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你让我恶心
    乔一鸣的心脏忽然之间生疼。他闭上眼睛说:“让她去吧。”

    说完之后,男人的眼睛落在程琳的身上,十分的冷:“但是程琳你不要想着跑,你大可以一走了之,还是那句话,想想你的朋友。”

    程琳笑了笑,忽然之间觉得可悲。

    也不知道自己可悲,还是乔一鸣。两个曾经同床共枕,抵死缠、绵的人,现在竟然沦落到要用这种尖锐的方法伤害彼此。

    他们两个人都在用自己极端的的方法伤害对方,然后又孤单且狼狈的舔舐自己的伤口。

    程琳笑了笑,说:“我知道了,乔总。”

    这一句乔总陌生又冷漠,把自己和乔一鸣的距离隔出天涯海角的距离。

    程琳起身拍了拍膝盖上的土,她一点也不在乎周围人好奇的眼神,走到医院门口,被人层层阻拦的卓萱面前。

    卓萱一看到程琳,原本就瘦削的人,现在好像已经变得一阵风就能把她吹走一样。她哭了:“你又瘦了。”

    程琳就最见不惯卓萱的眼泪了,程琳和她不一样,她的肚子十分的明显,虽然按时间来看,其实程琳的孩子应该比卓萱的大才对,可是她都已经四个月了,还是不太明显。

    程琳摸了摸卓萱的头发:“你哭什么,你别忘了,我的卓萱一直都是我最坚强的后盾,你要是都哭了,我还怎么办嗯?”

    卓萱拉住程琳的手:“你跟我走吧,我会让人好好的照顾你,你还记得,我们当初是说好了的,如果我们两个人以后有了孩子,就让他们在一起,然后结婚,这样我们就是亲家了。现在看来真的可能的。”

    程琳笑了,她摇了摇头,挣脱开了卓萱的手。

    “不行啊,我不能走。”

    说着程琳摸了摸自己的小腹:“还有,这个孩子怕不能和你家的大宝贝结成连理了。”

    卓萱愣了,她问:“为什么?为什么不行?”

    程琳笑道:“因为我不想让你的孩子有乔一鸣这样一个混蛋的亲家。”

    卓萱这才回过神来:“这个孩子真的是乔一鸣的?”

    “应该是他的,因为我和切尔西没有发生过关系。”程琳小声的对卓萱开口,然后就接收到了那人不可置信的眼神。

    “什么,你和他交往了也要有两个多月了,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么?”

    程琳点点头有些无奈道:“没办法我就是这么没有吸引力,这都是真的。”

    卓萱问她:“那乔一鸣知道么?”

    程琳冷笑:“他不知道,我也不会让他知道。”

    卓萱看着眼前的程琳,她咬了咬牙,死死地握住程琳的手:“不管什么其他的,你和我走吧,程琳,你到我那里去住好不好?”

    卓萱其实是知道这件事完全的不可能,从刚刚程琳出来他就已经能够看出来,乔一鸣是彻底的把程琳的生活圈子都阻断了,她这段时间每天都会来到医院,也每天都会被人拦住。

    她不知道才程琳是怎么求得乔一鸣才让两个人能够见上一面。

    程琳还没有来得及说话,身边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她不可能会跟你走的。”

    乔一鸣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两个女人的身边,他说:“程琳这辈子都只会待在我的身边。”

    说完,乔一鸣就直接拉起程琳的手,就往车上走。

    程琳看到乔一鸣的瞬间,脸上的表情就变得十分漠然。她任由自己被乔一鸣带走,回过头对卓萱说:“好好照顾自己,不用为我担心。”

    其实程琳觉得自己在很对事情上都是非常对不起卓萱,就包括现在,卓萱已经怀孕,刚刚和韩启非过上还算是平和的日子,却又要为她操心。

    两个人没有血缘关系,其实也就是朋友而已。只要卓萱狠狠心不用去管她,可能会过得比现在这种忧心忡忡的生活好上不知道千百倍。

    可是卓萱一向是个固执的人,她在程琳的身后喊:“程琳,我会带你走的,让你过上你想要的生活,让你幸福一辈子,我爱你。”

    周围的人看热闹的眼神更加黏着的贴上来,刚刚的一幕幕还不够,现在还要上演什么禁忌之恋么?

    只有程琳知道卓萱的爱并不是人们想的那样,卓萱在很大程度上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家人,当成了人生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程琳觉得自己何其有幸,能够有一个这样把自己挂念在心上的朋友。

    只是程琳的开心到了乔一鸣那里就完全不是这样的一回事了,男人的脸色阴沉冰冷,如果不是程琳现在的身体经受不起什么,他一定要把这个女人狠狠的压在身下,让她明确一下谁才是她的爱人,谁才是她应该取悦的人。

    程琳是被乔一鸣甩上车的,她被掼的有些痛,她没有说话,已经习惯了忍耐下来。面对着乔一鸣这个男人,她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在忍耐。

    忍耐着忍耐着也就变成了习惯,反而让他变得不知轻重起来。

    乔一鸣对程琳说:“我们明天去领结婚证,婚礼等到孩子出世之后再办。”

    程琳的心脏忽然被攥紧了,她不可置信的看着乔一鸣:“我有说过要和你结婚么?乔一鸣?”

    乔一鸣说:“你在很早之前就答应了要和我结婚,我还记得清清楚楚。”

    男人的表情冷硬,他是绝对不可能会对自己的决定作出任何的修改的。他就是要用婚姻和自己手上的势力把这个女人禁锢在自己的身边。他要自己做出来一根结实的绳索,把这个人捆绑在自己的身边。

    程琳这下是真的恼了。

    之前的禁锢和现在的禁足她都勉强的可以忍耐下去,但是,乔一鸣现在是要毁掉她的一生。彻彻底底的额毁掉她的一生。

    程琳说:“这个绝对不可能。”

    “乔一鸣,我以后终究会离开你的,我不想要和你有什么法律意义上的关系,这会让我觉得十分的恶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