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我的一辈子没有你
    乔一鸣说:“就算是你不怕,你可可以想想卓萱,想想他的男人,想想他们的孩子是不是也不怕。”

    男人说着忽然贴近了程琳,那张原本让她朝思暮念的脸戏就是那样俊朗,担待地还是陌生了。这个说出恶魔一样话语的人怎么可能会是乔一鸣?

    程琳的眼眶通红:“乔一鸣,你是想逼死我。”

    乔一鸣摸了摸程琳的脸:“我不是想逼死你,我只是想和你好好的过完这一辈子。”

    程琳眼神带了几分的怨毒,看着乔一鸣:“我的一辈子没有你。”

    “那你大可以试试看了。”

    乔一鸣说完就要离开,程琳看着眼前的人,她的心脏都痛了。

    她终于忍不住说出来:“乔一鸣,你这一辈子对任何一个人都能做到宽容,对任何一个人都能够做到不这样的残忍,为什么面对我,面对一个如此爱你的人,你非要把她逼到绝路上去?”

    乔一鸣脚步停了,他回头看着程琳,脸上带了点迷茫。

    其实乔一鸣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对程琳这样的残忍,为什么就是不能够放开这个人让她去寻找自己真正的幸福。

    乔一鸣忽然对着程琳笑了:“大概是因为你是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人吧,我的任性也只能都给你了。”

    乔一鸣走了,程琳一个人在屋子里几乎呼吸不上来。她不想让自己去恨这个男人,可是乔一鸣总是一次次的逼迫她,逼迫她不得不恨他。

    乔一鸣之后几天每天都会出现在程琳的病房之中,他会在程琳的身边处理公事,他不会照顾程琳,却会看着下人们是怎么事无巨细的照顾她的。

    他这才发现自己其实不是吃不下去程琳以外的人做出来的饭菜,他只是无法接受才程琳不在自己身边的事实。

    乔一鸣终究也是自私的,他舍不得放开一个这样深深爱着自己的人。他一松手,程琳就会进入其他人的怀抱,并且再也不能够回来。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乔一鸣就是觉得,这个世界上绝对不可能会有人比程琳给他的好,给他的爱更多一分了。

    程琳倒也冷静了几分,她不是一个不明智的人,她不会和自己过不去。更不会用绝食这种愚蠢的伤害自己的方法来让别人心疼。

    想着想着,程琳忽然笑出声来。旁边正在带着蓝牙耳机开一个视频会议的乔一鸣抬起头问她:“怎么了?”

    程琳摇摇头,没有说话。

    她在笑自己的自不量力,用伤害自己的方法让别人来心疼的这种事情,也要看看自己在那个人心中的位置和分量,如果那个人完全的就是不在乎自己,你自残其实就只是在犯蠢罢了。

    别人觉得你愚蠢,你自己也觉得自己愚蠢。

    要么说乔一鸣还是很聪明的,他料定了自己还对他有感情,所以才会那么肆无忌惮。

    程琳躺在病床上,听着乔一鸣把一个会议结束,半睁着眼睛问道:“卓萱呢?我想见她。”

    程琳知道自己这段时间音讯全无,卓萱一定非常心急,肯定从中不知道找过乔一鸣多少次。卓萱看起来大大咧咧,其实身体的底子也不怎么好。

    别看现在卓萱和韩启非两个人看起来非常好的样子,其实在之前,两个人经受的也是常人想象不到的痛苦。好在两个人都熬了下来,才有了今天的之不易的幸福。

    乔一鸣眼睛淡淡的瞟过来:“你想见她?”

    程琳的语气不善:“我不想见她,难不成想见你么?”

    乔一鸣的眼神瞬间冰冷,他低下头继续自己的公事,把程琳刻薄的话统统拒绝在外。

    自从那天之后,原本那个温柔的程琳已经完全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刻薄了很多的女人,她会说出来很对难听的话来刺激自己。

    而且非常奇怪的事,乔一鸣这样的人竟然每一次都会被气的咬牙切齿,原本的谦谦君子,绅士风度通通消失。

    程琳有的时候真的不知道乔一鸣究竟是图了什么,把自己像个大佛一样的供奉起来,然后每天自己还被言语攻击,一点好得不到就算,还要承受着人的冷嘲热讽。

    但就是这样的生活,竟然就这么迷迷糊糊的过了一个月,直接就到了程琳出院的时候。

    程琳出院的那天,卓萱在医院外面等她。

    程琳看到了,她想要走到卓萱的身边,想要告诉她自己没什么事,不用为自己担心。可乔一鸣手下的保镖一个个的把她围了起来,她完全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做任何的事,完全不能。

    程琳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乔一鸣,我要去见卓萱,你让他们放开我!”

    走在程琳身边的乔一鸣置若罔闻,他冷眼看着程琳:“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么?”

    程琳恨的嘴里发苦,她深深吸了一口气,看着眼前的乔一鸣,她咬紧了嘴唇说道:“我求你了,好么?”

    她这不甘心的样子明显没有能够取悦了乔一鸣,男人只是冷淡的看着前方,他说道:“继续往前走。”

    程琳被逼得没有办法,她被人推搡的时候,忽然脸上带了点狠辣,直接跪在了乔一鸣的面前。

    程琳一字一句的说:“我求求你了,乔总。我求求你。”

    这行人本身就声势浩大引得旁边的人一直往这个方向看,这个时候程琳的一跪更是让旁边的人纷纷侧目。

    她的眼睛里有深沉的光,晦暗不明:“这样够了么?”

    程琳就是为了让乔一鸣难看,以不惜作践自己的方法。

    乔一鸣伸手去想要把程琳拉扯起来,男人的眼睛里几乎都能够喷出火来。他觉得程琳不是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绝对不是这个下跪,也不是这个请求。

    她只要像是往常一样,像是倆个人曾经一样,只需要一句正常语调的话,乔一鸣就会同意。可是偏偏程琳就是要用自己的方法告诉乔一鸣,他们两个不可能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绝对不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