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我好疼
    乔一鸣把这碗汤药硬生生掰着程琳的嘴喝下去的,他说“既然你这么想用这些下三滥的法子,那我也就让你看看什么是下三滥。”

    乔一鸣痛恨这种东西,十分。

    他是一个洁身自好的人,他对于阮小溪的喜欢已经深深进入了骨髓,他有的时候想,这一辈子如果不能娶到阮小溪,也就这样过了吧。

    但是他万万没想到后来回发生了程琳这件事。

    乔一鸣是个完美主义者,他不希望自己的身上出现任何的瑕疵,就连爱情也是一样。

    可程琳的出现完全打乱了他人生的规程,硬生生的挤进了他的生活。在他已经决定和她度过一辈子的时候,她又要打乱他的计划,从自己的身边溜走。

    乔一鸣不能接受。

    程琳被硬逼着喝下这些东西,冰凉的液体一进去胃部,就卷起火苗,烧的她全身上下都是通红。

    她热,非常热。

    郑菲林当时是报了一击即中的想法这样做的,她买来的东西效果十分厉害,程琳觉得身体里烧了一把大火,把她的力气都烫的干净。

    她喘息着张开唇,明明已经在大口大口的呼吸,缺完全没有空气挤进身体。

    程琳捂住胸口,极速的喘息,整个人蜷缩在床上,已经完全没有了任何理智。耳边一片轰鸣声响起,她全身上下都是热汗淋淋。

    乔一鸣居高临下的看女人的狼狈,眼睛里的光是冷的。

    他拖着程琳到了浴室,接了一浴缸的冷水,把人扔了进去。

    冰凉和窒息让程琳略微有了些神智,她拼了命的往上爬,却被乔一鸣一次次的按了下去。

    等到程琳终于开口求饶,乔一鸣才让人扶在浴缸边缘喘息。

    他问她“怎么样?这种感觉好受么?”

    程琳只觉得身下有一万只虫子在咬,痒得实在是厉害,她眼角湿润,还真的是分不清究竟是泪还是水了。

    程琳笑了,她说“乔一鸣,我难受又怎么样?我就算是死,也不愿意被你碰。”

    这一句话落下来,乔一鸣的心都裂了,他咬牙道“程琳,最好一会儿你也能这么说……”

    乔一鸣把人从水里捞出来扔在地上,**的认打着哆嗦蜷缩成一团。

    程琳觉得又冷又热,她身下好像是在腾,说不清楚是哪里,也说不清楚是有多疼。她的脑袋早就迷迷糊糊的了,但是她还是记得不能对乔一鸣妥协。

    两个人正在互相折磨的僵持,忽然之间,程琳的手机响了,在黑漆漆的房间里格外糙耳。

    乔一鸣皱了皱眉,不想理会。一个电话打过来断了,就又有第二次打过来,接着是锲而不舍的第三次,第四次。

    乔一鸣终于忍不住走了出去,程琳的手机是在她的手提包里。他打开拉链,看了一眼,打过来的人是卓萱。

    就像是卓萱看不上乔一鸣一样,乔一鸣也不怎么喜欢这个女人,他皱了眉头,本来想挂断,却又想到这个人现在是怀着孕,万一是有什么情况,导致了流产……

    那到时候,他和程琳是真的就没有可能了。

    乔一鸣还是接通了这个电话。

    卓萱慌了,她几乎是喊出来这个消息的。

    “程琳,你怀孕了,你知道么?”甚至是没有注意到那边的人是不是程琳。

    乔一鸣心脏狂跳,但声音还是冷的“你说什么?”

    卓萱没想到接通电话的人竟然会是乔一鸣,声音也不由得冷了“程琳呢?”

    乔一鸣看了眼紧紧关闭的房门,一个字一个字道“我问你,你刚刚说程琳怀孕了?”

    卓萱心里担心程琳,她压根就不想机会乔一鸣,这个男人不管有多恐怖,都和她完全没有关系。

    她想了想,还是说道“是的程琳怀孕了。”

    卓萱想的简单,乔一鸣和程琳之间现在非常奇怪,但她笃定乔一鸣还是不会伤害程琳性命的。程琳的这三年不容易,乔一鸣就算是还有一点心,也不会作出这种事来。

    乔一鸣没有说话,整个人愣了。

    程琳怀孕了?

    这怎么可能?程琳不是……

    乔一鸣看着那边紧紧闭合的浴室的门,眼睛里有迟疑和不信。

    分明是不相信的,可是他却想起了程琳骨瘦如柴的身子上微微凸起的小腹。

    乔一鸣心中狂跳,他忍不住问道“这孩子几个月了?”

    卓萱看着眼前的几张纸,一个劲的皱眉“几个月?你觉得全身体检报告会写?”

    其实体检报告上是有写的,只是她如今完全不想告诉乔一鸣。如果说程琳从头到尾都只是和乔一鸣在一起的话倒也还好说,偏偏之后还有了另外的“男朋友”。其实就连卓萱也不能够确保这个孩子就是乔一鸣的。

    如果要是乔一鸣知道之后,对程琳做出些什么偏激的事情来,卓萱肯定不会原谅大嘴巴的自己。

    卓萱心里有些难受,程琳这辈子没有被什么人好好的疼爱过,年幼的时候父母就不是什么合格的家长,之后有了乔一鸣,又是一心一意的为他付出。

    卓萱一想到程琳怀孕了这么久却全然不知,还在微笑的照顾自己,卓萱的心里就像是针扎一样的疼。

    卓萱握着自己的手机,对那边的乔一鸣开口:“乔一鸣,是你对不起程琳,你知道么?”

    乔一鸣没有说话,他的手有些轻微的颤抖,随后直接挂断了电话。

    他走进黑漆漆的房间,程琳趴在冰凉的浴池中,她脸色潮红,带着原本清透的水都浮现出了血红的颜色。

    乔一鸣的心脏骤然间像是被什么狠狠的抓住,她看着程琳对他伸手求助,女人的唇已经被咬破,流出血来。

    程琳说:“乔一鸣,我好疼。”

    只是这三个字,让乔一鸣骤然回过神来,直接拨通了医院的急诊电话,一边把程琳从浴缸中抱出来。

    程琳这个时候已经神志不清,她死死地抱着乔一鸣,嘴里说出来的话全是乔一鸣听不清楚的。程琳喃喃的说了很多,乔一鸣抱着她出了房间,他的手上也沾染了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