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我绝不可能对她做什么
    切尔西是在乔家吃过晚饭才离开的。

    程琳当然是亲自下厨,虽然阮小溪的菜也做的十分不错,但是和程琳要是比起来的话,还是稍微有些逊色。

    切尔西是个观察力十分敏锐的人,一顿饭的时间,他已经能看得出来程琳留在乔家也是并不是开心,乔一鸣喜欢的另有他人。

    只是已经同床异梦,为什么两个人还非要绑在一起不肯分手呢?

    切尔西是实在想不明白这一点。

    饭后,切尔西走了,程琳送他出门,乔一鸣自然也要跟在后面。

    程琳看了眼身边的乔一鸣,犹豫了很久,还是说出了口“不要忘记了我说的话。”

    切尔西点点头,言语中依然温柔“我知道了。”

    乔一鸣看了程琳一眼,里面寒光闪烁。

    等到切尔西走了,乔一鸣才咬牙切齿的把程琳压在门口,眼神里都是冷光“我问你,你究竟是和他说了什么?”

    程琳今天很累,非常累。

    阮小溪的出现让她实在是无法保持平日里的温柔自持。她冷了声音说“我和他说了什么,有什么必要一定要告诉你呢?乔一鸣?”

    乔一鸣说“我是你的丈夫,你当着我的面堂而皇之的和旧情人拉拉扯扯,窃窃低语,我还没有知道的权利了?”

    程琳真的是忍不住吃笑出声“那我问你乔一鸣,你这样说的话,阮小溪也算是你的旧情人,心头好,白月光了吧?”

    “我作为你的妻子,岂不是也要问你你今天和她说了什么,你碰了她几下?你和她有没有拉拉扯扯,有没有窃窃私语?”

    乔一鸣没有想到程琳竟然会用这个问题反问他,她愣了愣,还是说到“阮小溪现在已经是我的嫂子。你知道的,我绝对不可能对她做什么。”

    绝对不可能?

    程琳笑了,自从阮小溪出现,乔一鸣的眼睛都已经完全的黏在了阮小溪的身上,他现在跑过来告诉自己,他知道自己和阮小溪没有可能,让她不要吃飞醋。

    既然你知道的话,就应该控制自己的行为举止,放不下就是放不下,又何苦欺骗自己又欺骗别人呢?

    反正她现在已经完全不在乎这个人了。完完全全,彻彻底底。

    程琳用力把乔一鸣推到了一边,她的眼睛里有这沉“乔一鸣,既然我被绑在你的身边,你也就要接受我是被你绑住的事实,我已经绝对不可能做到像以前那样,如果你缺一个佣人,你大可以把那个郑菲林找回来,她肯定求之不得。”

    说完,她就推开门往屋里的走过去,结果刚刚打开乔家的大门,就正好对上了阮小溪那张惊愕的脸。

    阮小溪张开嘴结结巴巴的想要说什么,但是程琳已经彻底的累了,她只是看了阮小溪一眼,就低下头往屋里走。

    虽然阮小溪说她们还是朋友,但是他们也已经不是原来的她们了。

    说是不在乎的东西,到底还是在乎,只要乔一鸣一天放不下自己的执念,只要他一

    天还爱着阮小溪,只要他一天不肯放过自己,那他们之间就不可能完全的友好。

    而且还有一个小生命夹杂其中的情况下。

    乔一鸣也没有想到阮小溪会在门后,他原本去追逐程琳的步子停了,他问阮小溪“你都听到了?”

    阮小溪点点头,她错愕的看着乔一鸣,她无法想象直到这么多年的现在,乔一鸣还是不肯放下过去的那点喜欢,让自己自由,也让程琳自由。

    阮小溪说不出“你还喜欢我?”这种矫情的话,她换了一种方式问道“程琳说的都是真的?”

    乔一鸣想了想,才继续点头“但是小溪,请你相信我,我虽然现在还喜欢你,但是我是不会打扰你和哥的生活。”

    阮小溪停了乔一鸣的话,摇头“乔一鸣,我忽然意识到为什么程琳用尽全力也想要离开你了。”

    乔一鸣愣了“为什么?”

    阮小溪说“因为一个人,不可能爱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一辈子,无论多么深沉的喜欢,也经受不起蹉跎。”

    阮小溪对乔一鸣说“放下吧,你既然也知道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就不要再不到黄河心不死了,好好珍惜程琳吧,她比我好太多。”

    乔一鸣笑的有些无奈,这个不是说究竟是谁好谁坏,就能够喜欢上谁的。

    程琳固然是有她的好处的,乔一鸣知道,也能够体会的到,所以才放不开自己的手。

    阮小溪说完以后,就转头回了自己的房间,她脑海中想起了那个法国男人,今天在餐桌上的表现。

    哪怕阮小溪的心还是偏向着乔一鸣,他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好男人。可能从某种程度而言,他真的比乔一鸣更加适合程琳。

    程琳要是离开了乔一鸣,能够得到更爱她的人,因为乔一鸣实在是对她太过于忽视了。

    但是乔一鸣钥匙离开了程琳,这辈子可能都不会得到更加爱他的人了。

    乔一鸣在门外呆了很久,才终于回自己的房间,程琳已经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但是乔一鸣知道她还没有睡着,程琳有个习惯就好了,会在两个人都睡下之后,把床头的台风关上,不管多么晚,她都会只睡得不会太沉。

    乔一鸣坐在床边,问她“程琳,那个外国人在餐桌上说你前几天生日,是真的么?”

    程琳翻了个身,没有回答。

    这种事情,用得着去问她么?乔一鸣想要查什么东西是查不到的?偏偏要跑到这里来质问她么?

    乔一鸣又问了一遍“那个外国人说的是真的么?”

    程琳被他问的心烦,“嗯”了一声。

    乔一鸣说“你宁可告诉他你的生日是哪天,都不告诉我么?”

    乔一鸣这个时候才想明白了,哪天程琳为什么会给自己煮上一碗面条,其实不是因为她饿,而是因为那天是她的生日。

    乔一鸣不由得有几分咬牙切齿“在你心里我就这么不值得信任,不靠谱么?”,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