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我是你妻子,不是下人
    乔一鸣冷眼看着身边的女人,那样的眼神,根本就不像一个丈夫在看着自己的妻子:“但是很遗憾,你可能这辈子就要这么恶心的过下去了。”

    说完,乔一鸣闭上了眼,明显的不想要在和程琳有什么废话说。

    程琳的胸口一阵窒息,她感觉到十分的痛苦。她痛苦的来源不是这段时间的禁锢,而是乔一鸣从两个人最开始提出分手之后的态度。

    就如同乔一鸣所说的那样,两个人一定要捆绑着过一辈子,他不可能会松开自己手。但是这个男人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的死活,也没有想过要改变自己。

    他只是想要把程琳逼回原来的样子,却没有想过善待她一丁半点。这个人说着要尝试着爱上她,但是却没有任何的实际行动,反而是一次次的伤害自己,让她现在只是呼吸都会觉得痛。

    程琳捂住自己胸口,闷闷的笑。

    乔一鸣又说:“程琳,不管你同不同意,结婚证都已经发下来了,是我一手操办的,没有多久就会从那边邮过来,我说是明天的意思只是告诉你,你明天会看到我们的结婚证明。”

    “好。”

    程琳这样说。

    既然乔一鸣你非要我们湿湿的绑在一起,我就和你绑在一起,让你好好看看你想要的生活是不是这个样子。

    晚上乔一鸣想要喝安神汤,他叫程琳去做,程琳只是冷笑一声,躺在床上继续看电视。

    她都已经被迫和这个男人在一起了,她不能离开是因为威胁,但是她做什么那就要随着自己的心意了。

    乔一鸣开会开到了半夜,头一阵阵的疼,以前的时候,程琳都会端来安神汤给他喝,然后再他的身后帮他按摩。

    乔一鸣关上电脑,还在纳闷今天为什么程琳竟然会熬了这么久,到现在还没有成功。乔一鸣从书房走出来,忽然之间有几分忐忑。

    他们这次回来是直接回到了乔家的别墅,程琳的记性在怀孕之后就变得十分不好,该不会是又像上次一样忘记关火了吧。

    乔一鸣急匆匆的赶到楼下,发现炉台上什么都没有。他走回卧室,发现程琳早就已经睡了过去。

    乔一鸣胸口一阵阵的发堵,他扑到床上,把人死死地压在身下。

    睡梦中程琳直觉饿得自己的身上压了一座大山,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就看到了乔一鸣的脸。她觉得有几分厌烦,索性就又闭上了:“做什么?”

    乔一鸣咬着程琳的耳朵,质问道:“我的安神汤呢?”

    程琳被压得不舒服,她推了乔一鸣一下:“不会做,找会做的人去做,我现在是你的妻子,不是你的下人。”

    程琳说的一点都没有错,但是乔一鸣就是听的咬牙切齿,他想要发火,但是又不能对怀孕中的程琳发,气的脸色都变得铁青。最后只能狠狠的砸床。

    程琳皱着眉:“你要是闹脾气就去健身房,在床上瞎鼓捣什么,知不知道别人都睡觉了,很烦人的。”

    程琳的话彻底的激怒了乔一鸣,男人粗暴起来。

    程琳怒道:“你做什么,你不知道怀孕的人不能瞎做?要是发、情就去外面找别人。”

    乔一鸣的呼吸贴在程琳的耳边,他和程琳在一起三年,对程琳的身体了解程度一点也不比程琳自我差。他只是稍微的撩拨撩拨,就让程琳彻底的虚软了身体。

    可是直到现在,程琳的脸上微红,但她的眼神都还是清明的。她冷漠的感受着自己身体的反应,也冷眼看着乔一鸣。

    “你要是想让我流产你就直说,不要用这种下作的方法。”程琳开口:“那边就有桌角,不用你费心,我自己磕上去就可以了。”

    乔一鸣哪里是这个意思,他听了程琳的话更是愤怒。

    其实已经到了这个月份,起肚子里的孩子毕竟已经稳住了,只是她之前险些流产,医生才会多嘱咐些,但只要不剧烈运动,还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

    程琳感到了痛感,她痛的咬紧了嘴唇,死死地抓住了床上的被褥。她眼睛里有湿润的光。

    之前的时候她有对乔一鸣的一腔爱慕,多么粗暴狂乱的事情也都忍下来了,她现在就真的没有必要忍了。

    程琳一口咬上乔一鸣的肩膀,势必要把乔一鸣给她的痛全部从他身上讨回来。

    乔一鸣倒只是笑,压根没把自己肩膀上的伤口放在心上。

    程琳的牙关一点点的收紧,终于在唇齿间尝到了一些血腥味道。她本还是想在用力一些的,可是她最终还是没有狠下心去。

    程琳不忍心,不代表乔一鸣会不忍心,他是卯足了劲头想要给程琳些教训的。

    程琳这次是真的忍不住了,她的眼睛里湿润的厉害,几乎能直接哭出声来。她哆嗦着把乔一鸣往外面推。

    乔一鸣说:“难受么?”

    程琳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身上的乔一鸣,她没有说话,只是眨了眨湿润的眼睛,有眼泪滚落下来。

    她没想到乔一鸣竟然会这么糟蹋自己。

    程琳咬着牙不肯出声,把所有的惨叫咽进肚子,生吞下去。

    乔一鸣笑了,像个恶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