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你还在怀疑我
    程琳真是忍不住了,她原本不想和乔一鸣吵架,她已经怀孕了,已经怀孕快要六个月了,真不想因为这种小事和乔一鸣争论不休。

    只是乔一鸣真的是欺人太甚,他说出来的那些都是人话么?

    程琳说“首先我先告诉你,我从来没有告诉过切尔西我哪天的生日,至于他是怎么知道的。应该是以前的时候查过我的信息吧。”

    “但是有一点,乔一鸣你说的没有错,你在我程琳的心里,就是这么不值得信任,就是这么的不靠谱。”

    程琳继续说道“你觉得你最近是足够照顾我了,之前你自己能够管理好自己的吃穿用度,不用我为你担心了,但是那就是你对我的好了?”

    乔一鸣张了张嘴,没有说出话来。

    以前的时候,两人在一起,他的一切都是程琳准备好的,下了班都是程琳会帮他解开领带。找过家居服放在他的手边,方便他换衣服。

    他也知道程琳现场怀孕了,在很多程度上不能够照顾自己了,他也呀要体贴一些。

    难道这还不够呢?

    在乔一鸣的脑海中,程琳从来都不是一个懦弱的需要人照顾的角色,她温柔但是十分坚强,什么事都能够做的很好,根本就不要自己帮她费心。

    程琳不想说什么,她看着乔一鸣呆愣的表情“乔一鸣,你其实一点都不在乎我的,为什么,非要表现出离不开我的样子呢?”

    “你看看你是怎么对阮小溪的,那才是喜欢,你明白么?你其实不是不能对别人好,你也不是自私。只是你吝啬于对我的喜欢而已,仅此而已。”

    程琳这样说着,忽然之间有些喘不上气来。她顺了顺自己的胸口。

    她的身体其实并不适合怀孕,尤其是在她身体最是不好的时候,她有了这个孩子。

    能不能安安稳稳的活到孩子生下来,程琳自己其实都是不能够确定的。

    也就是因为这一点,她才会害怕卓萱会为自己担心卓萱是了解她的身体的。

    很少有人知道,程琳的血小板数量其实不太多,每次去体检的时候都专门会被医生嘱咐,虽然没有到变成病的地步,但是她如果要是有什么大出血的情况,就不容易止住。

    这也是为什么程琳在为乔一鸣挡刀,还有经历了上次的流产以后,身体大不如前的原因。

    包括那次摔下山崖,她害怕的不是白狼野兽,而是怕自己会这么失血过多死掉。

    程琳不想让自己成为卓萱的负担,卓萱也是吃过很多苦的人,要是这个时候,因为自己的事情让卓萱分心,然后出了什么意外,程琳这辈子也不会原谅自己。

    女人生孩子就像是在鬼门关走上一回,所以她想让卓萱安安心心的养胎,只要是生下这个孩子就是她最大的心愿了。

    乔一鸣如果是真的爱程琳,他还可以反驳程琳的话,但是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是爱阮小溪的。

    他只知道自己不想让程琳走,别无其他。

    &nb

    sp;  第二天一早,切尔西就按照程琳的话,去了卓萱的家。

    如同切尔西想的那样,卓萱是个优雅的东方女人。

    两个人虽然长得没有任何相同之处,但是在某些方面,都透露着东方女人的特性。

    卓萱之前是从来没有见过切尔西,当然,切尔西也没有见过这个传说中程琳最好的朋友。

    当切尔西忽然打来电话,约卓萱见面的时候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两个人都有几分尴尬。

    毕竟卓萱也知道,程琳对于乔一鸣用情之深,这个切尔西很有可能就是他找来应对乔一鸣的一个借口而已。

    只是卓萱已经有很久时间都没有见过程琳了。他不知道程琳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也曾经去乔家的别墅寻找过程琳的踪影。但是每次还没有接近,就被人拦下了,他已经没有程琳消息很久了。

    所以当切尔西联系他的时候,卓萱想也没想的就同意了。他们见面的约定地点是个中餐馆周围人来人往车水马龙,但是里面的环境确实出乎意外的安静平和。

    卓萱索性就先开口了,他说:“如果你找我是为了找到程琳的话,那么非常抱歉,我这段时间也没有他的下落。”

    切尔西摇头。

    “我这次来并不是来找程琳的,而是程琳让我来,有句话转托给你。他说他自己这段时间过的非常好,叫你不用担心。”

    卓萱一时间有些错愕,说:“你这段时间见过程琳?在哪里?他还好吗?”

    面对这一连串的问题,切尔西苦笑着说:“我刚刚已经说过了,程琳让我告诉你,他最近很好,让你不用担心。”

    卓萱眉头紧皱:“是他让你这样说的,还是你看到的?”

    切尔西时间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她才问道:“你的意思是你认为程琳过得不好?不然的话,为什么我在说出她过得不错的情况下,你会有这样强烈的质疑反应?”

    程琳究竟过得如何,他在面对着什么,他有什么苦恼,其实卓萱是最清楚的。

    程琳原本想要脱离乔一鸣的身边,但是现在看来,不仅仅因为这个孩子,还有更多其他的束缚,让他没有办法选择自己的意愿。

    卓萱很多时候也不明白,乔一鸣看起来并不像是一个残忍的人,但是他却把所有残忍的事都在程琳的身上做了个通透。

    卓萱看着切尔西,他思考了一会儿,问道:“既然你已经见过程琳了,那我想问你他怀孕的事情你知道吗?”

    切尔西笑了笑:“你还在怀疑我?如果我真的见过他,我怎么可能没有看到。”

    “那既然你已经知道了,她怀上了乔一鸣的孩子,你还想要帮助她吗?如果她在某些时候需要你的帮助的情况下?”

    切尔西说:“我既然会出现在这里,就已经说明了我的态度,无论他是怎么样,他都是我的朋友,无论她选不选择我,无论他在不在我的身边,只要她有任何困难,我都会倾尽一切的帮助他。”,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