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你不是她的代替品
    程琳又继续问他:“如果现在阮小溪她和你说,乔一鸣我们在一起吧,你还会这样死死地纠缠着我么?”

    “你还会知道程琳是谁么?”

    程琳的一个个问题问下来,乔一鸣哑口无言,竟然不知道该说出什么样的话来,他看着程琳,一个都无法回答。

    他只能说:“阮小溪是不会在我的身边的。”

    程琳嗤笑一声:“所以说,乔一鸣你不要自以为多么离不开我,其实你只是离不开一个你空虚感情的代替品而已,而且你更习惯了这个代替品的方便和温柔。”

    “但是,乔一鸣你能不能也睁开眼睛看一看我,我也是个人啊。”

    程琳说着,本来是想笑的,但是却流出眼泪来。

    是啊吗,她也是个人,也会觉得痛苦,也会悲伤。乔一鸣一次次的冷漠。都是像刀子一样刻在程琳的心头。

    明明是那么爱的人,她是要用了多么大的勇气,才能狠心切断了它,才能咬牙告诉自己一定不能回头。

    程琳说:“我已经不可能变回曾经的那个程琳了,我希望你能够明白,我不会再这样对一个人付出了我的全部,却换来一个遍体鳞伤的结局。我伤了一次,已经伤的狠了,我这辈子心还是会动,但是也不会有力气像以前那样躁动的难以自制。”

    乔一鸣开口:“你不用像以前那样,你只要……只要……”

    乔一鸣想说,你只要待在我的身边,收敛起自己身上的刺,两个人就能牵起手一起一辈子。乔一鸣看似是冷漠,但终究他也想要一个人能够和他一起走过这一辈子。

    程琳摇摇头:“你以后不要和我说我应该这么做,我以前的时候有多么的好,你的话只会深深的刺痛我,让我窒息般的难受。”

    那三年已经成为了程琳的伤疤,只要稍微的碰触,就会觉得疼痛。

    这样的三年,人生中只要有一次就已经够了,那三年里,她已经熬干了自己的骨血,费劲了自己的爱情,把自己能够给的一切都给了别人。

    乔一鸣没有说话,他听到程琳的话,也终于知道,自己看起来十分喜欢习惯的那些生活,是程琳废了多么大的心血才换来的。

    乔一鸣说:“好,以前的事情我不会再提。”

    “但是程琳,我乔一鸣这辈子都不可能会放开你,你绝对不仅仅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替代品。”

    你是我的空气。

    这句话乔一鸣没有说出来,他只是深深的看着程琳:“我以后会好好对你,程琳。”

    程琳只是笑了笑,这句话乔一鸣说了太多次,太多次,多的她自己都不会相信了。乔一鸣对自己的好只能够给一点点,还是施舍来的。

    乔一鸣的心是阮小溪的。

    程琳不嫉妒,但也无能为力。她生活在乔一鸣的身边,变成了乔一鸣的习惯。而爱着阮小溪,也已经变成了他的另外一种习惯。

    习惯这种东西绝对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戒的掉的东西。

    乔一鸣现在对自己能够强制到什么地步,他就会对阮小溪的爱偏执到什么地步。

    在那之后,乔一鸣对待程琳的态度的的确确是变了不少,乔一鸣的态度温和起来,甚至偶尔还会给程琳一种好像是被爱着的错觉。

    程琳倒也没有什么应激反应,乔一鸣乐意对她好,她还有什么不愿意的。

    程琳被乔一鸣日日夜夜的关在别墅里,整个人都几乎要发了毛,也不知道自己的那个展厅怎么样,自己这么久都没有回去,在这个寸土寸金的纽约,她的金钱真的是每个月在意流水的方式从自己的指尖溜走。

    程琳曾经尝试着走出乔家的大门,可是还没有走上几步,就被人拦了回来,保镖们的态度恭恭敬敬,但是态度又是十分坚决。

    程琳和乔一鸣的结婚证还是到了手里,程琳看着结婚证上笑逐颜开的两个人,不由得觉得十分的可笑。

    她说不出话来,她看着这个红色的小本子看了很久,很久。她最终把这东西扔到了一边,忽然意识到自己最后的退路都被乔一鸣亲手封死了,这样一来,她是完全不可能和切尔西有什么了。

    切尔西就算是真的和她想要继续,也不会娶一个有夫之妇。

    程琳这段时间想了很久,她不能打电话,不能和别人联络,好在她还可以上网,看着最近的一些时事新闻。

    乔家最近比较动荡,看着看着,程琳的眼睛忽然注意到了一点,那是个小道消息,大概是偷、拍到了乔家大少爷和自己妻子阮小溪的那些风流韵事。

    程琳打开了,把那些完全是杜撰出来的东西看得津津有味。

    阮小溪和乔弈森的事情,在那些外人的眼睛里完全都变成了传奇,也写成了传奇。

    晚上乔一鸣回来,程琳已经做好了饭菜,不是因为程琳愿意,而是家里的厨娘有事,为了不被饿死,程琳只有自己来了。

    他松开自己的领带,换了家居服。吃饭的时候,乔一鸣对程琳开口:“以后你在家里,少看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程琳没有出声,她喝了一口粥,眼睛里有些黯淡。果不其然,乔一鸣的确是在监控她的上网记录。程琳皱着眉,他自己都没有想到乔一鸣都已经变态到了这地步,实在是不给自己任何一个逃走的机会。

    程琳想着忽的有些丧气。

    乔一鸣没有发现程琳的失神,反而问道:“你听到了么?”

    程琳“嗯”了一声,她就知道乔一鸣再看到她看的那些关与阮小溪的东西之后,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阮小溪是乔一鸣的逆鳞,是旁人碰不得的,更不是她这种蝇子血能够有比上的朱砂痣。

    夜里,乔一鸣还是给了才离开一点教训,还是美名其曰扩张。程琳被他鼓捣的钻心的疼,到最后也分不清到底是心里更痛一点,还是身上更痛一点。

    乔一鸣原本都已经给了她一点错觉了,但是现在他他又告诉自己,错觉终究还是错觉。

    小 说s*网  . e .c  o m 手 打首发z更新y更-快**,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