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心疼得会碎掉
    程琳从不觉得乔一鸣是个如此恶劣的人,两个人在床、上滚成一团,乔一鸣汗涔涔的抱着她,两个人面对着面,心里却是冷的。

    自从他这次和乔一鸣提出分手之后,她一次次的被乔一鸣刷新了下限。

    程琳已经没有了分好的力气,她身上黏腻,乔一鸣看了她一眼,抱着她去了浴室。等到两个人再次出来的时候,程琳已经睡过去。

    乔一鸣把人安安稳稳的放在床上,细细的摩挲程琳的眉眼。以前的时候,程琳总是在他的身边,他从没有仔细的看过这个女人,好像她在自己的身边已经是一种理所当然。

    当程琳说要走的那一天,乔一鸣开始的时候没有什么感觉,只是之后结局的挖心烈骨的难受。程琳实在是太狡猾了,她用了三年的时间融入了自己的呼吸,现在轻易就要把它的呼吸夺走。

    乔一鸣看着程琳,才发现这个女人竟然这样消瘦,她的眉不浓,十分自然,嘴唇也是合适的厚度,鼻梁挺直。

    这个女人看起来十分的普通,但是五官每一个拆开来看都是几乎完美。

    乔一鸣不得不承认程琳说的是对的,他对程琳却是是亏欠的太多。他隐约记得原本的程琳也是经常会眉开眼笑的看着自己,也曾经是个天真烂漫的人……可是设呢么时候她开始变得老态龙钟,变得这样冷漠的?

    乔一鸣想不起来。

    想不起来他也就不要想了,他搂着程琳,和她一起进入了梦想。

    第二天一早,乔一鸣就被人推了一把。清晨的阳光撞进乔一鸣的眼睛里,还带着影影绰绰的人影。

    他眯起眼睛,才看清楚自己身边的那个人。

    乔一鸣又看了一眼时间,竟然已经七点。平日里他早就已经习惯了六点起床,再加上过度的劳动让他有些神经衰弱,他没想到今天竟然会睡得这样的好。

    在没有任何的药物辅助的情况下。

    程琳冷冷的开口:“放开我,我要去厕所。”

    乔一鸣松开了手,身边的温暖骤然消减了一半。乔一鸣看着程琳的背影,忽然有些心疼,她的小腹已经微微开始有些显露,行动起来也不太方便。

    再加上昨天晚上的那一番折磨,更是雪上加霜。

    程琳的脚上没有力气,她咬着牙一点点的往外挪蹭。倒也不是说程琳多么想要去厕所,她只是认为只要不在这个人的身边,就好。

    程琳正在艰难的行动,忽然间身上一轻,乔一鸣竟然把她整个人抱了起来,他的眼睛里有些温和:“我帮你。”

    程琳心里微微一荡,但最终还是冷冷的开口:“谢谢了。”

    程琳不知道乔一鸣现在究竟是个什么状况,以前的时候,他们两个人就算是睡在一个床上都是同床异梦,除了*的时候还会有肢体的碰触,就再无其他。

    乔一鸣是个很有脾气的人,他不太喜欢别人的碰触。可是昨天却抱着她睡了一夜。程琳在睁开眼睛的时候,几乎整个人都愣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乔一鸣把她抱到厕所里,然后就出了房门。男人今天已经是晚了,他记得自己在六点半的时候原本是有个会议的,这下好了,一觉就睡过去了。

    乔一鸣给公司里的人打了个电话,说会议推迟到下午,今天上午的各项事宜就先教给他的亲信处理,他下午在去公司。

    出了故意在厕所里磨蹭了很久,她是想等到乔一鸣走了之后再出来的。出了预测了时间,等到她出门看到乔一鸣那张脸的时候,她惊讶的无法言喻。

    乔一鸣倒是好整以暇的看她:“这么吃惊么?我今天上午在家陪你。”

    他说完这句话,出了脸上的表情就变得更加奇怪。

    终于程琳忍不住开口道:“乔一鸣,如果你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打人一棍子再给个甜枣的话,现在想要用怀柔政策,那我告诉你不用了。”

    “我没什么事,更不会因为这件事对你有什么积怨,我只是不想看到你而已。”

    程琳这些话说完,乔一鸣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程琳倒是觉得无所谓,甚至觉得这样才是乔一鸣应该有的表情。

    两个明明不相爱的人,为什么偏偏要表现出一种相濡以沫,相敬如宾的感觉呢?不会觉得十分恶心么?

    这场戏乔一鸣开了场,但是自己没有必要陪他演下去。

    乔一鸣走到程琳的面前:“我和你说了很多次,程琳你完全没有必要惹怒我。”

    程琳只是淡淡的笑:“我还和你说了很多次,你完全没有必要揪着我我不肯放手。”

    “乔一鸣,只要你肯睁开眼,就会发现自己的身边有很多小姑娘正在挤破了头往你的身边跑,她们随随便便的挑出来一个,都能够比我对你更好。”

    乔一鸣说:“比以前的你对我更好?”

    程琳闭上了眼睛,她心里痛,痛的几乎喘不上气来,她已经完全不想要在提起那完全没有尊严的三年。

    那已经不是爱,是没有尊严的奴颜媚骨,是抛弃了脸面的委屈求全。

    程琳说:“你还想要我,或者是别人,像那个时候一样的对你么?”

    乔一鸣点了点头。

    程琳忽然笑了,十分明媚:“那么阮小溪呢?”

    “如果阮小溪也像我一样为了让你能够安安心心的睡上一个好觉,跑遍了图书馆,眼睛都快要瞎了只是为了找一个偏方。”

    “如果是阮小溪为了找到一味买不到的药材,一个人爬到荒山之上,然后为了不给你添麻烦,就算是痛的发抖也不给你打一个电话。”

    “如果是阮小溪因为找到给你治疗手疾的方子,跑到一个中医的家中,向人家跪着求一个药方,你会愿意么?”

    程琳的话说完,乔一鸣愣住了。

    不是因为这些事情是多么的震撼,而是他真的舍不得。如果那个是阮小溪的话,他的心都会疼的碎掉。

    小 说s*网  . e .c  o m 手 打首发z更新y更-快**,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