲林也会变成这。

    她还清楚的记得郑菲林说过,那些女人有多么愚蠢,越是倒贴,越是不肯放手乔一鸣就越不在乎。

    现在想想那个时候。郑菲林的话可能是有几分嘲讽自己的意思的。可是现在他就变成自己嘲讽的那种人。

    这还真是造化弄人。

    给郑菲林这么一闹。乔一鸣几个人俨然成为了广场中的中心。

    阮小溪以前没有见过菲林。更不知道有这么个人存在,他一时间愣住了。,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