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她只可能越来越幸福
    等到到了楼下之后,程琳帮人们泡的茶。

    切尔西看着程琳挺着大肚子帮人们泡茶,心里十分不是滋味。中间阮小溪也想要帮忙,程琳笑着摇头。

    这样上好的大红袍,要是不是专业的手法,根本就不能泡出来其中的香味。阮小溪也懂得其中的缘由,但还是难免有些失望。

    乔一鸣说:“让程琳来吧,这过程实在是不太简单,要是一个不注意烫到了手可怎么办?”

    乔一鸣说完这句话之后,切尔西终于忍耐不下去了,他眼睛中有阴狠的光:“既然你也知道这过程多么烦冗,那你怎么不想想程琳会不会被烫伤?”

    乔一鸣愣了,他看了眼程琳,不自觉的说了一句:“她不会的。”

    “她以前就会的,她的技术很好,是不会有问题的。”

    程琳听完之后只能是无奈的笑,就是这样的乔一鸣,能够让她说什么好?

    其实程琳这么久以来都是以一种不用担心的状态出现在乔一鸣的面前的,她的软弱和无助从来都没有让乔一鸣亲眼看到过。

    就算是让他不小心看到了她也会十分淡然的说:“不用担心,我没事。”

    其实真的有没有事,你还是要仔仔细细的观察的,很多伤并不是一定要表现出来,你才会知道她在痛。

    很多表达不出来的难过,那才是真的是剜心裂骨。

    乔一鸣明显是从来都没有仔细的看到过程琳的脆弱,他能够看到的只有程琳表现出来的完美。

    但是你要是真的喜欢,真的有一点的在乎,怎么能做到这样的无视?

    切尔西眼神像是鹰一样,他几乎无法忍受这种气氛。其实早在不知不觉中,他真的已经深深的迷恋上了程琳这个温婉大方大的中国女人。

    程琳一开始离开的时候,切尔西劝慰自己,她总还是会有一天会回来的,可是一连过去了三四个月,她都没回来看自己一眼。

    这个女人消失的无影无踪,要不是他越来越觉得自己的菲佣们做出来的饭菜不合胃口,这个女人还真的就像是一场大梦一样,分不清究竟是虚幻还是现实。

    她太美好了,美好的让切尔西不得不怀疑她是不是真的存在过。是不是真的在自己的生命里出现过。

    切尔西经常会想起程琳的脸,但是他没有刻意的去寻找,而且最近他的企业一直在经受到一些冲击,虽然无关痛痒,但是这些小麻烦堆积起来,让他也根本走不开身。

    程琳的脸会在自己过度疲倦的时候出现,女人的微笑像是救赎,让切尔西从心里都十分舒服。切尔西毕竟是个成年人,他不可能会因为自己的一己私欲就去打扰程琳的生活。

    他觉得程琳既然没有再次出现说不定还是一件好事。

    因为她一开始投入自己的怀抱也是因为她没有力量应对那个纠缠不休的男人,但是现在看来的话,她好像已经不需要利用自己了。

    

    />

    虽然每每都是这样劝慰自己,但是当程琳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的时候,他那些理智都通通见了鬼,他只有一种想法,他想让这个女人留在自己的身边,快乐健康的活着。

    切尔西从程琳的手中接过茶具,他说:“我来吧。”

    程琳皱了眉:“你来?”

    切尔西毕竟是客人,就算他真的会,也不应该让他做这种伺候人的活。

    切尔西的手握住了程琳的手,大有一种你要是不放开的话,我就一直这样下去的意味。程琳看了乔一鸣一眼,这个男人的眼睛里已经快要喷出火苗来。

    程琳忽然觉得这样的乔一鸣实在是非常搞笑。既然他已经让自己无数次的不甘心了,那么偶尔也让他生气上火一次又如何呢?

    程琳这么想着,松开了手,她就是想要让乔一鸣看看,追求自己的男人其实个个都不差,还有能够比他做的更好的,她程琳要是真的离开了他乔一鸣,她的生活只可能越来越幸福。

    切尔西说:“我这个人一向喜欢东方的那些神秘又内涵的东西,所以茶道这种东西我也有过涉猎,不过就是不是很懂了,要是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程琳你就指点我。”

    程琳忽然之间好像是回到了哪个画室,切尔西也是这样的温柔,他会十分的尊重自己的意见,乔一鸣从来没有给过自己的尊重,切尔西做的十分完美。

    法国男人骨子里的温柔浪漫,让他们本身就十分迷人。

    切尔西最后又加了一句:“我可不想这么温柔美丽的东方小姐,在怀孕之中也这样费尽心力。”

    他这句话可以说是重重的一巴掌打在了乔一鸣的脸上。

    这个男人的爱人反而还要别人来心疼,这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乔一鸣看着切尔西的手法,很想从中间挑出一点的毛病来嘲讽,可惜直到最后,切尔西都完成的十分完美。

    程琳都十分惊叹,切尔西竟然能够把这么一套繁冗的过程记得这样清楚。

    切尔西最后对着程琳笑着:“怎么样?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么?”

    程琳摇摇头:“不,你做的很好,十分好,就连我可能都不会注意到的一些细节你都做到了。”

    乔一鸣完全无法接受程琳和切尔西之间的互动,他的眼睛里有阴沉闪过:“是么?看来切尔西先生的工作是不太忙碌,还有精神去学这些女人才会的东西。”

    这话说出来就会显得有些肤浅,切尔西也没有反驳,他知道乔一鸣现在一定很不爽,他也没有必要在人家家里太过分了。

    “我只是以前草草的了解过一些恶,然后也不知道怎么就会记得这么清楚,现在我是知道了,原来就是为了今天,能够让她能够喝上一口我泡的茶。”

    他的话说的缠、绵且隐晦,让乔一鸣想要为难他,也没有什么理由,他咬紧了牙关,狠狠的瞪了程琳一眼,却发现程琳的眼神完全没有在自己的身上。,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