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只是一个朋友
    切尔西敏感的捕捉到了乔一鸣话中的一个词,妻子。

    切尔西的眼神望向程琳:“妻子?”

    这一次程琳没有反驳,她只是静静地站在众人面前,她的眼睛什么都没有,只有一片漆黑。她笑了笑:“切尔西先生,你一定要记住我刚刚告诉你的话。谢谢了。”

    乔一鸣看了程琳一眼,他的眼神中有愤怒,程琳和切尔西说了什么?

    这个女人已经有了自己难道还是不够么?竟然还要勾三搭四。只是一天放松了警惕,她就已经把野男人都勾、引到自己家门口了。

    正在三个人的气氛都十分尴的时候,忽然之间有人从车上下来:“你们都在门口做什么?有什么话我们可以回家坐下来谈啊。”

    切尔西看过去,下车的人是一个小巧的中国女人。她有一双大眼睛,看起来十分的灵动,她嘴角带着笑容,看起来十分的单纯。

    这个女人应该是沐浴在别人的爱中生活的,你只要看举手投足之间的就能感觉到这个人的快乐。

    她是和程琳完全不一样的两种人。这个女人身上的单纯美好,是别人不能比得上的。

    但是程琳身上的温柔内涵,也是阮小溪完全不具备的。

    阮小溪笑盈盈的看着程琳:“好久不见了,程琳。”

    她说着就走下来,摸了摸程琳的小腹,程琳也给了阮小溪一个微笑。没有多说什么。

    乔一鸣看着阮小溪,皱了眉说:“以后下车的时候小心一点,要是摔到了怎么办?”

    乔一鸣的声音里满满的都是关怀,切尔西听的总觉得哪里不对,他看眼在风中穿的单薄的程琳,终于意识到了哪里不对。

    乔一鸣的眼神始终都没有落在自己“妻子”身上,从这个女人下车之后。

    切尔西原本是不想要进乔家坐坐的,但是现在,他想去了。

    阮小溪对程琳说:“程琳,这个帅哥是你的朋友么?”

    程琳点点头:“嗯,一个朋友。”

    然后她对切尔西说:“谢谢你今天来看望我,天色已经不早了,要是还有什么事的话就快些回去吧。”

    程琳其实已经在变相的让切尔西离开了。但是切尔西却笑了笑:“我没有什么事,要是有机会,我还真想去乔家大宅看一看呢。”

    程琳瞬间就愣了,乔一鸣的脸色也十分不好。

    乔一鸣说:“要是平日的话可以,但是今天我们家可能有些事,我的母亲生病了,今天正好接回家,恐怕就没有心神招待了。”

    切尔西不在乎的笑笑:“是么,既然伯母回来了,那么我就更要探望一下了。”

    阮小溪不知道他们三个人之间究竟有什么纠葛,她这个时候开口道:“那就这样吧,客人都到了门上,你们还要把人家推出去么?这多么的不礼貌。”

    阮小溪对切尔西笑道:“那既然你这么想来我们家做客,那就欢迎你了。”

    乔一鸣张开嘴想说什么,可是在对上阮小溪的笑容之后,就全部吞进了肚子。

    阮小溪不明就里,把一堆人都拉进了屋子。压根没看明白这三个人阴沉的脸色。

    程琳其实是不愿意再把切尔西牵扯进来,乔一鸣对切尔西更是十分厌恶,切尔西这是怀着极大的怀疑来的。

    三个人各怀心事,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想法,只有阮小溪一个人傻乎乎的当三个人真的只是朋友。

    乔母身体状况这段时间也还好,甚至能够开口说几句话了,阮小溪和程琳一行人把乔母送回了屋子,乔母今天转移地点也是累着了,她刚刚沾上枕头,慈爱的看着自己这两个儿媳妇,话都没有能够说出来,就睡着了。

    四个人一起来到楼下“叙旧”。

    过程中阮小溪踉跄了两步,好在她身边还有乔一鸣,男人稳稳的拖住了她的手臂,眼睛里慢慢的都是担忧,他说:“小心一点。”

    阮小溪说:“不用担心,我也不是玻璃做的,又不会碎,摔了也就摔了。”

    程琳看都没有往那边看上一眼,反倒是切尔西多看了两个人两眼。他眼睛里有深沉的光,他隐约也觉得这两个人似乎也是太好了一些,从某种程度上,已经超过了对待嫂子的那条线。

    程琳扶着楼梯一点点的往下走。这段时间她的肚子又大了几分,她的脚已经开始浮肿,走起路来都十分的困难。

    就是这些浮肿,被乔一鸣说她好像是胖了些。

    乔一鸣在阮小溪的身边,他眼睛紧紧地盯着阮小溪的脚下,可能他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好像是对待阮小溪太过于关心了。

    切尔西看着乔一鸣在那边的模样,不由得有几分的怒气,他伸手想要扶住程琳往下走,可刚刚碰到她的手臂,程琳就笑着躲开了。

    程琳现在可是一点也不想闹出什么幺蛾子出来,乔母刚刚回家,阮小溪也还在,要是到时候乔一鸣真的冲动了,到时候就会变得很不好看。

    程琳不是个不识大体的人,上次在医院里的时候,要不是情况所迫,她也不会那么孤注一掷。

    程琳就算是已经不想和乔一鸣在一起,但是曾经的喜欢也还是让这个人在自己的心底留下了不能磨灭的痕迹,她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并不希望因为自己让他的家庭遭到打击。

    尤其是乔母。

    那个她真的把她当做自己母亲的女人。

    而且这是在乔家,如果切尔西有什么举动让乔一鸣实在是忍无可忍,直接都能不顾绅士风度在阮小溪的面前发了火,那样的话对切尔西实在是不利。

    程琳知道,有的时候的乔一鸣就像是一个疯子,你没有办法用正常的想法去思考他究竟会做出多么偏执的事情来。

    切尔西被程琳躲了一下,他眼中有些黯淡,但还是忍下了那一点的心酸,他看着程琳扶着栏杆往下走,眼神十分的心疼。

    要是他的话,对待自己的妻子,绝对不会这样的不上心,家中的地毯肯定早就会被他换成了防滑的,哪里像现在,就算是平常人踩上去都会觉得可能会滑到。,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