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你终究还是选择了他
    程琳当然是点着头答应了。

    她其实比任何都要明白,她现在的情形,乔弈森和阮小溪不可能是不知道的,但是他们也是无能为力。

    纽约是乔一鸣的地盘,就算是乔弈森手上有绝对的权利,也不可能放弃国内的那些巨大的处理事宜,跑过来因为一个小小的她,和乔一鸣争执不休。

    程琳是没有那么大的排场的,她有这个自知之明。

    阮小溪来的那天,乔母被乔一鸣一起接了回来。程琳站在别墅门口,今天可能是因为阮小溪要来,原本在外面经常性围成一团的报表不见了踪影,这下程琳终于能看到外面。

    已经是接近黄昏的时候,程琳一个人站在门口,倒也不觉得落寞,只想着能够走出这个庭院,回到世界中去。

    程琳正在胡思乱想,忽然之间看到远处有个似曾相识的背景,她的眼睛追了上去,她刚刚好对上一双水碧色的眼睛。

    程琳的心头一跳,她没有想到会这么猝不及防的遇上切尔西。

    但是想想也是正常,切尔西也住在这个附近,见到他压根就不是一件多么奇怪的事情。

    程琳不不能踏出这个别墅一步,她知道虽然自己的身边看起来好像是一个人都没有,但是那些彪形大汉却潜伏在别墅里,只要她有什么动作,他们就会奔出来,再一次把她请回去。

    所以程琳只是淡淡的一笑,也没有搭话。

    她不知道还有什么好和切尔西说的,她低下头看着自己高高隆起的小腹,眼神里有无奈,她现在还能怎么做?

    倒是切尔西走了过来,他走到程琳的面前,再次见面这个男人依旧是那么温柔,只是程琳很敏锐的察觉到这个人瘦了很多。

    程琳笑着说:“你好啊,切尔西。”

    切尔西没有笑,他深深的看着程琳,最后又把视线移到了她的肚子上:“你还好么?”

    程琳倒是大大咧咧的让切尔西盯着自己的肚子,这个已经是事实了,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她说:“很好。”

    其实程琳好或者不好,都和现在的切尔西没有了任何的关系,她被乔一鸣紧紧地绑住,一个结婚证封断了她的所有退路。

    她就算是想对切尔西求助,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她能承诺给这个男人什么?爱情么?还是家庭?

    现在的程琳一件事都做不到。

    切尔西看着程琳,他忽然伸出手捂住了程琳的眼睛:“你不开心。”

    “你的眼睛告诉我你并不开心。”

    男人的声音温和,手掌也是炙热,他的手掌贴在程琳的身上,让程琳竟然有了几分温暖的留恋。她说:“你真的很厉害,这都能看得出。”

    其实程琳的喜怒哀乐都没有刻意的隐瞒,她笑容里有多么的苦涩也不是只有切尔西一个人能够看得到。

    只是有的人就偏偏愿意把这个理解为笑,看不懂,也不愿意深究。

    切尔西另一只手抚摸上了程琳的肚

    子:“你都有了他的孩子,你终究还是选择了他。”

    程琳想说不是,但还是没有说出口。切尔西已经帮助她足够多,在她现在不能给予他任何承诺的现在,程琳不愿意再一次把这个温柔的男人拉下水了。

    切尔西真的适合更好的女人。

    切尔西把自己的手从程琳的眼前放开,他说:“自从那天之后,我一直在等你回来。客户是我等了又等,你都没有出现。”

    程琳的心里忽然有些震动,她看着切尔西,一句话都没有能够说出来。

    切尔西神色落寞:“不过你幸福就好。”

    男人说着说着,眼神忽然一亮:“程琳你知道么我最近画了一幅画,我一直在想,要是能够再见到你,一定要让你看到,你一定会开心的。”

    程琳但笑不语。

    切尔西忽然握住程琳的手:“你想不想去看一看?”

    程琳点点头:“我想,但是最近恐怕是不行了。”她指了指自己的小腹,那里正在酝酿着一个小生命,虽然她的到来不是收到了程琳祝福,她的出世也只会给自己带来一些乱七八糟的麻烦。

    但是那毕竟是一条生命。

    切尔西看着程琳隆起的小腹,他水碧色的眼睛颜色黯淡,他说:“我知道了,你是以后都不想见到我了。”

    程琳愣了,连忙摇头:“我没有那个意思,你怎么会这么想?”

    “我只是……”程琳咬咬牙,最后还是说了出来:“我只是不想连累你而已。”

    切尔西不能明白程琳的意思,他的眼睛里有审视的光:“程琳,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切尔西发现现在的程琳实在瘦的惊人,一点也不像被人精心照顾的样子:“你是不是不是自己愿意回去的?”

    程琳想说些什么,却看到远处一辆熟悉的车慢慢的开了回来。程琳眼神中乍然出现一点厌烦。不是十分明显,而且退散的很快,几乎下一秒,那点不悦就从眼睛里消失了。

    但是切尔西还是敏锐的捕捉到了什么。他还想问些什么,却听到程琳开口:“切尔西,我有一件事想要拜托你。”

    “我有一个朋友,她叫卓萱,是我最好的朋友了,如果有一天你有机会见到她,你就告诉她我过得很好,让她不要为我担心。”

    切尔西心生疑惑,这些事明明程琳就可以自己对她说,为什么却要摆脱自己。

    切尔西还没有能想得明白,程琳已经略微向后退了一步,和他保持了一点的距离。程琳说:“切尔西,你快些走吧。”

    切尔西皱眉,恰巧这个时候,乔一鸣的车已经听到了乔家别墅的门口。

    乔一鸣其实是老远就看到切尔西和程琳两个人极为亲密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他不自觉的踩重了油门。飞快的来到了两个人的面前。

    乔一鸣下车的时候,还有种气定神闲的意味,他的眼睛里有阴沉,但还是装作云淡风轻的模样:“这位先生看起来好像是极为眼熟,是我妻子的朋友吧。”,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