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必须要生下来
    但是乔一鸣没有太多的感觉,程琳这个孩子不应该是他的,两个人已经很久都没有发生过关系,要是说就是那一次的产物,未免也有些太过于巧合了?

    乔一鸣憎恨自己的大脑直到现在还是无比的清晰。程琳说的没有错:他不爱她。

    乔一鸣不由得开始想,如果现在出事的人是阮小溪,他又会怎么做呢?会这么平静的抱着她等待救护车么?

    他只是刚刚有了一点这样的念头,下一秒自己就马上碎了这个想法,他绝对不会让阮小溪落到这个境地。

    程琳全身上下又疼又热,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下有什么东西一点点的流淌出来,像是她的生命一样一点点的在消失。

    程琳忽然有种濒死的觉悟。她笑了,其实也不怎么害怕。只是有些心疼,以后乔一鸣就不会有人照顾了。

    程琳的手摸上乔一鸣的脸,她的唇也凑了上去:“乔一鸣,我爱你。”

    这是这么久了,两个人分手之后,程琳第一次又说出这句话,乔一鸣的眼睛骤然红了,他的手紧紧地抱着怀中的女人。

    程琳自从在两个人分手之后,再说出来的都是我不爱你了,你放手吧,好像是恨不得两个人从未相识。

    程琳又说:“我爱你,但是不能再继续照顾你了。”

    说完这话,程琳的大脑就完全的没有了任何思维,眼前一黑,整个人昏了过去。

    ……

    程琳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是在医院,他躺在特护病床上,周围没有任何一个人。她稍微的动了动,只是刚刚有了些细微的动作,下一秒就被小腹部突如其来的剧痛消了力气。

    乔一鸣这个时候从外面进来了,他坐在程琳的身边,问:“孩子是谁的。”

    程琳愣了,反问道:“什么孩子?”

    乔一鸣有几分的忍耐,他看着程琳苍白的脸色,强迫自己让声音温柔下来:“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程琳,你怀孕了,你知道么?”

    这一句话如同晴天霹雳,程琳不可置信,她摸上了自己的小腹:“我怀孕了?这怎么可能?”

    是啊,这怎么可能?程琳的眼睛里有深深的不可置信,明明那些医生都已经告诉她,她的身体状况,以后怀孕的几率几近于无。

    这一次两次,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乔一鸣知道是怎么回事,安平心里十分愧疚,打听到程琳之后在美国的时候预约了一个阑尾炎手术,就让他那个大伯隐蔽的黑程琳做了修复子宫手术。

    安平原本是想告诉乔一鸣的,但是乔一鸣一直都拒接接通他的电话,就一直拖到了现在。而且还是由乔弈森告诉他的。

    乔一鸣不想把其中的缘由说出来,他在乎的现在只是这个孩子究竟是谁的问题。

    程琳这次连唇色都惨白了起来。

    她不是不喜欢孩子的,她这辈子没有在一个温暖的家庭里生活,她十分渴望能够有一个家,之前她把这个希望寄托在了乔一鸣的身上,但是这个男人一次次的让她失望了。

    现在她终于要放弃了,可是老天却硬生生的塞给了她这个孩子。

    这个孩子如果生下来,一定会成为她和乔一鸣之间的一个纽带,让两个人就算是没有爱情也会牵绊在一起。

    程琳现在完全不想要这样的结局,她没有办法接受这样的事实。她以后都不想再和乔一鸣有任何的关系。

    程琳说:“这个孩子是切尔西的。”

    乔一鸣的脸色瞬间就变得阴冷残暴,他眼神中像是挂起了惊天的风暴:“那个外国男人的?”

    程琳倒是一点也不觉得害怕,她现在孑然一身,什么都已经没有了,这个孩子她也无所谓,他甚至希望乔一鸣能够给亲手把这个孩子除去。

    这样她就能够少一点罪恶感。

    程琳笑了:“对,就是他,他是我的男朋友。”

    乔一鸣的手掐住程琳的脖颈,逼得她说不出话来:“程琳,我劝你以后不要再从嘴里说出这么愚蠢的话来,对你对我,还有对那个切尔西都没有什么好处。”

    “你这辈子只可能是我乔一鸣一个人的女人。”

    乔一鸣的眼睛里有深沉的光:“他碰了你,就会有他自己应该得到的报应和代价。”

    程琳忽然之间有些害怕,切尔西是个好人。是她利用了切尔西的善良,他绝对不应该为自己的一是善举得到报应。

    程琳说:“你要是有什么不满,就对我发泄好了,你要是敢动切尔西的一根毫毛,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乔一鸣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不会放过我?怎么个不会放过我?就凭你?你还是先管好自己再说吧。”

    乔一鸣说:“医生说,你之前流产已经给自己的身体造成了影响,还有最开始的那一刀。你的这个孩子如果不保住的话,可能会以后习惯性流产。”

    习惯性流产,就是孩子可能会进入你的身体里一点点的成长,但是还没有长大,就会自行从母体脱落,化成一滩血水。

    程琳的眼睛里有阴沉:“所以说这个孩子就是非要生下来不可了?”

    乔一鸣嘴角带了阴冷:“必须要生下来。”

    男人抚摸着程琳的小腹,他说:“这个孩子不是我的无所谓,我们还可以有下一个,下下个。”

    “程琳,我现在非常后悔让你这段时间随心所欲的在外面鬼混,以后我绝对不会允许了,你就好好的待在我的身边,做好被我捆绑一生的准备。”

    程琳没想到乔一鸣竟然会恶劣到这种境地,她的眼圈一点点的发红:“乔一鸣,你是疯了么?知不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

    乔一鸣笑了:“我当然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只是现在很明确的告诉你,我这辈子是绝对不可能会放开你的了,你就安安心心呆在我的身边,不要想着什么离开的事情。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程琳咬牙:“你想的也会是不可能的,如果是那样,我还不如去死。”

    乔一鸣笑了笑:“你大可以试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